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知道,我为什么要不假外出吗?

发布时间:2019-08-10 09:39:00     访问量:73

来源: 石佛寺车站

在社区矫正工作中,我每天上班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进入社区矫正工作平台,对社区矫正对象实时定位情况和前一日的各类情况进行巡查,对于查到的问题进行记录,并将情况发送至各区局通知司法所工作人员进行情况核查,然后将核查和处理情况上报。

在每天的核查工作中,我发现一个现象,那就是不假外出的情形,经常有发现,而一旦被巡查到,这些社区矫正对象给出的不假外出的理由,有些是令人啼笑皆非的,而也有不少是引人深思的。

当在日常巡查中,发现一名社区矫正对象连续两次违反规定不假外出被警告处分的时候,我就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可以如此无视矫正管理规定,让自己身处被收监执行的危险边沿。

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经向领导汇报,与区局联系,并联系司法所,利用周末时间对这名社区矫正对象进行了实地走访。

这是一名企业营销人员,他的罪名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

我问:“对自己所犯罪行和刑罚处罚有什么想法?”

他说:“没什么想法,我认罪服法,也积极进行了赔偿,取得了受害人谅解。”

我问:“既然认罪服法,那么现在判处你缓刑在社区服刑,为什么不能遵守各项规定呢?”

他说:“能遵守的,我都遵守了,而且,我敢说,我比别人遵守的都要好。”

我问:“你这么说,也就意思是,还有你不能遵守的吗?”

他说:“怎么说呢,能够判缓刑,我是感恩的,可是,既然判了缓刑,我就得工作,就得生活。我要是真被关进监狱了,家里也就不指望我了。可是,现在我好好的一个大男人在家里,又是犯了罪的,不仅给别人带去了伤害,也给家里造成了那么大的经济损失,我要是再不努力去赚钱,三年一过,那么多债务,我可怎么还呢。”

我问:“没人不让你努力赚钱,这和你几次违反规定不假外出有什么关系吗?”

他说:“既然,你都知道了我的情况,我也就不瞒你了,不假外出是事实,我不想否认,也没法否认,但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不假外出吗?”

我问:“难道还有什么理由能够让你说服自己去违反矫正规定吗?”

他说:“我从来不想违反矫正规定,我甚至想着模范遵守,获得减刑,但实际生活中,有很多事情不是矫正管理制度能够想到的,具体到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我问:“你的例子典型在哪里?”

他说:“我的问题典型就典型在,因为做销售,就必须要经常外出,可是矫正期间外出就要请假,而请假只有三条理由,而我要出去的原因,却无法满足这三条理由中任何一条,所以,我没法请假,请假也不会被批,可是要是不请假,我这份工作就干不起来,没了这份工资收入,我们家就更困难了。”

我问:“除了这份工作,你想过换份工作吗?”

他说:“说实话,没想过,也不敢想,做了这么多年的销售,别的也不会。再说了,即便出去能够找个打工的事情做做,可是工资太低,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还有因为赔偿所借的债务要还,想想都害怕。”

我问:“你的这个情况和司法所的工作人员沟通过吗?”

他说:“我汇报过,他们说,其他都好说,可是这种频繁的外出请假,而且还不在三种原因范围里的理由,一旦在外发生意外,谁审批的就要承担法律责任。所以,他们虽然很理解,但是也很无奈。”

我问:“于是,你为了保住工作,为了赚钱支撑起这个家,所以就选择了不假外出?”

他说:“我把所有可以不外出的办法都想了,这两次是不去不行的,如果不去,不仅工作没了,可能还要因为销售产品问题,被罚款。所以,我就铤而走险了,想想反正有三次机会呢,大不了回来诚恳地认错,争取宽大处理。同时还心存侥幸,觉得出去也就一天半天时间,不一定就会被发现。”

我问:“你或许不会想到,出去两次,两次都被发现了,所以,现在面对最后一次机会,你是怎么想的呢。”

他说:“现在矫正期还有一年多一点,我当然想平平安安地度过去,早点恢复自由,早点踏踏实实地去工作,去赚钱。但我又怕这一年再发生一些我必须外出处理的事情,到时候,我也就必须作出选择了。但可能无论我如何选择,都是痛苦的。”

我问:“你有没有想过,这些痛苦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他说:“我知道,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贪酒,酒后驾车,就不会撞到人,也就不会成为罪犯。现在虽然不在监狱里面,但时时处处都感觉不到自由,这份教训是深刻的,这份代价是惨痛的。”

我问:“你们单位对于你在矫正期间不能随便请假外出的规定了解吗?”

他说:“应该不知道吧,反正我没说,我怕说了,工作就没了。”

我说:“经过我们前期审前调查评估的了解,你的单位对你还是很认可的,或许,你让他们知道,会对你更好。”

他问:“为什么?”

我说:“根据我省的规定,社区矫正服刑人员请假,有三项规定,前两项一是重大家庭变故,一是疾病治疗,这是我们不愿看到,更不能预判和选择的,但是第三项,法律规定确需本人前往处理的事项则是我们可以努力争取的。”

他问:“这个什么意思呢?”

我说:“打个比方,法院传票要求你去外地出庭,比如遗产继承,必须由你本人到场等。”

他问:“那我这个,怎么和法律能够搭上边呢?”

我说:“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二)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这也就意味着,你的外出营销行为既然是单位的规章制度要求,那么就是劳动法规定需要你遵守的。”

他问:“即便是这样,如果确需我外出的时候,我该怎么请假呢?”

我说:“如果你的单位对你的社区矫正期间的行为要求比较了解的话,在安排你外出的时候,需要发函给社区矫正机关,说明安排你外出出差的具体情况及原因,出差往返时间,出差地点及活动范围,然后由社区矫正机关对你的外出请假进行审批,加戴腕表等设备进行实时定位监控。”

他问:“如果单位不愿意发函或者出证明呢?”

我说:“当然,你的单位也没有必然的义务一定要出这样的证明或者发函,如果是这样情况,就说明这件事并不是非你去不可,所以也就不构成请假的条件。”

他说:“你知道吗,即便是单位愿意出这个证明,但你知道,一个单位要想把这样的证明出出来,需要多少时间吗,而我们的出差工作,很多时候又是临时的,紧急的事务处理。领导一个电话来,说走就得走,不走就可能给公司带来损失,有时候还是深更半夜接到电话,让我立马赶往什么地方。”

我说:“你说的,我能够理解。”

他说:“司法所的人也这样对我说,可是光理解,没有用呀,我想要的是解决的办法。可他们说,这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要么辞职换份工作,要么向单位申请转岗。”

我说:“他们说的,也没有错,毕竟你现在是服刑人员,是一名罪犯,首要考虑的就是认罪服法,遵守刑罚执行的各项规定。”

他说:“你说的,我也能够理解。可是对我来说,对于我的家人来说,我首要的是一个男人,一个父亲,一个丈夫,一个儿子,我得养活这一家人,我得让他们活的更好一点,我下不了决心辞职换工作,或者轮岗到工资待遇较低的后勤服务部门。我不想,等矫正期满的时候,我的家也毁了。”

我说:“你的问题,让我们再好好想想,你也自己再好好想想。毕竟在社区服刑,除了物质之外,你能够带给家人精神方面的东西,应该是更多的,过分强调不想失去的物质基础,很可能会将真正重要的,最为核心的精神基础丢失,一旦你因此被收监执行,不仅失去了为家人创造物质财富的机会,也让一家人在精神层面痛苦不堪,或许只有到那个时候,你才会明白自己如此固执的选择不假外出去工作,是多么不明智的选择。”

......

谈话约一个小时,整理起来虽然并不轻松,但我仍然坚持将谈话内容进行了复原,其目的是想告诉所有有类似经历和可能遇到类似情况的社区服刑人员,遇到困难和问题,要与工作单位,与社区矫正机关多沟通,多汇报,多请示,争取更合理和符合实际的解决办法,而不是对你本人来说最完美的追求目标。

任何时候,对于社区服刑人员来说,任何有意为之的违反社区矫正规章制度的行为都是不可取的,无论说服自己的理由有多么不可抗拒,结局都注定是悲情的。

所以,社区服刑人员,还请善待自己,善待家人,其实他们能够每天与你们生活在一起,已经很满足了。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