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从撤销缓刑案件谈社区矫正收监立法(郭建明)

发布时间:2019-07-29 20:53:12     访问量:304

本网山西省晋城市讯(沁水县司法局 郭建明)

社区矫正收监执行环节既是社区矫正撤销缓刑、假释和暂予监外执行决定收监执行的“出口”,也是顺利交付看守所、监狱接收服刑人员的“入口”。它在社区矫正机构和看守所、监狱衔接沟通方面占据着重要地位,是推动构建刑罚执行一体化的重要突破口。目前,社区矫正收监执行环节存在着诸多现实难题,本文通过王某撤销缓刑案例的分析,希望对当前的社区矫正收监立法提供一些参考。

一、王某撤销缓刑案件基本情况

王某违反社区矫正规定事实

社区服刑人员王某,男,1994年12月14日出生,高中文化程度,家住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王某高中毕业后,曾于2012-2014年期间在武警广西边防总队服役。服役完毕后,在家待业三年。2017年2月到江苏省昆山市电子厂打工,因琐事与他人发生争执后,持刀刺伤被害人,被羁押于昆山市看守所。2017年8月,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缓刑考验期自2017年8月22日起至2020年8月21日止。

2017年11月14日晚,王某通过微信向司法所工作人员提出想回监狱服刑。11月15日,王某正式以书面形式向司法所提出收监申请,司法所工作人员通过家访了解到,因其在网上贷款无法归还,网贷公司对其进行追债,致使王某产生入监服刑的想法。

王某遂产生以违反规定达到撤销缓刑入监服刑的目的,分别在2017年12月19日、2018年3月16日和4月3日“社区矫正活动日”不按规定时间报到参加教育学习活动,被连续三次给予警告并扣除5分的处罚。

2019年5月6日“社区矫正活动日”下午,王某再次未按时到司法所报到参加社区服务,当日下午5时37分王某来到司法所,工作人员发现其身上有酒味,就先让其回家并要求其随后再到司法所参加社区服务。王某离开司法所后,因内急竟然在镇政府院内楼梯角落小便。

提请撤销缓刑建议情况

县局收到司法所的情况汇报后,成立调查小组对社区服刑人员王某的所有违规情况进行了调查取证。2019年5月21日,县局经调查认为,社区服刑人员王某多次违规已达到撤销缓刑的法定条件,决定向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提出对王某提请撤销缓刑的建议。

县局在提请撤销缓刑过程中,主动向沁水县人民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科提请审查社区服刑人员王某提请撤销缓刑的相关证据材料,沁水县人民检察院根据审查结果提出收监执行检察意见书,认为应当撤销缓刑收监执行。

县局派出工作人员与沁水县人民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科检察人员共同向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提请对王某撤销缓刑。5月23日,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后认为,王某在缓刑考验期间受到司法行政机关三次警告仍不改正,依法应予撤销缓刑。法院于5月24日作出(2019)苏0583刑更6号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对王某宣告缓刑三年,收监执行原判有期徒刑三年。

收监执行情况

县局收到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后,积极向沁水县委政法委汇报了情况进展,建议召开联席会议讨论决定执行关于撤销王某缓刑的(2019)苏0583刑更6号的刑事裁定书。经联席会议研究决定,沁水县司法局协助沁水县公安局办理王某的收监押送,沁水县人民检察院进行全程检察监督。

县局在撤销缓刑收监执行过程中,要求司法所每日通过手机定位、电话联系等方式监控王某的活动轨迹。

2019年6月4日,县司法局与县公安局某派出所民警共同对王某进行了抓捕,现场宣读送达了撤销缓刑的刑事裁定书,对王某进行了体检并将其押送到泽州县看守所。县司法局与县人民检察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关于进一步加强社区矫正工作衔接配合管理的意见》的相关规定,向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泽州县看守所进行协调,由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先行发送执行通知书,泽州县看守所出具收押说明,办理了王某的收押手续。6月24日,泽州县看守所将王某移交晋城监狱服刑。

二、本案在收监执行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此案是我县首例异地撤销缓刑收监执行案例。通过剖析王某违法犯罪被撤销缓刑的过程,发现王某作为“90”后,思想波动较大、易受社会不良诱惑影响、自我控制能力差,自认为在看守所呆过,对在监狱服刑没有敬畏感,多次主动提请在监狱服刑是对社区矫正法律底线的挑战。通过王某撤销缓刑收监执行案件,发现社区矫正执法过程中存在以下问题:

(一)县级司法行政机关在提请阶段对社区服刑人员执法方式单一,缺少查找、控制手段。

在准备提请撤销缓刑过程中,县级司法行政机关对王某缺少查找控制手段,目前只能通过手机定位监控、电话联系方式掌握其基本行踪。在此过程中,王某的父母拒不配合,无法准确掌握其基本动态。如果王某在此过程中发生潜逃,给后续的收监押送增加了难度。在提出撤销缓刑、假释建议的同时,提请法院决定对其先行拘留,在本地法院实行较为易行,可以在短期内迅速作出决定,但对异地法院来说依然存在沟通不畅、实行不便的问题。

(二)县级司法行政机关在提请阶段对社区服刑人员存在“押送难”。目前,各地法院对撤销缓刑、假释是否开庭审理的做法不同,尤其对于异地法院来说,县级司法行政机关没有强制手段无法押送。例如:在《社区矫正宣传网》社区矫正收监检察监督案例第12个案例中,克某失联脱离监管,2016年3月31日,奎屯市检察院向市司法局发出书面检察建议,建议对克某撤销缓刑收监执行。经市司法局提请,奎屯市法院依法受理该案,经初步审查,奎屯市法院认为变更刑罚执行方式涉及罪犯重大切身利益,需要罪犯克某本人到庭受审,不能只进行书面审理就作出裁定,因罪犯克某下落不明,不能到案,故该案目前不能做出书面裁定。该案中如果克某被找到,异地法院审理押送依然需要公安机关配合才能完成开庭审理工作。

目前,县级司法行政机关作为刑罚执行机关只是社区矫正工作主体,并非社区矫正执法主体,没有赋予其刑事强制权,存在职、责、权分离的现象,专职工作人员少,管理责任大,监管权力缺失。对收监服刑人员的抓捕权、押送权需要公安机关予以配合,执行难度大。

(三)在法院作出撤销缓刑、假释裁定后存在“执行难”。

目前,对于出具撤销缓刑、假释裁定后,何时出具执行通知书没有明确依据。《看守所条例》第九条规定:“看守所收押人犯,须凭送押机关持有的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签发的逮捕证、刑事拘留证或者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监狱、劳动改造机关,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追捕、押解人犯临时寄押的证明文书。没有上述凭证,或者凭证的记载与实际情况不符的,不予收押。”《监狱法》第十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对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无期徒刑、有期徒刑的罪犯,应当将执行通知书、判决书送达羁押该罪犯的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应当自收到执行通知书、判决书之日起一个月内将该罪犯送交监狱执行刑罚。”

在王某撤销缓刑案件中,异地法院认为应当在将王某收押到看守所后,看守所出具收押说明才可以发送执行通知书,但是看守所依据《看守所条例》坚持以执行通知书为凭证才能收押,造成收押难题。

(四)收监交付执行主体不明,法律规定在适用上存在矛盾冲突。

明确由公安机关作为收监交付执行主体的规定如下:

《刑事诉讼法》第268条第2款规定(2013版第257条第2款):“对于人民法院决定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应当予以收监的,由人民法院作出决定,将有关的法律文书送达公安机关、监狱或者其他执行机关。”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二款的解释:“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对人民法院决定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有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依法应当予以收监的,在人民法院作出决定后,由公安机关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送交执行刑罚。”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国家安全部 司法部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 关于实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规定》第35条规定:“被决定收监执行的社区矫正人员在逃的,社区矫正机构应当立即通知公安机关,由公安机关负责追捕。”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国家卫生计生委《暂予监外执行规定》第二十四条规定:“人民法院对暂予监外执行罪犯决定收监执行的,决定暂予监外执行时剩余刑期在三个月以下的,由居住地公安机关送交看守所收监执行;决定暂予监外执行时剩余刑期在三个月以上的,由居住地公安机关送交监狱收监执行。监狱管理机关对暂予监外执行罪犯决定收监执行的,原服刑或者接收其档案的监狱应当立即赴羁押地将罪犯收监执行。公安机关对暂予监外执行罪犯决定收监执行的,由罪犯居住地看守所将罪犯收监执行。”第二十五条规定:“被决定收监执行的罪犯在逃的,由罪犯居住地县级公安机关负责追捕。公安机关将罪犯抓捕后,依法送交监狱、看守所执行刑罚。”

明确由县级司法行政机关为主、公安机关协助收监交付执行的规定如下:

《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27条规定:“人民法院裁定撤销缓刑、假释或者对暂予监外执行罪犯决定收监执行的,居住地县级司法行政机关应当及时将罪犯送交监狱或者看守所,公安机关予以协助。监狱管理机关对暂予监外执行罪犯决定收监执行的,监狱应当立即赴羁押地将罪犯收监执行。公安机关对暂予监外执行罪犯决定收监执行的,由罪犯居住地看守所将罪犯收监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关于进一步加强社区矫正工作衔接配合管理的意见》第22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应当加强对社区矫正收监执行活动的监督,发现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法提出纠正意见:(3)居住地县级司法行政机关、公安机关未依法将罪犯送交看守所、监狱,或者未依法移交被收监执行罪犯的文书材料;(5)公安机关未依法协助送交收监执行罪犯,或者未依法对在逃的收监执行罪犯实施追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三十四条:“人民法院应当将收监执行决定书送交罪犯居住地的县级司法行政机关,由其根据有关规定将罪犯交付执行。收监执行决定书应当同时抄送罪犯居住地的同级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

以上对收监交付执行主体的规定在适用上存在矛盾冲突,且在实践执行中县级司法行政机关不具备收监押送的条件,没有专门警察的押送能力,没有专用警用戒具、押送车辆,没有专项体检经费,根本无法执行。

三、收监执行的立法建议

通过立法明确收监执行的条件,授予县级司法行政机关集中管理权、先行拘留建议权。

1、明确收监执行条件

近期《社区矫正法》草案正在征求意见,建议在立法中借鉴《刑法》、《刑事诉讼法》、《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等法律法规中有关撤销缓刑、假释和暂予监外执行收监执行条件的规定,增强收监条件的可操作性。

对于宣告缓刑、假释的社区服刑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撤销缓刑、假释,收监执行:⑴违反人民法院禁止令,情节严重的:⑵未在规定期限内报到或者在社区矫正期间脱离监管,超过一个月的;⑶受到社区矫正机构三次警告仍不改正的;⑷因违反监督管理规定受到治安管理处罚,仍不改正的;⑸法律规定的其他应当撤销缓刑、假释,予以收监执行的情形。被宣告缓刑、假释的社区服刑人员犯新罪或者被发现在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依法应当撤销缓刑、假释。

对于暂予监外执行的社区服刑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收监执行:⑴发现不符合法定条件获取暂予监外执行或者采取自伤自残、欺骗等手段故意拖延暂予监外执行时间的;⑵受到两次警告仍不改正,或者未经司法行政机关批准擅自离开居住的市、县,经警告仍不改正,或者拒不报告行踪,脱离监管的;⑶因违反监督管理规定受到治安管理处罚,仍不改正的;⑷暂予监外执行的情形消失而刑期未满,或者保外就医期限届满未被批准延期的;⑸保证人丧失保证条件或者因不履行义务被取消保证人资格,又不能在规定期限内提出新的保证人的;⑹保外就医期间不按规定提交病情复查情况,经警告拒不改正的;⑺法律规定的其他应当收监执行的情形。

以上收监条件的规定已相对成熟,在《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25和26条、《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加强和规范监外执行工作的意见》(2009.6.25)第9、12和15条、《刑事诉讼法》第268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433条均作出了明确规定,建议吸收到本次草案中。

2、设立集中教育管理和先行拘留制度

设立集中教育管理制度可以让社区服刑人员在短期内参加集中教育管理,增强其身份意识、规矩意识。目前,各地在社区矫正工作中积极试点组织社区服刑人员到监狱参加警示教育活动,体验监区生活,取得了良好的教育效果。

设立集中教育管理制度,可以在刚进入社区矫正设定为严管级别的服刑人员、多次违规的服刑人员和构成收监条件拟提请收监的服刑人员中树立社区矫正刑罚执行权威,增强社区矫正的严肃性。

因此,建议在立法中增设集中教育管理制度,社区服刑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根据需要进行集中教育管理:⑴刚接收尚在严管期内的;⑵多次违规被处以警告或治安管理处罚的;⑶有酗酒、吸毒、赌博等行为恶习,需要实施心理干预的;⑷可能妨害社会公共秩序,尚不构成收监执行条件的;⑸有线索表明其有实施再犯罪风险的;⑹拟对其提出收监执行建议的;⑺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对社区服刑人员集中教育管理的时间不超过三十日。

在提请收监阶段,针对社区服刑人员思想波动较大,较难控制的情况,对其进行集中教育管理较为可行。在提请收监法院审理阶段建议公安机关对其先行拘留,以便法院开庭审理要求服刑人员到场时便于押送,在下达裁定后便于移送到看守所羁押。做好集中教育管理和短期先行拘留之间的衔接配合,可以预防服刑人员发生潜逃的风险,减少不可控因素。

因此,建议在立法中完善先行拘留制度,社区服刑人员在提请收监阶段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社区矫正机构建议公安机关对其先行拘留:⑴存在可能实施新犯罪的风险的;⑵存在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的;⑶存在对被害人、举报人、控告人或者社区矫正执法工作人员实施打击报复可能的;⑷企图自杀或者逃跑的;⑸在提请收监阶段有押送羁押必要的;(6)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统一明确收监交付执行主体为公安机关

根据法律冲突适用的原则,上位法优于下位法,在社区矫正收监交付执行主体法律适用上,应当优先适用《刑事诉讼法》第268条第2款规定以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二款的解释,统一明确收监交付执行主体为公安机关,司法行政机关予以协助,建议在本次立法草案中予以确认。

建立完善收监提请交付程序

1、确立“就近提请、就近裁定、就近收监”的收监程序原则。

针对异地撤销缓刑、假释和决定收监执行中存在衔接不畅、沟通困难的实际情况,确立“就近提请、就近裁定”的原则可以减少沟通环节,便于检察监督,同时通报异地原法院裁定情况,避免信息沟通不足的缺陷。如果不能确立“就近提请、就近裁定”原则,建议规定异地原法院可以到社区服刑人员居住地进行审理裁定,便于押送社区服刑人员,减少不可控因素。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关于进一步加强社区矫正工作衔接配合管理的意见》第17条规定:“社区服刑人员因违反监督管理规定被依法撤销缓刑、撤销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被决定收监执行的,应当本着就近、便利、安全的原则,送交其居住地所属的省(区、市)的看守所、监狱执行刑罚。”,确立了“就近收监”的原则。

因此,建议在本次立法草案中,吸收社区矫正实践中的有益经验和《关于进一步加强社区矫正工作衔接配合管理的意见》的相关规定,确立“就近提请、就近裁定、就近收监”的收监程序原则。

2、健全收监交付程序。

在立法中应明确收监交付的一般程序和特殊情形的处理。一般程序为法院裁定撤销缓刑、假释和批准机关决定收监执行后的收监实施程序。特殊情形指在下达裁定或决定时社区服刑人员存在特殊情形无法直接收监的处理。

建议在立法中吸收《暂予监外执行规定》第24、25条规定和《关于进一步加强社区矫正工作衔接配合管理的意见》第20、21条规定。

一般程序为:人民法院对暂予监外执行罪犯决定收监执行的,决定暂予监外执行时剩余刑期在三个月以下的,由居住地公安机关立即送交看守所收监执行;决定暂予监外执行时剩余刑期在三个月以上的,由居住地公安机关立即送交监狱收监执行。

监狱管理机关对暂予监外执行罪犯决定收监执行的,原服刑或者接收其档案的监狱应当立即赴羁押地将罪犯收监执行。

公安机关对暂予监外执行罪犯决定收监执行的,由居住地公安机关立即将罪犯送交看守所或者监狱收监执行。

特殊程序为:⑴被裁定、决定收监执行的社区服刑人员在逃的,由居住地县级公安机关负责实施追捕。撤销缓刑、撤销假释裁定书和对暂予监外执行罪犯收监执行决定书以及人民法院据此出具的逮捕决定书,可以作为公安机关网上追逃依据。公安机关将罪犯抓捕后,依法送交监狱、看守所执行刑罚。

⑵社区服刑人员被行政拘留、司法拘留、收容教育、强制隔离戒毒等行政处罚或者强制措施期间,人民法院、公安机关、监狱管理机关依法作出对其撤销缓刑、撤销假释的裁定或者收监执行决定的,居住地社区矫正机构应当将人民法院、公安机关、监狱管理机关的裁定书、决定书送交作出上述决定的机关,由有关部门依法收监执行刑罚。

社区矫正收监执行环节在社区矫正执法工作中占据着重要地位,是体现社区矫正刑事执法严肃性的“最后关口”,把好社区矫正“入口关”、“出口关”,对完善社区矫正执法制度起着基础性作用,建议本次立法能够吸收社区矫正以前的相关成熟规定到草案中。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