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云南省昆明馨悦司法工作社会服务中心社工成功化解一次突发事件的经历

发布时间:2019-03-04 14:10:43     访问量:167

 本网云南省讯(昆明馨悦司法工作社会服务中心 张楠茜 赵安洁)

 临近新春之余,社工对海埂司法所辖区内的社区服刑人员开展了节前最后的入户走访活动,以及时确认社区服刑人员的近况,平安共度春节。正当大家准备站完最后一班岗喜迎春节的时候,却遇上了紧急状况。

 (一)服刑人员家属的求助

 走访第一天,一大早就接到了服刑人员江某家属的电话。对方情绪激动地向社工表达了遭遇家暴的情况,社工连忙先稳定家属情绪,试图进一步了解情况。江某进入到社区矫正也有挺长一段时间了,身体状况不佳,2018年又接受了第二次手术,情绪波动大, 以往的家访过程中状态一直不太好。相反是江某的妻子热情大方,主动协助社工完成信息收集工作,每次问及江某的情况都积极配合,并告知相比过去,江某能尽到一个父亲的职责,以前的坏脾气也改了不少,对孩子也算慈爱,交谈中并未展现出突出的家庭矛盾。

根据江某妻子在电话中的描述,夫妻二人前一天晚上因为家庭琐事意见相左,江某气愤之余对其大打出手,并摔坏了家中的贵重物品。气急的吴妻连夜带着两个儿子离家出走,在外避难。电话中江某妻子情绪激愤,要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的态度坚决,并正式向社工提出了援助请求。社工向上级主管部门报备以后, 建议江某妻子咨询法律援助,同时分别约见夫妻俩了解情况。

 (二)情绪极端的当事人

 为了不激化事态,社工以以往的惯例来到江某家进行日常走访。开门的江某看上去状态不好,也没有显得很激动,只是对于走访活动很不高兴。他向社工抱怨不应该在自己孩子放假的时候还来走访,社工便顺势询问家庭成员的情况。江某借口妻儿外出,并未提起家暴事宜。随着谈话进行,江某的情绪持续低落,甚至提出要司法所帮忙联系, 要求通过出家的方式,了结尘缘,修行自我。否则将作出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如果要自我了结,一定要拉上几个垫背的。社工意识到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在引导他暂时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之后立即向司法所和司法局管理人员汇报情况,请求风险预防。

 (三)与受害母子的交流

 终于见到江某的妻子,她看上去有些矮小,带着大大的遮阳帽和墨镜,牵着两个孩子向我们走来。难以想象这种身板所承受的暴力,坚定的步伐好像已经决定了什么。简单寒暄过后,江某妻子直奔主题,向我们反馈了法律援助的结果。因为家暴当时一直没有报案取证,过了最佳取证时间,如果现在鉴定伤情过程相当复杂,律师对她的维权之路持非常保守的态度。说到激动处,她有了一些肢体语言,我们看到她手部的伤痕,不免表达对她的安慰。在安全隐秘的车内,她终于脱下帽子和墨镜,向社工哭诉着并展示处处伤痕,态度坚决的要与江某离婚,并要争取两个孩子的抚养权。当社工问及父亲平时打过他们吗,孩子的回答是肯定的。 两个孩子心理上既心疼母亲又憎恨父亲,态度坚决的支持母亲离开父亲,看得出家暴对孩子身心的双重伤害。好在孩子的懂事是母亲最大的精神支持,母亲的爱护也让孩子感到爱的温暖,社工问及江某妻子的生活保障时,她说自己有房,3月份到期就可以搬进去了,另外,自己有收入和积蓄,有能力抚养孩子,这次是铁了心要与江某离婚。初步安抚了受害者的情绪之后,社工也初步明确了对象的需求,并极力劝解说是不是因为江某重病缠身,不能自控,伤害了妻儿,江妻说社工家访时江某的表象都是装出来的,他平时骑车到处跑,身体恢复得不错,同样在做生意,这次起因就是江某同母异父的弟弟要借20万元在老家买房,江妻让其写借条引发的家庭矛盾,继而上升为家庭暴力。社工要做的是尽力在降低服刑人员对社会危害的风险基础上,帮助其家属保障基本人身安全,逃避侵害。

 (四)对当事人的疏导沟通

 结束对受害者的面谈以后,社工又继续展开对江某的疏导,疏导过程持续一个小时,这时的江某气势汹汹,不断的抱怨社工为什么在小孩放假在家时来家访(实际上妻儿已离家出走),还说为了配合家访,提前放了保姆的假(实际是保姆知道家庭矛盾后已提前走了),自己的妻子已经带着孩子回老家过年了,现在自己一个人在家,好多值钱的东西都被自己砸了(实际是夫妻二人吵架时江某动手砸的), 为了安抚江某的情绪,社工没有拆穿谎言,江某还借重病无法控制情绪,不知会干出什么事来等等加以渲泄。社工根据江某的情况,采用了心理治疗模式,运用综合的诊断方式确定江某问题产生的原因,减轻江某的不安,稳定江某情绪,采用危机介入的及时处理、输入希望和提供支持等基本原则,首先从正面引导和承认江某想出家和做善事的正面积极作用,开导做这些事的人必须与人为善,要有宽阔的胸怀,一旦干了伤天害理的事,法不容情,同时也脱离了做人的基本原则。同时告诫江某身体有病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有病。社工以接纳、非批判的原则从江某非理性的出家意愿入手,引导其自我发现不良认知,从而让其合理宣泄隐藏背后的负面情绪。待江某逐渐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良情绪宣泄方式所导致的结果后,社工向他分析了自己行为对家庭的伤害,他也初步表示了要控制自己的行为和情绪。社工建议江某应拓展自己的爱好,改用健康的方式宣泄自己的情绪,沟通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五)意想不到的结果:

 大年三十前一天,社工的手机响了,是江某妻子打来的,她告诉社工说江某打电话给她要接他们俩三回家过年,她同意回家了,口气与5天前大相径庭,说当时是自己的生理周期,导致情绪失控,那天的事自己也有错。社工问孩子愿意回去吗,她说孩子最担心的是父亲会不会再一次对他们动手,江妻说她保证爸爸不会再打他们了。不用说,一家在春节的团圆肯定是最好的结局。只不过这一切的变化如此之快,有时候信誓旦旦也并非真意呀! 哪一个因素是真正改变的原因一时难以分析,但双方能够反思自己的错误,尝试改变自己,回归到正常的生活轨道,虽然问题不会彻底解决,如果日子要继续,还需双方付出努力,实际上,我们更愿意看到孩子有一个稳定健康的成长环境。无论怎样,这次帮扶的结果是美满的,也是我们社工最愿意看的 。

 (六)结语

 在对滇池度假区海埂司法所社区矫正人员的帮扶过程中,馨悦司法工作社会服务中心社工碰到的个案形形色色,辖区内社区服刑人员涉及罪名20余种。在过去的一年多的时间里,馨悦中心协助海埂司法所成功化解了两起突发事件。 我们认为,对于这个敏感和自卑的特殊群体,若遇身体情况不佳时,难有积极健康心态,有时心里极度脆弱,会显露出破罐破摔的心理状态,甚至萌发出江某的极端思想。如何判断这类人的心理,找出他们善良的一面,触及他们的真实情感,面对挫折如何树立信心,是矫正社工帮教是否成功的关键。初次接受家访时, 在矫人员或多或少对社工有保留,但遇到问题时求助社工时,又想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导致社工真假难辨,提供帮助时常常陷入尴尬的局面。这个案子仅是社工接触上百起个案中的一例。 眼前的危机似乎过去了,可是这样的和平又能维持多久呢?这种家庭环境对孩子的成长又将产生怎样的影响呢?社工在介入社区服刑人员的服务时,经常面临有心无力的困境,专业价值与安全保障的矛盾导致达不到理想的结果, 对社会组织的专业认同参差不齐,有时难以对服刑人员开展深入的服务。因此,究竟如何发挥社会工作的实效,有效利用好社会资源,提高社会矫正的教育功效将是我们在实践中要不断探索和思考的问题。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