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立法研究系列六:统一刑罚执行体制宏观视野下的社区矫正立法 四个重点维度思索——关于社区矫正法立法完善

发布时间:2019-07-09 08:31:12     访问量:381

 本网云南省红河州讯(石屏县司法局 杨云辉)

 对监狱外罪犯刑罚实行社区矫正是完善我国刑罚执行制度,统一刑罚执行体制的重大社会治理体制创新,也是我国完善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制定《社区矫正法》是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确定的重要改革举措。

 当下,社区矫正刑罚实践受制约于传统的法律框架难以推进完善刑罚执行体制,众多社区矫正理论研究与实践脱节,难一形成正确有效统一权威的理论指导社区刑罚执行开展,社区矫正刑罚执行客观存在着权责不一的问题,难以有效实现刑罚预防犯罪的本质属性,急需社区矫正法立法解决社区矫正刑罚执行权不到位,统一社区刑罚执行体制等相关法律制度问题,为促进社区矫正法立法的更加完善,希望社区矫正立法能集思广益,笔者从统一刑罚执行体制的视野角度对社区矫正立法思路四个重点维度进行思索,祈盼能起抛砖引玉之功,促进社区矫正法立法更加善美,使社区矫正法(侧重于一般预防,改造社区罪犯,教育他人以社区服刑罪犯的刑罚为鉴,莫以身试法)能与监狱法(侧重于特殊预防,改造罪犯自身,悔过自新,争取获得减刑或社区刑罚执行等宽大处理机会)一道组成一部有效预防犯罪的刑罚执行经典法,并为将来统一的刑罚执行法典制定打下坚实法治基础。

 一、社区矫正法立法应注重与中央司法体制改革思路高度一致,贯彻全面依法治国精神。

 党的十八大四中全面作出《决定》提出:建立权责统一、权威高效的依法行政体制。推进社会治理体制创新法律制度建设。 制定社区矫正法。对不适应改革要求的法律法规,要及时修改和废止。优化司法职权配置,健全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司法行政机关各司其职,侦查权、检察权、审判权、执行权相互配合、相互制约的体制机制。完善刑罚执行制度,统一刑罚执行体制。

 社区矫正是我国刑罚执行体制的重大改革,是由刑罚决定机关将罪犯交由刑罚执行机关在监狱外进行刑罚教育、矫正改造的刑罚执行活动。社区矫正是与监狱改造相对应的刑罚执行方式,性质与监狱改造一样同属于刑罚执行行为。社区矫正作为我国司法体制改革重要组成部分的刑罚执行的改革,其全面的实践和立法活动都应以落实《决定》精神“完善刑罚执行制度,统一刑罚执行体制”为指引。

 按中央司法体制改革精神要求的优化司法职权配置,健全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司法行政机关各司其职,侦查权、检察权、审判权、执行权相互配合、相互制约的体制机制。社区矫正立法应当科学立法,这就要求社区矫正立法必须在公、检、法、司四部门各司的侦、检、审、执四种司法权明晰的基础上进行立法,而不是司法行政机关的刑罚执行权与其他部门职责不清晰界定的情况下作出法律规定

 在公检法司四部门的职能配置中,公安机关行使侦察权(含治安管理权等),检察机关行使公诉权(含法律监督权等),法院行使审判权,司法行政机关行使执行权等,四种职权应明晰不能混同,才能各司法其职,互相配合、互相制约以保障司法公正实现依法治国的权责一致,法治统一精神。社区矫正法是主要规范监狱外(也可称为在社会上接受刑罚)刑罚执法行为的法律,是对社区矫正的刑罚决定权和刑罚执行权、刑罚监督权、刑罚协助义务等部门职权和责任、义务进行依法配置和保障、约束的法律性规定,那么这部法律就应对刑罚决定权和刑罚执行权、刑罚监督权、刑罚执行协助义务作出明确的职能划分,以切实落实权责统一、权威高效法治执法体制。刑罚决定权一般由法院行使;刑罚监督权由检察院行使(应包含对刑罚决定权、刑罚执行权、刑罚执行协助义务等权力义务依法开展的全方位法律监督,而不仅是仅仅针对刑罚执行机关的执行行为);刑罚执行权应统一由司法行政机关行使;刑罚执行协助义务的职能行使,由执行机关以外的包含公安、民政、社会保障等按部门职责提供配合。社区矫正法中应明确刑罚执行权的范围含盖执行机关对社区服刑罪犯的所有开展的监督、管理、调查、教育、改造、惩戒、处罚工作和活动都是刑罚执行权的组成,特别对社区服刑罪犯或其社区矫正保证人等社区刑罚执行义务人违反社区刑罚管理规定的行为应承担的法律责任都应明确定性为刑罚违法行为,而不是治安违法的行政违法行为,相应的对刑罚违法行为处以必要的警告、罚款、没收保证金、拘留、提请取消社区服刑资格收监执行等的所有处罚都是承担刑罚违法责任处以的刑罚处罚行为,而不应当是属于承担行政违法责任的治安处罚行为,刑罚处罚权应当属于刑罚执行权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统一于刑罚执行机关行使,以确保“统一刑罚执行体制”司法体制改革精神落实。此前的刑罚执行理论中存在治安处罚与刑罚处罚混乱不分的情况应在社区矫正立法中得到明晰化并指导社区刑罚理论研究工作和社区刑罚实践正确开展。

 二、社区矫正法立法应注重与宪法精神要求一致。

 我国刑法、刑事诉讼法、监狱法等刑事法律在明确立法宗旨的第一条中都是明确规定根据宪法制定,宪法是刑事法律确定立法宗旨的根据,这是我国刑事法律立法的惯例和基本准则,社区矫正法属于刑事法律,也应当在明确立法宗旨的第一条中明确规定根据宪法制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国家惩办和改造犯罪分子”。社区矫正刑罚执行应与我国宪法精神一致,刑罚罪犯不能在罪犯的基本生存权、受教育权等已有有效制度保障的情况下(目前,我国宪法、法律和所有的社会保险、劳动保障、教育、医疗等对罪犯的基本人权保障方面各项政策都在制度和法律层面上实现了无歧视性的基本保障),还一提到对罪犯进行惩罚改造,就首先担心会有人反对,理由是对罪犯不人道,西方某些法律卫道士仅从罪犯角度谈人权保障,却不从受害人角度、不从公民大众应受保护角度谈人权,不从刑罚惩恶扬善制约违法恶行漫延预防犯罪的教育指引功能出发却只单独谈罪犯的人权保障,其实是对更广大守法公民人权的践踏,是一种虚伪的人权理论,如果罪犯犯罪比守法公民得到更多的人权福利保障,那么是不是会刺激更多原先的守法人去效仿犯罪呢?国家的制度设计能用什么方式预防犯罪呢,刑罚又怎么能实现预防犯罪职能呢?这些都值得深思,特别是国家刑罚制度设计的高层应更加关注!

 如果犯罪不受到应有的法律惩罚和教育,反而会比其他守法民众获得更多的福利保障,必然引起更多的民众效仿,导致国家预防犯罪制度设计的失效和失败。国家必须用刑罚惩办和改造犯罪分子的方式以阻拦违法犯罪,同时向社会传递准确无误的社会价值观,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教育民众什么是违法犯罪、违法犯罪应承担什么法律责任以教育引导民众守法,这应是宪法之所以规定“国家惩办和改造犯罪分子”精髓所在,对罪犯实施刑罚当以预防犯罪为本质。因此,罪犯的就业、谋生、就医、教育等生产生活保障不应在刑罚执行法律中特别注明,只由普通就业、谋生、就医、教育等法律法规和政策一视同仁的保障就行,如果在刑罚执行法律中要关注,也应只能注明罪犯必须认罪悔罪,服从管理,才能与普通守法民众一视同仁地获得就业、谋生、就医、教育等,如果罪犯要获得这些保障待遇应有执行机关出具的服从刑罚管理,有悔改表现的证明才可以,以强化刑罚的改造效果,强化刑罚对罪犯的警醒教育功能。刑罚执行机关对就业、谋生、就医、教育等保障部门要核实罪犯悔改表现有协助配合的责任。

 法律和制度设计应当明确阻止罪犯一边在危害社会,没有悔过的情况下,一边向社会索要福利,这应当成为刑罚不可逾越的铁的红线,是任何法律法规制度和任何人都不可更改和触碰的!

 事实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我国的基本法律原则,我国的法律平等注重的是整体上对全体公民的平等,不仅是对罪犯的平等,法律是全体人民意志的体现,只要刑罚依法设定,刑罚依法实施就是包括对罪犯在内的所有人的人权的尊重和保障,并且我国刑罚的全过程都要接受检察机关的依法监督,罪犯合法权益受到侵害都可以通过检察监督得到救济的法律制度从制度设计上有效地保障了罪犯基本人权,某些西方卫道士及其少数支持者认为刑罚强调惩罚改造会让罪犯人权受到侵犯的理由和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我国在借鉴国外社区矫正相关理论时应以扬弃的辩证思路进行,应以符合我国社会主义国情和基本法律制度为根本遵循。社区服刑罪犯不在监狱关押服刑(罪犯本身只要服从监管规定就有很大的自由权),本身就是对罪犯人权最大的保障了,刑罚不能对罪犯宽大无边,让刑罚对制止犯罪违法无阻拦之力,刑罚不能成为沉睡的守夜人,不能让公检法机关前期的侦、诉、审活动对罪犯犯罪以预防犯罪为目的的一切依法制裁教育的努力到执行环节成为空洞无力的,不能让社会付出巨大的前期司法办案成本后换来的是后期刑罚执行处罚对罪犯的无力制裁,否则就是对犯罪的纵容,刑罚执行更应成为强有力惩恶扬善的预防犯罪工具和捍卫人民民主专政、保卫国家政权稳定,维护人民安居乐业的制度保障的强大法律武器。

 三、社区矫正法立法应注重与刑事法律基本原则一致。

 法无名文不为罪、罪刑法定、罪刑相适应是我国刑事法律基本精神,也是刑罚执行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社区刑罚执行是对罪犯在监狱外执行刑罚,同样的社区服刑法律应遵循这些刑事法律基本原则,明确规定被执行社区矫正的对象是社区服刑人员,属于罪犯身份,在社区矫正期间应接受与其罪行应一致的刑罚制裁,这些都应当在社区矫正法立法中得到明确规定,否则按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罪刑一致等精神不得对其执行刑罚。

 四、社区矫正法立法应注重立法要有前瞻性,社区矫正法立法应服务于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发展需要。

 改革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然之路,在此进程中必然要面临着相应的司法、行政执法体制、职能调整的改革,立法应为全面深化改革提供法治保障,以实现全面依法治国的善治。这就要求立法要有前瞻性,对顺应中央精神的“完善刑罚执行制度,统一刑罚执行体制”“优化司法职权配置,健全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司法行政机关各司其职,侦查权、检察权、审判权、执行权相互配合、相互制约的体制机制。”的改革措施应提供法律支持。 

 社区矫正立法规范社区刑罚执法不应穿新鞋,走旧路。社区矫正本就是对非监禁刑罚进行统一刑罚权完善的刑罚体制改革,制订社区矫正法不应继续维持原有刑罚执行机关执法权不明,刑罚执行体制不统一的不符合国家司法体制改革的刑罚执行旧模式。立法应符合国家发展的需要,更要有前瞻性,为国家改革作出制度保障的立法助推贡献!

 社区矫正立法在即,我国的社区矫正工作是对监狱外罪犯实行的刑罚改造,是对完善我国刑罚执行制度,统一刑罚执行体制的改革,在现有法律尚未支撑社区刑罚执行机关统一行使刑罚执行权的法律空缺情况下,在社区矫正立法中应先行立法明确授权社区矫正刑罚执行机关统一行使刑罚执行权,确立社区刑罚执行由社区矫正机关统一行刑的刑罚执行体制,是立法机关以立法方式对《决定》倡导的全面依法治国精神和中央完善改革司法体制,科学配置司法权,统一刑罚执行体制的重大部署不折不扣的严格落实。立法者以科学立法为基本遵循,通过立法助推中央司法体制改革精神落实,为国家全面深化改革提供立法支持是立法人的法治担当和政治担当,作为中国司法体制改革在立法层面上的破冰之旅,使社区矫正法的立法行为和成果,成为立法领域标致性的贯彻“放管服”改革精神,确保依法治国精神开启的中国司法体制改革之立法改革大门的里程碑式经典立法。然后立法机关再按《决定》精神“对不适应改革要求的法律法规,要及时修改和废止。”逐步修改治安管理处罚法,刑法,刑诉法中部分原来与中央要求的“完善刑罚执行制度,统一刑罚执行体制”不吻合的法律规范修改,从立法层面全面保障和促进司法体制改革进程完善化。尽快推进中央期望的“优化司法职权配置,健全公、检、审、司各司其职,侦查权、检察权、审判权、执行权相互配合、相互制约的体制机制” 改革任务完成。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