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支持“社区服刑人员”称谓二(危攀攀))

发布时间:2019-08-30 23:24:49     访问量:94

 作者:危攀攀

 前段时间,笔者在公众号发表了一篇《支持“社区服刑人员”称谓》,出乎意料,不少同仁留下了支持或不支持的评论,在此本人对各位读者表示由衷感谢,你们用鼓励、用批判倾听了一位实务工作者的心声,高兴之余特写下此文,作为回应。因本人对理论知识涉足未深、对各地实情知之甚少,所以必然不能够将自己的观点完美表达,但只要清晰地向各位传达思考成果便觉十分可以。

 1、服刑”的含义,为正在被执行刑罚。刑法第七十六条规定:“对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依法实行社区矫正,如果没有本法第七十七条规定的情形,缓刑考验期满,原判的刑罚就不再执行,并公开予以宣告。”法条重点词句有“考验期”、“缓行期满,原判刑罚不再执行”,即对于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社区矫正期间为考验期,非服刑期。“原判刑罚不再执行”做为缓刑考验期满的积极后果。即缓刑是有条件地暂缓执行原判的刑罚。既然暂缓执行,就是尚未执行,自然不可说“服刑期”,更不可说“服刑人员”。

 对于这一观点笔者持不赞同态度,曾今可以将“依法实行社区矫正”看做对缓刑犯进行社区矫正活动,但近期征求意见的《社区矫正法草案》第一条规定“为了保障和规范社区矫正工作,正确执行刑罚,提高教育改造质量,促进社区矫正对象顺利融入社会,预防和减少犯罪,制定本法。”由该条文中的“正确执行刑罚”一词是否可将缓刑规定为一种刑罚,缓刑的执行性质是否便是执行刑罚。且缓刑制度与管制刑都是将罪犯投入开放的环境之中,通过规则及行为对其进行监管、教育、帮扶,所以笔者认为缓刑几乎等于管制,而管制符合社区刑(本人支持引入社区刑概念)的构成要件,在现有法制环境下不存在任何冲突。

 2、认定“社区服刑人员”称谓,则将与刑法对累犯的规定相悖。刑法第六十五、六十六条规定,累犯的适用条件之一为前罪执行完毕。缓刑考验期满的犯罪分子,由于原判刑罚已不再执行,故无前罪“执行完毕”一说,在司法实践中,五年内再次故意犯罪,亦不认定为累犯。

对于这一观点笔者同样持不赞同态度,根据人们的一般观念,缓刑监督和矫正措施的内容大体上相当于限制自由刑,惩罚力度轻于监禁刑。拿一例子来谈,封某被依法判决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但在判决之前已被羁押五个半月时间,在此类情况下,缓刑的惩罚程度要远远超过监禁刑,反而还不构成累犯标准。同时缓刑期满解矫对象在五年之内因犯罪被再次适用社区矫正(缓刑)的情况在实践中屡见不鲜,试问这般如何实现罪刑相适应、如何实现法律的正义。

委员们认为

 人大常委会委员李钺锋认为:草案提出将“被判处管制、宣告缓刑、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统称为“社区矫正对象”不够严谨与科学,不能准确明了表述这4类罪犯的身份,可能会引起概念上的混乱。建议将草案中‘社区矫正对象’的称谓全部修改为‘社区服刑人员’。

 理由是:一、实行社区矫正的4类人员是经过司法机关依法侦查、起诉、审判、判处刑罚,并依法受到刑罚处罚的罪犯。刑事诉讼法中第269条对这4类罪犯实行社区矫正已作了规定,将他们称为‘社区服刑人员’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没有必要回避这一本质的称谓”。二、近年来,两高、公安部、司法部联合会签的关于全面推进社区矫正工作的意见、关于进一步加强社区矫正工作衔接配合管理的意见等规范性文件均使用“社区服刑人员”的称谓,在司法实践中已经被社区矫正工作人员、罪犯、广大人民群众认可接受,公认度很高,故应将‘社区服刑人员’该称谓上升为法律规定,能够保持法律用语的连续性、稳定性和公信力”。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曹建明认为:草案将判处管制、宣告缓刑、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统称为“社区矫正对象”,不够准确明了体现这四类罪犯的身份和社区矫正性质。建议将草案中“社区矫正对象”的称谓修改为“社区服刑人员”。

 理由是:一是使用“社区服刑人员”的称谓和现有的法律规定更加吻合。我国现行法律规定实行社区矫正的这4类人员都是依法经过审判、受到刑法处罚的罪犯,他们的刑罚有轻重之分,但是对他们实行社区矫正,虽然采取了非监禁型刑事措施,但本质是在执行刑罚,是在服刑。二是两高、两部近年联合会签的有关社区矫正的文件,都使用社区服刑人员这个称谓,不仅社会、人民群众,还有罪犯都认可才好。社区服刑人员相对比较中性,实际也有利于监督管理。将这个名称上升为法律规定,可保持法律用语的严肃性和稳定性。

 综上所述,本人认为缓刑必须刑罚化,“社区服刑人员”称谓并未存在明显的不合理、不科学之处。



讨论矫正对象的称谓十分有意义,这表现了各位同仁对社区矫正事业的关心及对美好未来的追求,但不管是支持方还是反对方,我们都要做到既批评互动,又协作交流,精华部分要主动吸收,批判内容也要理性分析。徒法不足以自行,社区矫正事业想要不失中国特色、不悖刑罚本质、不漠然实务工作之所需,在各方利益之间达到平衡,离不开同仁们的思想碰撞!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