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扫黑除恶集中教育 一名涉黑社区服刑人员却未到 我是如何处理的?

发布时间:2019-08-12 22:27:27     访问量:197

 来源:石佛寺车站

 在社区矫正工作中,扫黑除恶,其实有很多事情可做。

 社区服刑人员中存在涉黑涉恶情形的,其实也不少,尤其是那些寻衅滋事,打架斗殴,开设赌场,组织容留卖淫的,背后几乎都有着或大或小的组织管理体系,虽然他们中有的还算不上黑恶份子,但任其发展,这些势力也不容小觑。

 而这种势力对于老百姓的正常工作生活所带来的影响,对于社会公众的认知判断所产生的影响,则是无法估量的。

 所以,我就想乘扫黑除恶的这阵东风,灭掉这股人的嚣张气焰。而我所做的第一步就是决定给社区服刑人员好好准备一堂扫黑除恶专题讲座。

 当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一个突发问题出现了。一名涉黑罪犯,在没有请假的情况下,未按时前来参加集中学习。

 于是,原本一堂很正常的扫黑除恶专题讲座,就演变成了一个现实版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面对这样一个局面,所有社区服刑人员都在看我下一步怎么办。

 又或者说,无论我课讲的多好,如果这样一件事处理不好,那么所有社区服刑人员对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就会发出质疑的声音。

 问题很棘手,两名社工站在教室后面也是为我捏了一把汗。她们虽然来的时间比较短,但那个没来的涉黑恶的社区服刑人员,她们也是接触过的,可以说,一致感觉,一点没有个罪犯的样子。

 可是,站在讲台上的我,可能和其他人的心情,都不太一样。

 说实话,面对这样的场面,看起来,似乎有点尴尬,但实际上,只要处理得当,就是一个非常好的警示教育课。

 根据我在监狱里管理教育涉黑恶罪犯的经验,我清楚地知道他们的软肋在哪里。我就在课堂上拨通了这名社区服刑人员陈琨(化名)的电话,第一遍没有通,第二遍没有通,第三遍还是没有通。这时,我对所有社区服刑人员说:“你们今天所有人都是见证者,刚才我拨了三遍电话,陈某都没有接,现在我开始拨打他担保人的电话,也就是他妈妈的手机号码。”

 陈某母亲的电话,一打就通了,当我将情况告知其母亲后,陈某的母亲也非常惊讶地说:“他怎么会没去呢,一早就出门说去听讲座了。”我说:“这样,你赶紧打个电话给你儿子,如果能够联系上,就让他来上课,并且回个电话给我,如果联系不上,你也告诉我一声。”

打完这两个电话,我就开始对现场的服刑人员说,今天,原本是要上一堂专题讲座的,但是因为事发突然,所以,今天专题讲座,就变成了应急处置课,大家一定要从中看到,任何违规违纪,试图破坏矫正秩序的行为,不论是谁,一律从严处理。

 说着,陈某母亲的电话来了,陈某母亲说:“刚打通电话了,说他临时有急事要处理,可能今天这个课上不了了,让我帮他请个假。”

 我回答说:“人哪有没急事的,没关系,你让陈琨给司法局打个电话,至少他本人要亲自请假。”

 电话挂了之后,我接着对服刑人员说:“人不可能没个急事啥的,有急事不怕,你要相信,如果真的是紧急的事情,真的是你非去不可的事情,我们也会认真考虑的,但是这种自己先不参加学习,也不请假,电话不接,还让母亲请假的情形,必须进行严肃处理。如果,他自己打电话来,你们就看我是如何教育的。”

 大约五分钟之后,电话铃声又响了,我一看不是陈某的,还是陈某母亲的。电话接通后,陈某母亲说:“他手机没电了,我也没打通,要不,我先给他请个假,等他手机充好电了,我就让他给你回过去。”

 我说:“阿姨,你作为担保人,要尽到责任,如果你这边也找不到他,联系不上他的话,接下来我要打的电话,就是派出所了,会发函给派出所,告知一名涉黑服刑人员脱管,目前下落不明,请公安机关进行查找,那个时候,情况就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了,找到后,估计也就不用在社区服刑了。这样,你转告你的儿子,我只给他十分钟,不管他手机有电,没电,十分钟后,如果我还不能知道他人在哪,在干什么,所有后果,他自行承担,因为我是严格按照工作规范在执行,我们上课现场有40名参加上课的社区服刑人员可以作证,而且全程还有录像,望他好自为之。”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我对上课的社区服刑人员说:“你们猜,十分钟之内,陈琨会不会打电话来。”有人说会打电话,有人说不会打电话,有人说,还是他妈妈打电话来。

 一时间,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等服刑人员讨论差不多的时候,我强调了一下会场秩序,然后作了一个投票。

 我先让认为是妈妈会打来电话的举手,结果有7个人举手了,我又让认为不会有电话来的人举个手,结果有10个人举手,最后,我又让认为是本人打来的人举手,我数了数一共有15个人。我算了一下,举手的人一共有32人,而现场有40人,就是有八个人没有表态。

我让一个最靠近我的没有举手表态的服刑人员站起来回答我一个问题。

 我问他:“你一直没有举手,说明上面三种情况,你都不同意,那么这个问题,你是怎么看的呢?”那名站起来的社区服刑人员是一名假释罪犯,到社区来已经有半年时间了,他说:“我认为,三种情况都有可能,所以我就没有举手了。”我问:“那你认为哪种可能最大呢。”他说:“我说不出来。”

 就在我问话的时候,我摆放在讲台上的手机响了。听着手机铃声,我没有低头,而是对服刑人员说:“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要企图与法律对抗,都不要与制度对抗,因为这样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很受伤。”

 说到这,我看了一眼手机,是陈某打来的。我接听电话的时候,故意说了一句:“陈某,你好呀,以后出门手机多充充电,不然就很容易失踪了。”说完,就听陈某在电话那头一个劲地说对不起。我说:“你确实应该说对不起,但不仅是对我说对不起,还有对今天上课的学员,还有对你自己,对你妈,对所有认为你会走正道,会改邪归正的人说一声对不起,辜负他们期望了。”

 我没有给他说话和解释的机会,我继续问:“你现在在哪?在干什么?什么时候可以到课堂?”他在那头支支吾吾地不说话。我说:“你现在可以不说,但是你现在的表现,我们几十个人都在看着,如果你拒绝回答这三个问题,就视同你处于脱管失控状态,我们将采取紧急措施。”

 我刚说完话,就听陈某说到:“给我十五分钟,我马上赶到司法所。”我说:“可以。”然后挂断了电话。

 站在讲台上,我对所有服刑人员说:“当前是全国上下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活动向纵深开展的关键时候,作为一名涉黑服刑人员,如果没有一种要老老实实矫正,遵规守纪服刑的态度,那么等待他的毕将是扫黑除恶的利剑。” 

 十五分钟后,陈某到达了司法所,满头大汗地出现在会议室的门口。就在他准备走进会议室的时候,我说话了。我对陈某说:“你一点规矩都不懂吗,没看到,现在是很严肃的扫黑除恶专题讲座教育时间吗,你要想进教室,不知道自己该喊声报告吗?”

 听我说完,陈某朝后退了两步,走到会议室门口喊了一声报告。我装作没听见,继续上我的课。过了一会儿,陈某又喊了一声报告,我还是继续我的讲课。喊第三声的时候,陈某的声音已经很高了,我回头看了看他,然后说:“怎么了,不耐烦了吗,这才几分钟呀,你知不知道,今天这堂课,因为你的迟到,我们所有人耽误了多少时间。你可以进来,但必须要对大家说声对不起。否则,你就必须在那站着。”

 说完,我继续我的课程,大约十分钟后,就听见陈某在教室门口大声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听到这声对不起,我心里绷着的一根玄,才算是落了下来。说实话,对于如何教育处理这名涉黑社区服刑人员,我也是心里没底的。如果不是当前扫黑除恶的高压态势,要不是全国上下对于黑恶势力严惩的一致声音,我是不可能有如此底气,来面对这名涉黑人员的。

 我对陈某说:“你进来坐下听课,关于你今天违规违纪的处理,我们课后再说。”等陈某坐好之后,我接着上课,不过,接下来的上课内容,几乎是非常有针对性地就涉黑涉恶人员的严打、严惩进行了宣传教育,并且列举了近期几件轰动全国的大案要案作为注解和说明。

 我说:“以前大家为什么听到涉黑、涉恶人员都躲得远远的,生怕碰见、遇到呢,因为那个时候,对于这样的人大家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得罪不起。原因是什么呢,我想今天就是不说,大家也是心知肚明。因为他们干了坏事,没人敢管,没人敢问,甚至还有保护伞帮他们撑着,挡着,不仅得不到惩罚,还可能变本加厉的继续干坏事。

 但是现在呢,真正的涉黑涉恶的人都不见了,为什么不见呢,是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这次国家不是说着玩的,是动真格的,任何试图玩火的人,最后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自焚。

 当这些黑社会的大佬们隐身之后,江湖上的一些小马仔开始蹦跶了,觉得可能时机到了,觉得黑社会的大佬们真的老了,所以,此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被抓捕的,有很多这样的人。

 当他们被抓捕后,跟随他们的小弟,有一些对混黑社会还抱有幻想,妄图坚守在这个阵地上,企图卷土重来。但他们又错了。这次专项活动叫扫黑除恶,和之前的打黑除恶是有明显区别的,也就是说,这次绝不是打一通结束的,而是要把黑恶势力生成的土壤都一网扫尽。

 所以,我要说,现在最危险的行当是什么,就是当黑社会,以前当黑社会,趾高气扬,虽然背后经常被人骂,可是大家当面都是沉默的,但是现在不同了,不仅背后骂,当面也是指着鼻子骂,而且骂就骂了,黑社会还不敢回嘴,只要你敢动手,分分钟就把你逮进去,谁让你是混黑社会的呢。

 混黑社会以前名声不好听,好歹混个实惠,吃饭不给钱,拦路抢人钱,赌钱抽水头,在家拿工资,别人敢怒不敢言,但是,现在,黑社会份子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谁还干呢。

 道理是这么说,可是有些人却听不进去,总还惦记着混黑社会风光的日子,总想着坚守着阵地,等着柳暗花明时刻的到来,总想着,到那个时候,别人都怂了,就他还挺着,怎么着也能在江湖排行榜上有个靠前的名次。即便已经因此沦落到监狱或者社区服刑了,还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我真想问问这样的人,他是哪来的底气,哪里来的信心。

 换个角度来说,即便是黑恶势力本身,难道他真的喜欢这个行当吗,也觉得大家都混黑社会才好吗?我觉得答案一定是他们也不喜欢。

 为啥呢,举个最简答的例子,黑社会整天打打杀杀,欺男霸女的,难道他也希望自己的家人被别人如此欺负吗,他也希望自己的汽车、房子、工厂被别人打砸抢吗,显然,他不想。

 因此,混黑社会的人,其实也并不喜欢别人混黑社会,也不喜欢自己没事被别人打个劫,拘禁两天,搞个遍体鳞伤的。

 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话,混黑社会的不允许自己家人混,却鼓动你去混,卖毒品的不允许家人吸毒,却卖给你吸,且不说法律是怎么规定的,但从人性骨子里来说都是丧德的。

 今天,我原本是有个系统的,专业的,完整的扫黑除恶讲座课件的,但是一时情绪控制不住,就脱稿了。可能思路有些混乱,可能逻辑有些偏差,可能表达的词句不够准确,可能对某些人刺激比较大,可是,我的心情,大家应该要理解,我要表达的思想,大家更要理解。

 最后,我只想说一句话,黑恶势力所作所为是反人性的,扫黑除恶斗争三年后肯定也不会停歇,很多人都听过这样一句话,一天吸毒,一生戒毒,但其实还有一句话,大家也必须记住,一人涉黑恶,几代被牵连。如果你选择这样一条路不回头,那么留给家人的,肯定是无穷无尽的梦魇。”

 我说完的时候,教室里非常寂静,但旋即就被持久而热烈的掌声所覆盖,我能够感觉到他们听的认真和入心,为此,我心中一股价值感油然而生。

 那一刻,我就觉得,作为一名改造服刑人员心灵的工程师,我们没有理由不为自己所从事的职业感到骄傲,我们没有理由不为自己可以为社会的和谐稳定作出积极贡献而感到自豪。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