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暂予监外执行收监执行的实践及思考(向爱杰)

发布时间:2019-06-04 16:22:10     访问量:72

 本网苏州市镇江市讯(丹徒区司法局 向爱杰)

 一、社区服刑人员的基本情况:

 李小张(化名),男,汉族,72岁,高中学历,镇江市丹徒区辛丰镇人,已婚,配偶健在,育有一子。

 李小张(化名)曾因非法行医,于2004年3月20日被镇江市丹徒区卫生局处以警告并罚款人民币1000元;2007年4月20日因非法行医被镇江市丹徒区卫生局处以立即停止执业活动,没收药品,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1200元,罚款人民币1800元;2015年2月10日因犯非法行医罪被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2018年11月15日因非法行医罪被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暂予监外执行,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二、社区服刑人员的矫正表现:

 李小张(化名)自入矫以来,一直对自身犯罪的社会危害性认识不足,对司法所社区矫正工作人员的正常监管爱理不理,较为散漫。鉴于其年纪较大,并按时提交了病情复查报告,司法所在日常管理中对其以关心为主,这也使得李小张(化名)对相关监管规定视而不见。

 2019年4月1日,清明节前,辛丰司法所社区矫正工作人员对辖区内的社区服刑人员逐个进行电话点位。在与李小张(化名)进行交谈时,工作人员发现李小张(化名)正准备出门,便问其具体行踪,据李小张(化名)交代,其老婆的干女儿接他们去安徽“疗养”。工作人员立即告诫李小张(化名)暂停出行,非紧急情况必须履行请假手续,并将相关规定告诉了其亲属,但其仍坚持外出至安徽。随即司法所工作人员立即向区社区矫正机构反映相关情况,并进行实时电子定位。区社区矫正机构在了解了相关情况后,也通过电话告知了李小张(化名)及其亲属相关的规定及后果。但李小张(化名)及其亲属仍坚持外出。

 李小张(化名)不假外出期间,司法所工作人员每天保持与其通话,了解其具体行踪。4月8日,鉴于李小张(化名)不假外出7天以上,司法所工作人员通过电话及短信告知李小张(化名)将对其作出书面警告。4月17日,司法所工作人员再次通过电话及短信告知李小张(化名)不假外出超时的后果是收监执行,李小张(化名)仍不理睬。4月30日,经区社区矫正机构研究决定,收集证据,按照相关规定,向区人民法院提起收监执行建议。

 三、收监执行的过程:

 5月1日,司法所工作人员了解到李小张(化名)将在节日期间独自返回镇江的居所,并将相关情况通报了区社区矫正机构。

 5月5日上午,区社区矫正机构向法院了解案件进展,得知法院已作出收监执行的裁定后,立即紧急通知相关人员进行收监工作的部署。鉴于李小张(化名)年纪较大且身体不好,执行过程中如有反抗,可能会有严重后果,部署决定,兵分两路,由司法所相关人员组成一队,对李小张(化名)进行跟踪定位,由区社区矫正机构相关人员组成二队,协调法院、派出所、医院、看守所,以体检为由将其带至指定医院体检,而后赶至看守所,现场宣读裁定书,收监后告知其家人。中午,一队人员对李小张(化名)进行走访跟踪,二队人员在法院等候裁定书。在法院办理完相关手续后,二队人员立即赶至辛丰派出所,与派出所民警一同赶至李小张(化名)的居所,与一队会合。经过工作人员耐心的劝说,李小张(化名)同意前往镇江市中医院进行体检。到达医院后,工作人员经过与医院的沟通,院方开启快捷通道,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相关的诊断。在了解病情后,工作人员收好诊断报告,又将车开至镇江市看守所。达到看守所后,工作人员现场向李小张(化名)宣读了法院的裁定,李小张(化名)情绪较为激动,表示要回去。工作人员再三向其声明法院判决的严肃性和刑罚执行的刚性,在冷处理一段时间后,李小张(化名)无奈表示愿意进看守所。在办理完交接手续后,工作人员立即电话联系李小张(化名)家属,告知其家属法院的裁定及李小张(化名)的现状。

 四、几点思考:

 暂予监外执行社区服刑人员,一般是患有严重疾病、不具备在监所执行监禁刑条件的罪犯。在司法实践中,如何将此类罪犯纳入社区矫正日常监督管理,有不少现实问题和困难,就本起案件而言,本人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问题需要反思:

 一、暂予监外执行的服刑人员,有些自恃身患严重疾病,漠视监管规定,甚至对社区矫正工作人员污言秽语。

 社区矫正是一种以教育、感化、挽救为核心的刑罚制度,接收的服刑人员中被裁定管制、缓刑、假释的,都有一个前提条件——社会危害性不大、却有悔改表现的,唯独暂予监外执行的服刑人员主要以身体状况为条件。这在客观上就已经留下了这类人员“难管、不好管”的隐患。本案件中,社区服刑人员李小张(化名)在本次犯罪前,就已劣迹累累,多次因非法行医被处理、判罚。在监管过程中,李小张(化名)更是漠视监管规定,对负责监管的工作人员的劝说、警告充耳不闻,我行我素。在看守所的门口,李小张(化名)甚至对一名工作人员讲“我记住你了”。身体状态对某些人而言,成了违法犯罪的豁免书。这更多的需要我们司法制度顶层设计的逐步完善,在惩罚和人性关怀之间分类管理、区别对待,谨防“有温度的刑罚”被多次作恶的罪犯利用。

 二、是基层社区矫正机构“不敢管、懒得管、没法管”的情况较为突出。

 暂予监外执行的服刑人员有其健康状况不好、生活起居不便的特殊性,因而对这类人的管理在客观上确有难度——这类人履行监管义务的难度和避免监管引起病情恶化的难度。尤其是移动互联极为发达的今天,如果在执行监管规定的过程中有社区服刑人员病情恶化、甚至突发死亡,如何让公众看清是监管过失还是自身身体原因,有很大的难度,一个处理不当极有可能引发负面效应。这很大程度上让负责具体监管的工作人员畏手畏脚。本次收监执行过程中,就考虑到两个突发情况,一是被执行人耍无赖、拒不配合,二是被执行人身体状况突然恶化。对此,本次收监执行工作组特别制定了应急预案。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因而具体的澄清渠道、免责机制是必要的,这有利于激发基层工作者的干事热情。

 三、监护人、保证人制度流于形式,没有有效的制约手段。

 目前,法院直接判处的暂予监外执行是不需要保证人的,只有在入矫报到后会设立监护人,而由监狱提起的暂予监外执行是在移交前设立保证人,移交后由司法所设立监护人。两种来源,但制度确不一致。担保是暂予监外执行工作的重要环节,目的是要求保证人对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担负起管理、教育、约束和敦促其遵纪守法的责任。然而,在现实中许多保证人根本没有履行责任要求,出现了“只保不管,只保不教”的情况。

 对此,本人认为首先应统一制度规范,对监护人、保证人制度统一实施确立。其次厘清责任,对监护人、保证人提出具体明确的要求,并对没履行具体责任的监护人、保证人进行失信惩罚。

 对暂予监外执行服刑人员的监管,需要制度保障、多方互动。制度的设立要公平、公正、公开,制度应明确监管方、被监管方、监护保证方等三方的权利和义务,明确违规机制。另外制度不仅应保障被监管人基本权利,还得保障监管人的安全,诸如受威胁的处理、免责事由等。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