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重点人员管理中的思考——一个让人头疼的死缓犯(邹骏)

发布时间:2019-06-04 16:44:49     访问量:58

 本网江苏省镇江市讯(丹阳市司法局 邹骏)

 陈某某(聋哑人),男,1939年9月出生于江苏省丹阳市,汉族,小学文化,无业,罪前住丹阳市珥陵镇社会福利院。2000年12月“为泄私愤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判决文书所述)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2003年5月被减为无期徒刑,2005年11月被减为有期徒刑十九年,2010年减去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刑期至2023年8月14日止),2011年1月因患高血压病Ⅲ期、脑梗塞病被暂予监外执行。

 2014年10月24日司发通【2014】112号《暂予监外执行规定》第二十一条规定“社区矫正机构应当及时掌握暂予监外执行罪犯的身体情况以及疾病治等情况,每三个月审查保外就医罪犯的病情复查情况”,且《规定》第四条明确要求“罪犯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的生活、医疗和护理费用自理”。陈某某为聋哑人,小学学历,无配偶、无子女,其保证人(其弟弟)年事已高,且明确表示自己无力也不愿承担其生活及治疗费用,2011年1月被监外执行后,一直居住在丹阳市珥陵镇敬老院,是标准的五保户。按照《规定》的要求每三个月进行体检一次,但其根本无法完成此项要求。自此,按照工作要求和相关规定,不能三个月提供体检报告的保外就医罪犯,经教育仍不改正的,社区矫正机构应当对其警告,且警告两次仍不改正的,社区矫正机构应当提请收监执行。另外,因陈某某是聋哑人,日常与他人沟通困难,且社区工作人员走访中发现其本人性格怪癖、暴躁,易冲动,工作人员多次与其无法正常沟通,其本人也常不配合镇司法所的各项工作。根据《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二十六条第4款受到司法行政机关两次警告,仍不改正的;第5款保外就医期间不按规定提交病情复查情况,经警告仍不改正的;第7款保证人丧失保证条件或者不履行义务被取消保证人资格的,又不能在规定期限内提出新的保证人的,基于上述三个原因,镇司法所向司法局提请收监执行,丹阳司法局在2017年3月向省监狱管理局提请收监执行建议书,但由于陈某某年岁较高,且在监狱服刑有较大的诊治困难,故对其的收监执行提请建议尚未通过。

 故意杀人罪是《刑法》中八项重罪之一,全省司法行政系统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中,将原罪名为《刑法》中八项重罪等系列人员作为重点人员排摸,陈某某的情况再次被重新梳理调查。在去其居住地司法所走访调查中,发现陈某某的管理问题很难解决:

 一是日常管理较难。

 按照重点社区服刑人员管理规定,陈某某罪名为故意杀人,应纳入重点人员管理,而重点人员管理规定有4条,分别是实施电子腕表定位监管;每周电话汇报2次,书面报告1次;每月教育学习和社区服务时间不少于十六小时;司法所每周走访1次。实际上,陈某某今年已80岁,完全搞不懂也学不会如何操作电子腕表;其为聋哑人,无法拨打电话,判决书虽注明其有小学文化,但实际上除了自己名字和勉强认识一些文字以外,根本不会书写;由于年岁较高,身体多病,学习和社区服务也无从谈起。司法所负责陈的工作人员徐某(女)说起这件事情来是一把辛酸泪。8年多的管理,陈某某的重点人员管理建档已从薄薄的几页纸变成了厚厚的各种情况说明。由于经常上门通知、调查、教育,敬老院上上下下30多位老人几乎都将徐某误以为是敬老院的工作人员了。加上在重要时期还得对陈某某进行稳控措施,对他一个人的付出的精力就远远超过了其他矫正对象的总和。

 二是教育效果较差。

 陈某某是聋哑人,判决书上虽明确其为小学文化,但实际上,陈某某只认识少许常用字,所以分管的工作人员徐某每次和他交流都显得困难重重,更别谈教育谈话效果了。2016年12月28日,分管工作人员在敬老院未能找到陈某某本人,便让其弟弟、院长、门卫三人通知其次日有司法所上门带其去医院诊断病情,可第二天不到5点钟,他就强行通过敬老院门卫的阻拦,一人出游玩去了。就这样,司法所几次都未能如愿带其就医。在后来的教育谈话中,陈某某对工作人员的问话(书写交流)显得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每当问到是否知道要遵守相关规定时,他便表现出不理解意思的样子,而当需要其确定是否服从管理的时候,便会点头表示知情且显得配合的样子,弄得我们工作人员哭笑不得。几次下来,大家宁愿多跑几个地方也不想对这样的老油条进行个别教育了。

 对于陈某某这样难于管理的社矫人员,且其罪名又属于《刑法》中八项重罪之一的,笔者认为,可以在三方面采取针对性措施:

 一、分配的主要管理人员应当明确为执法工作者。

 江苏省司法厅对于执法工作者有明确的要求,即执法工作者通过入矫解矫、监督走访、请销假及会客审批、提请刑罚执行变更等手段,将执法管理事项落实到位,使社区矫正的刑罚功能得到体现。故意杀人罪为《刑法》中的重罪,按照重点社区服刑人员管理工作规范,应纳入重点人员管理。虽然现有专职社工在协助执法工作者在行管理监督一职,但由于专职社工流动性大,每次交接后都需要慢慢熟悉社区服刑人员的各种情况,对于重点人员的管理就可能会出现一段时间的管理真空。且专职社工本身就是协助者,所以对于重点人员的管理执法工作者更应当首当其冲。

 二、重刑犯的保外就医应当明确挂职民警定期走访,用监狱警察的身份对其进行常态性威慑教育。

 重刑犯的保外就医一般是由监狱、看守所或法院进行办理,对于他们而言,警察的身份就是在时刻提醒他们现在正属于服刑期间,只是空间进行了转移而已。在实际走访教育中,笔者发现,陈某某对于出示的警官证有着明显的敬畏行为,随行的执法工作者也从日常管理其他重点人员中发现了此种特征。“互帮共建”已经持续了5年之久,每个县级司法局几乎都有一名以上的监狱民警参与到社区矫正工作中来。在对于此类人员的管理,监狱民警显得更为轻车熟路,应当在挂职期间进行常态性的走访管理,用法律赋予的威严对其进行震慑。

 三、利用周边人员对其进行监督。

一般而言,重点人员为了逃避社区矫正的各项管理,常常会用各种理由来搪塞执法工作者。在对于陈某某的管理中,笔者发现其在被教育时先要把房间内的其他人员赶出去。后在经过走访其周边人员,发现陈某某平时常与他人有不和、争吵、甚至动手打人的现象,陈也惧怕其日常行为被管理者得知后会有更多的管控措施。教育此类人员时,要善于利用其心理,要让其感觉身边每一个人都像是执法工作者延伸的触角,让其在日常生活中保持敬畏之心,继而更好的服从社区矫正管理。

 俗话说的好,“打一巴掌给个甜枣”,软硬兼施才能更好的让对方服从管理。重点人员管理一直是我们工作中的重点,这不仅是扫黑除恶中的硬性要求,更一直是部、厅关于重点人员管理的明确规定。我们在日常走访、管理时不妨恩威并施,及时根据被管理的对象调整策略,让其能更好的服从社区矫正管理,但在之前我们首先要做到心中有数,因为只有如此,我们方可有的放矢。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