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监狱挂职民警对话司法所所长

发布时间:2019-04-15 20:19:30     访问量:195

 来源:石佛寺车站公众号

 按照工作安排,我和同事前往一个街道司法所开展调研检查。

 这是我第一次走进司法所,走进这个直接面对社区服刑人员的一线实战单位。

 如何来准确定位司法所呢?

 用一个监狱工作者最熟悉的方式来比方,从社区矫正工作的角度来说,司法所这方面的工作就如同监狱里的监区。

 进入司法所第一感受,就是每一个办公室门口挂满了各种牌子。

 有一个办公室,甚至挂了7块牌子,在这七块牌子里,我看到了其中一面上写着社区矫正。推门进去,发现仅有两人,其中一人还专门负责戒毒相关工作。

在去司法所之前,我准备了好多资料,以为对这个司法所的社区服刑人员有了较为充分的了解,可一听司法所长介绍情况,才知道,我想的太简单了。

 一个司法所,负责社区矫正工作的一般只有一名社工(绝大多数是女性),这基本上属于标配。为了保障女性社工的安全,所长安排了一位其他岗位的男性工作人员坐在这个办公室里。

之前,我坐在办公室里,需要资料,发个消息请司法局或者司法所协助调查一下,往往等了半小时没有回复,就有些着急了,就会发出催促的话语,好了没,查了没。

 我不会想到的事,接电话的,回复消息的人,为了确保信息准确,可能已经骑着电动车去上门走访了,我不会想到的是,可能那个能够帮我查阅信息的人,其实身兼数职,已经忙的不可分身。

 我问司法所长:“人手这么紧缺,工作如何开展?”

 所长说:“不用担心,办法总是人想的,人再少,工作都能开展,关键是动脑筋。”

我问:“怎么动脑筋?”

 所长说:“我思考的是,既然是社区矫正,那么社区两个字,我们不能仅仅当作是矫正地点的说明,更要当作是矫正主体的一部分,所以必须充分发挥社区的作用,建立服刑人员‘生活在社区,矫正在社区,报到在社区,服务在社区,平安在社区’的理念,积极借助社区的人员力量、活动场地和各类资源。”

 我问司法所长:“教育是如何开展的,有专业的人才吗?”

 所长说:“一个月,两三千元工资,还要整天面对罪犯,什么样的专业人才愿意来呢。即便是来了,很快就走了。所以,我们的社工流失率很高,往往是刚刚上手,刚刚熟悉情况,刚刚能够独当一面开展工作,就提交辞职报告走人了。”

 我问司法所长:“那你们是怎么办的呢?”

 所长说:“办法都是想出来的,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上,街道辖区里有学校,学校里有德育老师,我们就发展这些老师成为志愿者,志愿者不要报酬,却十分用心践行社会责任。有些年龄大的老师,还能在社区服刑人员遇到当年的学生,如此,教育管理工作,就多了一份力量。”

 我问司法所长:“社区服刑人员除了每月的八小时学习,还有八小时劳动,你们是怎么开展的呢?”

 所长说:“关于如何组织开展劳动,我思考了很长时间,从今年开始,我们调整了思路,创新了方法,重新为劳动下了定义。”

 我好奇地问司法所长:“那你们为劳动下了什么定义呢?”

 所长说:“一方面,我们教育社区服刑人员,要让他们认可,劳动不是作为一种对他们的一种惩罚,而是作为一种社会公益服务出现,这种劳动是一种奉献,是一种对社会损害的修补,是一种自我价值的找寻,是一种自我挑战。另一方面,我们积极探索社区服务的方式,变过去为了劳动而劳动,到处找事给他们干,到现在由社区每月将服务需求报给司法所,由司法所进行筛选,选择适合社区服刑人员服务的项目开展,从而将服刑人员的劳动与社区需要之间紧密对接,用较为显现的劳动成果赢得社区群众对于服刑人员的接纳与认可,从而增强社区服刑人员的自信心。”

 我问:“比如说呢,你们都安排社区服刑人员做了哪些服务?”

 所长说:“比如说,安排每个人负责小区大门两侧100米范围内的共享单车的整理,要保证每天早晨,小区的居民都能看到有个有序的单车摆放在门口,等时机成熟了,再告知大家是谁做的,就可以达到很好的损害修复效果,事情虽小,效果却好。”

 我问司法所长:“遇到过,确实难以矫正的服刑人员吗?”

 所长说:“除非是刚工作的人,不然,谁都会遇到难以矫正的人。”

 我问司法所长:“面对这样的社区服刑人员,你会怎么做?”

 所长说:“作为社区矫正工作者,遇到难以矫正的人,其实是很难受的,既然法院、监狱、公安机关将这样的人送到社会上来服刑,那就证明这些人是有很大可能被矫正好的,如果失败了,被送回监狱或者看守所,那就是社区矫正工作者的失败。谁都不愿成为失败者,所以,不到收监最后一刻,我们都不会放弃努力。”

 我问司法所长:“作为基层司法所长,尤其是从事社区矫正工作,整天面对服刑人员,所做的工作,没有鲜花和掌声,甚至没有几个人知晓,是如何坚持努力的?”

 所长说:“一份工作,如果社会都公认是有价值的,都是愿意为你点赞的,那固然好,至少说明,社会大众是能从你的工作中,感觉到自己是受益的。但更多时候,我们所做的工作,社会公众并不清楚的知晓其中对于他们的价值与意义,所以不理解,甚至是嘲讽就不奇怪了。所以,从事这份工作,来之前,就必须自己想好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否则,很容易半途而废,临阵脱逃。”

 ......

 社区矫正工作只是司法所众多工作中的一项,甚至是一小项,而教育管理罪犯,却是监区工作的几乎全部。

 同样是面对罪犯,司法所没有一名警察,甚至很多司法所所长连公务员都不是,而在监区,我们所有人都是警察。

 同样是要保安全,保稳定,司法所的社区矫正工作者所遇到的不可确定的,难以预测的风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远胜于监狱。

 所以,我想说什么呢,或许你能够读懂我的意思表达。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