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至真至情 帮扶是冬日里的那抹暖阳

发布时间:2018-10-14 08:28:09     访问量:52

本网浙江临海讯

2018年9月11日,刚从杭州参加台州市社区矫正工作者培训会回来的我,来不及抹去身上的疲劳,匆匆忙忙赶到台州医院住院部5楼。老实说,这幢大楼给我留下了很多很不愉快的回忆,我亲爱的奶奶在这里跟病魔苦苦挣扎了了几个月,最后痛苦地在这里去世,奶奶去世后的这几年,我总是千方百计避免来这里,但是今天,我必须要来这里探望一个病人。

我和这个病人的渊源颇深,我们曾经是监管和被监管的关系,她就是我在临海市司法局涌泉司法所工作期间的一名社区矫正服刑人员,她也曾是我帮扶的社区矫正服刑人员之一。也是因为他们,让我对社区矫正中的帮扶工作有了更为深刻的内心体验,社区矫正中的帮扶,就像是冬日里的那束暖阳,暖在身上,更暖在心理。

2016年,何某因身体不适去台州医院看病,被医生诊断为乳腺癌,因何某没有参加农医保,昂贵的手术费用以及不菲的后续治疗费用都无法报销,这对法盲夫妻用了邻居的医保卡去医院看病治疗以及去临海市社保中心报销医疗费9次。2016年10月21日,何某和丈夫尹某因犯诈骗罪分别被临海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何某和尹某是2016年12月中旬来我所在的基层司法所报到,第一次看到何某,我对她印象最深的是她憔悴脸上的两个浓重的黑眼圈、以及眼睛里面透出的忧伤和悔恨,消沉颓废,毫无生机。我仔细查看了她的卷宗,认为采取心理干预非常有必要。

2017年2月份,我趁着何某来所里日常报到的机会,跟她做了简短沟通。开始的时候,可能因为她有些“怕”我的身份,担心我会用“有色眼镜”看她,有些拘谨。其后几个月,因为我多次找机会跟何某交流,何某慢慢向我敞开心胸,原来何某家境颇为困难,尹某一年种桔子和打零工的收入只有一万左右,而何某因为治病花了十七八万,治病的钱大部分是向亲友借来的,而手术以后的后期化疗以及检查费用每月要三千左右,更别说家里有怀孕的女儿以及在念初一的年幼的儿子。但是,不管经济多么拮据,尹某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妻子。

我们社区矫正工作的最终目的是让社区矫正人员更好地回归社会,取得良好的社会效果。社区矫正帮扶工作是社区矫正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积极开展对点帮扶工作,在矫正社区矫正服刑人员的犯罪心理和行为恶习的同时,努力帮助其解决实际困难,使之感受到社会的肯定和温暖,能有效遏制重新犯罪率。

2017年4月份,我第一次带着何某和尹某夫妻联系了他们的驻村干部,详细说明了他们家的境况,希望能够获得村里的适当帮助。同时,我向民政部门咨询了大病救助以及临时救助等社会救助项目,研读相关文件,希望他们能获得相应的帮扶 。

2017年9月11日,我和涌泉司法所的所长戴冶以及同事何涛走去何某和尹某的家里走访。何某看到我们非常高兴地说,自己在不久前获得了4000元的医疗费补助。我看着眼前笑意洋溢的脸,想到初次见到她时候的那双充满忧伤的眼睛、憔悴灰败的脸,由衷地希望他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并趁机劝说她要把心放宽,把自己给照顾好,只要活着就会有希望,要坚信困难只是一时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开心地答应了我,说会好好治病,还要看着年幼的儿子成家立业。最后,何某一再向我们表示后悔自己曾经的犯罪行为,而我们则希望他们夫妻能抛去包袱,顺利解矫,也欢迎他们以后有法律方面的困惑时候向所里寻求帮助,万万不能因不懂法而再次走上犯罪的道路。                                         

2017年9月底,我再次偕同何某和尹某夫妻去了镇里的民政窗口,领取相关表格,联系村文书,协助他们办理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相关事宜。9月30日,我了解到他们的申请表格已经由村委会盖好章递交给镇政府。

2018年5月,我产假结束重新去临海市司法局涌泉司法所上班,不久前已经顺利解矫的何某和尹某夫妻特地来所里看我。虽然何某和尹某在我面前谈笑自若,但是我隐隐觉得尹某眼底有丝忧虑,找了一个借口把他叫出去。果然不出我所料,原来今年3月份的时候,医生发现何某乳腺癌手术后得了卵巢转移癌,何某4月19日做了两侧卵巢切除术,术后每个月必须打两针氟维司群注射液(两支4800元,自负1600元),且每三个月小检查,每六个月大检查一次。因为妻子何某生病需要照顾,尹某五六个月来只去打工7天,医药费、化疗费压得他透不过气来。我找了驻村干部王凌以及镇里民政部门多次沟通,并得到了村干部、驻村干部王凌以及民政部门金菲菲等人的帮助,终于给尹某争取了一个低保的名额。2018年6月,因工作需要,我被调到临海市司法局社区矫正执法大队直属中队上班,虽然离开了涌泉,但是我跟何某和尹某夫妇还是保持着比较亲密的联系。2018年7月28日,何某和尹某的女儿微信联系我,很开心地跟我说,她妈妈的低保办下来了,每个月有900元的补助。我听到这个好消息,松了一口气,虽然每个月拿到的钱不多,甚至对何某不菲的医药费、化疗费来说是杯水车薪,但至少是一份保障、一份安慰。

我以为何某和尹某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但是2018年9月10日,何某女儿的一个来电,我才知道她妈妈癌症已经扩散到另一边边乳房,前不久刚做了切除手术。

病床上的何某比几个月前消瘦了许多,看到我却非常的开心,甚至期间有护士过来拔掉插在她身上的管子,非常的疼,她还是一直笑着看我。我知道,她有非常强烈地求生欲望,但是高额的医疗费用以及后续治疗费,成了压在他们心头的一座大山。我虽为何某解囊,但也只是绵薄之力,我和何某的家属沟通后,他们决定通过社会力量,比如众筹等方式来缓解何某的困境,这一想法得到了院方的支持,愿意为何某出具相关治疗证明。同时,我也会协助何某的家属去民政部门以及慈善总会等机构寻求相关帮助。

社区矫正帮扶是一个有着严格限制条件的概念,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对何某夫妇所做的事,已经超出了“帮扶”的概念,因为他们在社区矫正结束之后,我对他们的帮助没有停止。无论是帮扶还是帮教,何某的事让我颇多感慨。我们作为司法行政系统的工作人员,可以说是跟社区矫正人员接触比较多的一个群体,他们的点滴变化,我们是“春江水暖”的先感知者。而我们的身份,决定了我们的“言行举止”是一面能照出他们内心真实写照的镜子。何某一家把我当亲人一样来信赖,是因为我在日常管理工作中对社区矫正人员切实做到不侮辱、不歧视,不翻旧账,以诚待人,以情感人。我也在思考,在以后的工作中,再碰到类似于何某的社区矫正对象,如何做好刑化和感化的平衡,如何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融化他们思想的坚冰,如何真正做到“政府主导、司法主办、社会各界共同参与”的新路子,如何形成上下联动、纵横协调、齐抓共管、共同参与的帮教工作新格局。

寒冬虽冷,三春不远;黎明虽暗,曙光终至;病魔猖狂,真情帮扶暖人心。                              (作者:林英,单位系临海市社区矫正执法大队直属中队)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