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70周年国庆征文:服刑人员亦我师

发布时间:2019-10-06 20:54:48     访问量:61

本网山东省讯(滕州市司法局 魏斌)

2012年,我是司法行政战线的一员新兵,更是社区矫正工作的初学者。

假释犯。过失杀人。你和他谈。是某一天我收到的工作任务。

我不太敢和他说话,总感觉他比别人多一点啥。对,是不太安分的感觉。

后来得知,在他年轻的时候,他们一群人从门楼上往下丢杂物,阻止另一帮人冲进院落。但大家扔的都是扫帚、玉米杆之类的东西,唯有他把半大的磨盘扔了下来。不出意料,致人死亡。

他第一次报到,给我感觉的是挺嚣张的。他要求我们帮助审看一份合同,维护自己的权益。报到,只像是个由头。

我在给他做法律分析的时候,他问起我,你过了司法考试没有啊?

没有。我硬邦邦地说。他听了略有些窘。接着说,还是该考一个。我和他深谈,知道他在监狱里好好学习,尤其是法律知识,后来仿佛做了监狱的教员。听得出来,教员生活为他灰暗的生活带来了一抹亮色。

不知怎么回事。一次一次的交谈,他给了我一些触动。准确地说,是努力生活的感觉。

他出来以后很快结了婚,女方是离过婚带孩子的。但他挺开心,觉得孩子很大了,他好像这方面也没有落后同龄人许多。

他租了村子里空置的小学院子养牛。卖牛出去,对方却不老实给清货款。他去追,对方号称要把牛原样运还给他,他同意。运回来的时候,却比之前的牛瘦的许多。

他发怒,提着的拳头却始终放在身后。赶来说和的村书记把对方来人拉到一边谈。对方搅缠着,终归是听说他“杀人犯”的名号,把钱补齐。说到这里,他有点无奈。

出来了感觉怎么样?

很好。他始终口头禅般说。生活没有很长,我没留神,已经走到今天这样了。我听着这句话的时候,仿佛在面对《肖申克的救赎》中的老瑞德在念叨自己犯罪的年轻时代。

你年轻着,可好了,可要好好珍惜啊。他汇报思想的时候,老是不忘带上我一句。搞得我经常角色错乱,仿佛小学里听教导主任国旗下讲话。

老李老张老王?名字我已经模糊。但他那双时而狡黠,时而黯淡的眼睛,我却记忆深刻,甚至有些忽闪忽闪,仿佛他养的牛的眼睛。不经意,而震慑人心。

后来我希望他跟着我一起去做普法宣讲,以志愿者的名义,把他自己长久以来的所想感悟告诉更多人,但终归这是小地方的熟人社会,他不愿意面对太多争议的可能。他说,我不说明自己犯人的身份,就没有说服力。我说了自己犯人的身份,犯人讲大道理,很多人就不愿意听了。我表示理解。

不出预料的是,我通过了司法考试,还通过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彼时的我身在乡镇,每天仿佛面对着浩瀚的课堂。80多个服刑人员,每个人仿佛一本书。

面对社区服刑人员,我常常扪心自问,如果我在他们当时情境,会如何选择,肯定会比他们做得更好么?以此来寻找角度做他们的教育矫正工作。后来我写了一篇关于社区矫正谈话制度的研讨文章,甚至在省里获了奖。

“水能性淡为吾友,竹解心虚即我师”。社区矫正工作是做人的工作,是人与人之间深度交流的工作,是扭转个人错误思想和恢复个人积极思想的工作,一个社区矫正工作者应当自觉做一个倾听者、引领者、模范者。这是我的感受,也许很稚嫩,但是切身感受。

在许多次假想和谈话分析后,我学到了一句话,人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因此更有义务做好选择。

每当我看到自己的法律职业资格证,还是会想起那个欲言又止的中年人,感觉他灼灼的眼光又在督促我,好好生活啊。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