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德信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社工助力粤港共融 ——香港人在内地服刑的社区矫正个案介入

发布时间:2020-01-03 19:49:44     访问量:334

本网广东江门讯(蓬江区德信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林杰生 李德贤)

一、案例背景

2018年8月17日,江门市蓬江区司法社工服务站(蓬江区德信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承接)在对新入矫社区矫正对象圆姐(化名)进行面谈教育期间发现,社区矫正对象对案件判决极为不满,当众抨击现时司法制度及人权问题,情绪较为激动。接案社工协助其完成入矫程序后,随即上报主管、督导,经评估认为该案主对社矫管理存在冲击性,情绪激动易出现偏差行为,决定以个案辅导形式进行跟进,务求缓解案主情绪、行为及现况处境认知等问题,避免引发引发其它不可预估的行为后果。

二、案主基本情况

(一)基本信息:案主圆姐,64岁,香港籍,天主教徒,已婚,育有一女一子,均于香港工作和生活。案主犯“走私普通货物”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2018年8月17日起正式在江门市蓬江区接受社区矫正,独居状态。           

(二)身体状况:遗传性糖尿病(近40年病史)、子宫颈癌、甲状腺肿瘤、心脏不适等多种疾病,4年多前,意外摔断左脚,治疗复康效果不佳,留下旧患,身体机能退化较同龄人严重,双脚膝关节乏力、疼痛,需依靠拐杖辅助行动。

(三)精神状态:无精神病史,精神面貌良好,思维清晰、善言谈。

(四)家庭情况:父母已逝世多年,家婆88岁,由丈夫弟弟照顾,丈夫与其同案,因判刑较重,于东莞服刑。儿女均于香港生活,儿子每隔两、三月来江门与其相聚,同时携带多种药品给案主服用,控制病情,并负担其所有生活开支,一家人感情很好。

三、案例分析 

经过社工面谈及搜集资料后评估,案主存在如下问题:

(一)个人安全及照顾问题

案主身患多种严重疾病且行动不便,独居缺乏照料,存在一定程度安全隐忧和需要照顾的问题。

(二)情绪困扰问题

对判决不满,坚持与丈夫进行申诉,但屡遭驳回,接连变故,家庭、事业、健康等均发生重大改变,无法适应,心理落差较大,面临焦虑、失落、不忿等情绪问题。

(三)文化、司法制度差异适应性问题

案主自小于香港生活,对两地生活环境、文化背景等短时间内无法适应,甚至将自身遭遇归咎两地司法制度差异,而非正视自身行为。

四、服务计划

(一)服务目标:

1.针对案主患病独居,缺乏照顾问题,为其链接社会救助资源,并定期电话服务及上门探访,持续跟进,有效降低案主紧急安全问题的发生率和解决生活照顾问题;

2.疏导案主情绪困扰问题,缓解案主焦虑、失落、不忿等情绪;

3.通过认知行为疗法引导案主认识和了解在地生活、文化、法制等情况,合理看待自身变故问题,分阶段逐步适应大陆生活环境。

五、实施过程

(一)资料搜集和整理

由于案主对两地文化背景差异的不适应,为能更好地建立互信关系,社工对其个人工作、家庭结构、家庭成员关系、信仰展开调查,并与机构法律顾问共同搜集香港、江门两地法律和司法制度的不同之处。

(二)同理接纳,建立互信关系

面谈初期,社工以其熟悉的生活和文化背景切入,并以理解、接纳的态度,逐步取得案主信任,运用倾听、支持、同理的技巧让案主可以尽情倾诉,宣泄压抑情绪,提供情感上的支持,案主的情绪得到了接纳,愿意信任社工,并提出需要解决的问题。

(三)从最迫切的问题入手,焦点解决案主问题

社工针对案主提出的多方面需要解决的问题,协助其整理出困扰其问题的轻重排序,案主将与外地服刑丈夫能定期沟通列在首位。于是,社工与社区矫正中心沟通案主实际情况及诉求后,社矫中心同意协助案主办理服刑人员与家属“远程会见”申请。2018年12月,案主“远程会见”申请终获批准,同月28日在社矫中心设立的远程会见室内,案主首次与丈夫实现远程会见。

在解决案主首要关心的问题后,其情绪问题明显得到改善,入矫初期对管理的抵触亦随之消失,社工引导和陪伴案主通过互联网、电视报纸等媒体,多了解国内文化,逐步适应现况处境。于是,案主从练习看、写简体字开始适应大陆生活环境,健康状况趋向稳定,并开始走出家门外出采购生活用品。

最后,案主主动向社工陈述因案被海关扣查私人物品一事,提出协助请求,了解事件缘由后,社工陪同并协助案主到海关办理相关手续,顺利取回扣查的私人物品。

(四)服务成效

1、案主生活适应、身份认知、亲属情感寄托等问题得到了解决,焦虑不安的情绪得到了舒缓;

2、案主正确认识到自己是一名社区服刑人员,积极配合社区矫正机构的监管,自觉遵守法律法规,对中国大陆司法制度的抵触情绪消弭了。   

六、服务反思 

这是一个香港人在内地服刑的个案,案主必须离开自己熟悉的香港,独自来到中国大陆服刑,情感一时之间失去了寄托,而这种对未知的恐惧、身边没有人陪伴和理解的强烈孤独感才是导致案主对大陆各方面强烈抵触的根源,司法机关需要执行好刚性执法的部分,社会工作者则可以作为第三方,做好人性服务部分,社工的专业素养,让其能作为陪伴者、倾听者的角色,尊重案主的主观经历和感受,与案主建立深层连结和共情,让案主能在服刑期间感受到尊重、接纳、理解,当情绪得到缓解后,案主才能正确意识到自己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首要是和丈夫的情感依托能得到解决,案主得到了这一层情感的连结后,接下来的生活适应、自我照顾、配合司法监管等问题也顺利得到解决。

从此个案可以看出,社区矫正刚性执法+人性服务需要并存,才能更好对违法犯罪人员实施教育和感化,顺利回归社会。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