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矫“情”无罪,社进兴“帮” ——浅谈晨曦“双轨制”番禺司法社会工作

发布时间:2019-03-10 22:56:36     访问量:381

 本网广东省广州市讯(番禺区普爱社会工作服务社 彭冲)

 “我认识到了更多的朋友,更加觉得社会有爱心。通过与社工和矫正人员参加的活动,提高了自己的团队意识,明白团队的重要性。通过本次活动更加了解社会对社区矫正人员的关心,社会并没有放弃我们。社工们积极开展活动,全力发挥她们的所能,让我充分感受到“社会有爱,人间有情”。”

 服务对象表达了对我们的认可。我们的活动是真的有让他们感受到真情和暖意的。

 “我都不知道你们社工在做什么,对于我们一点帮助也没有,你们不是有20多个社工吗?感觉在司法所都没怎么见到你们,你们还经常说工作好多,好忙,真不知你们都忙了什么,有什么效果!”

 这是司法所的专职人员对我们的抱怨,他们总是提醒我:我们社工是要为司法所的社区矫正工作提供协助的,最好是能有社工经常驻点在司法所,那样起到的作用还是蛮大的。

 我的合作单位经常会让我有一种怀疑:我们这种工作模式是对的吗?是真的能够让社区服刑人员受益吗?真正的社区矫正社会工作是我们这样的吗?但内心深处却响起一个声音:“服务对象是认可我们的,我们确实是有帮助他们更好的融入社会,而且我们为如何降低再犯风险绞尽脑汁,一直在努力尝试,虽然成效不是那么明显,但只要目标没错,那应该是好的吧!”

 意识到我内心的矛盾和纠结,我感到畏缩,感到惶恐,我们现在的工作模式正处于深刻的危机中。由社区矫正行政系统的人员紧张(档案管理的高要求、标准化)驱动的驻点模式对司法社工的角色的定位在进行激烈的变革,社工不得不被行政化,也就是说,首先得解决人员紧张问题,而补充人员后必然是行政化、不够深入。我担心在这种压力和冲击下,社区矫正司法社工会被繁杂的行政工作搞得贫乏起来。但是我也相信,在未来,来自各个行业对司法社工的不断认识和了解,人们会领会社区矫正的本意,而司法社工们也能在专长上有所发挥。

 1 有用的帮扶

 李先生(化名),52岁,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收益罪。他每次来司法所例行当面报告的时候,态度都是很冷漠的,问什么答什么,从不主动说自己的事情。日子久了,我的同事跟我抱怨感到枯燥,每次都像在例行公事。有一次,我去司法所找所长汇报工作进展,当天来做当面报告的人很少,他恰好是最后一个,来的也有些迟,在报告完后我就跟他闲聊起来,那一次的聊天他与同事描述的好像不同,健谈了许多,也聊了不短的时间。我想是不是因为时间和地点的原因呢?于是我就约了一次家访,去到他家,他很热情,跟我说了很多关于他自己的事情,聊完后也很开心,在临走时候他说的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其实每次跟司法所的社工聊都没什么用,只聊5、6分钟,而且就算我想聊,想表达一些东西都没有空间。”后来他还经常主动找我聊天,聊工作、聊生活、聊与老婆的关系,甚至聊他曾经想自杀的的经历。

李先生的故事深刻的揭示了在合适环境里、长时间的、深入的聊天是他多渴望的,是他真正需求的。这个正好符合社区矫正恢复性司法的本意。社区矫正是非监禁刑罚执行方式,它有两个层面涵义,从法学层面来说,社区矫正的本质仍是一种对触犯法律者的刑罚方式,但是它强调非监禁,强调在社区里面服刑。从社会学层面看,社区矫正旨在实现矫正对象恢复社会功能、顺利回归社会的目标,恢复性和回归性是社区矫正的典型特点,强调了对矫正对象的帮扶及其最终回归社会的预期。

 2 有效的监管

 王先生(化名),24岁,因为袭击警察,犯袭警罪,被判处社区矫正。每次来司法所会对他做面见面谈、个别教育,都会感受到他认罪态度好,服罪意识强。从表面上看王先生的行为思想改造不错,再犯风险较低。但是我心底还是抑制不住的好奇,这样一个彬彬有礼的人怎么会犯袭警罪呢?一个殴打警察的人难道会愿意被管控?后来,当我有机会进入到他的个人生活圈,跟他深入的接触后,我发现李先生的工作其实是在夜店看场子的,这明显是一项高犯罪风险的职业。这样的情况是肯定要及时介入的,但是也不能让他辞去工作,毕竟要赖以生存。再后来我又发现他还是一位游戏爱好者,正好业余时间我也喜欢打游戏,那就一起组队打呗,其实他游戏是真的打的好,我尝试建议他做游戏主播,他真的去了,还做得很不错。

 记住社工有很大的力量,这种力量部分来源与我们关注服务对象们私密的生活时间和想法,得到一个如此亲密的人的接受和支持对服务对象有着重大的肯定意义。再后来我又发现他喜欢健身,就鼓励他尝试做健身教练,李先生在解矫后,做了一名非常优秀的健身教练,还经常参加那些肌肉比赛。

 即便社区服刑比监狱服刑要好很多,但他们内心都是不愿意接受社区矫正的。因此他们每次来报到都是带着面具的。我们社工需要循证矫治,所谓的证,要真实的、更贴合实际的才叫做证,面具肯定不算是证。那真实的、更贴合实际的证从哪里来呢?所以说,我们需要考虑服务对象生活的所有变量,陪伴每一个重要时间节点,也许才能去有效的预防再犯吧!

 所有的司法社工都会找到自己帮扶社区服刑人员的方法。我自己脑中常浮现一副图像:司法所的专职与司法社工携手并肩站着,脸上露出微笑,在解矫仪式上与社区服刑人员挥手告别。这副图像正像是晨曦“双轨制”的寓意。社工是一种因善而生的职业,而司法却是一种因恶而生的制度,如果能够从社区矫正的本意出发,回归帮扶和预防再犯的初心,司法和社工两者之间去分工合作,应该会不断地让社区服刑人员受益,让社区矫正水平日益提高吧!

 此文章只是从我个人角度出发,代表了我内心寻求的方向和话语的努力。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