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丈夫在监服刑,女罪犯多次怀孕能收监吗?

发布时间:2019-09-09 22:29:00     访问量:178

 来源:大河看法

 1988年出生的徐秀芳,初中文化,曾因卖淫和非法持有毒品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她与丈夫在2012年2月、2014年2月生下两个女儿。

 2014年12月4日,南京市居民徐秀芳因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公安机关抓获,因其尚处于二女儿的哺乳期,她被公安机关取保候审。

 取保候审后,她没有停止作案,于2015年1月、2月因涉嫌贩卖毒品罪分别被公安机关取保候审、监视居住。

 2014年,其丈夫程平因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死缓,关押在江苏省苏州市某监狱。在这期间,她与他人发生关系,怀孕并于2016年2月生下了三儿子。

 2016年11月25日,罪犯徐秀芳因审判时系怀孕妇女,依法不应当判处死刑,以贩卖毒品罪被南京市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判决后,同案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诉,被江苏省高级法院驳回,维持原判。

 徐秀芳没有上诉。她还有别的方式来逃避惩罚。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54条和暂予监外执行的相关规定,对被判处无期徒刑的罪犯,如果是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可以暂予监外执行。

 2016年12月6日,徐秀芳以其三儿子需要哺乳为由,提出暂予监外执行申请。

南京市中级法院依法作出暂予监外执行决定,期限到2017年2月25日哺乳期结束为止。

南京市江宁区司法局将徐秀芳先安置在辖区内进行社区矫正,只等时间一到,就进行收押。

 “什么!又怀孕了?”2017年2月27日,在收押前例行体检中,执法人员得知,徐秀芳正处于早孕状态。

 法院只得再次决定对其暂予监外执行。要知道,徐秀芳的丈夫早就因为贩卖毒品被判处死缓,一直被羁押在监狱里。这个孩子的到来,仅仅是因为徐秀芳的婚外私情吗?

 江宁区检察院发现这一情况后,立刻向区司法局发出检察建议,将徐秀芳作为重点矫正人员,制定详细的矫正预案,加强风险管控,防止发生脱管漏管或再次犯罪的情形。

 2017年9月,徐秀芳生下了小儿子。

 考虑到她的小儿子处于哺乳期,而且一旦收监,她的四个孩子都将没有人照料,法院又一次决定对其暂予监外执行,矫正期至2018年9月13日。

 从立案侦查阶段到刑罚执行阶段,徐秀芳在已有两个孩子、其丈夫服刑的情况下仍反复怀孕、哺乳,连生两个孩子,这不合常理。

办案人员分析,徐秀芳极有可能是故意与他人发生关系,通过怀孕来逃避刑罚。

经过调查了解,徐秀芳的两个非婚生子,不是同一个父亲,而相关男子的身份都与涉毒人员有关联。

 也就是说,徐秀芳利用自己暂予监外执行情况,与犯罪分子之间极可能还有接触,甚至有可能在毒品犯罪中发挥作用。

 2017年11月10日,徐秀芳没有按规定参与司法所组织的集中教育学习活动。

 司法所工作人员立刻找她进行训诫谈话,12月6日,司法所下达了对徐秀芳的《违反社区矫正规定警告决定书》。

 下一次违规,等待徐秀芳的,就是收监执行决定了。12月8日,徐秀芳私自卸下了自己的电子定位手环,徐秀芳在社区矫正期间多次违规,按规定必须收监。

 2018年1月21日,顺利抓获徐秀芳,并于当天送至南京市看守所关押。经过几家协商,徐秀芳的小儿子由亲生父亲带走抚养,两个女儿由淳化街道成山社区聘请的工作人员代为照料,三儿子由徐秀芳姐姐临时抚养,四个孩子目前都得到了妥善安置。

 据了解,刑事诉讼法对怀孕、哺乳暂予监外执行规定的是“可以”而非“应当”,在执行过程中应当进行审查,而非只要是怀孕或正在哺乳婴儿的妇女一律予以监外执行。

 但司法实践中,对通过怀孕、哺乳恶意规避收监的罪犯收监执行情况较少见。法院决定收监执行后,对社区矫正期间不服从监管的人员,由于法律仅规定脱逃的行为不计入执行刑期,因此擅自脱离监管的期限无法评价,往往对脱管行为仍然折抵刑期,无法真正规制此类恶意逃避刑罚的行为,客观上纵容了此类行为发生。

 应该建立暂缓刑罚执行制度,对确因怀孕、哺乳自己婴儿等原因,被决定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通过故意怀孕等逃避刑罚执行的,可以暂缓执行原刑罚,待暂缓原因消除后,收监执行原判决刑罚。

 如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或者刑罚执行中怀孕的妇女、自动流产后再次怀孕的妇女,以及违反政策多次怀孕的妇女等情形,作为暂予监外执行的例外条件,明确规定上述情形不属于可以暂予监外执行的情形,遇到上述情形的,暂缓执行刑罚,等影响刑罚执行的情形消失后,继续执行原刑罚,暂缓执行期间不折抵刑期。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