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立法后,我在基层,我用白话谈矫正

发布时间:2020-01-15 11:06:00     访问量:265

本网山东青岛(市南区司法局 李明朋)

2019年12月28日,牵动着万千社区矫正工作人员心绪的《社区矫正法》公布,网上、线下、学者、专家,还有我们这些奋斗在一线的社矫工作人员激烈的学习着、讨论着。社区矫正法的出台,弥补了社区矫正无法可依的空白,充分体现了刑罚惩戒、人文关怀与中国国情的特色结合,是对前期社区矫正工作的充分肯定,对社区矫正争议较大的问题定性同时进一步修正。

作为一名从迈入司法局第一天开始就专职从事社区矫正的基层工作人员,我没有学术专家那么强的专业水准,也没有高层次的法理水平,每天读一遍《社区矫正法》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我想站在基层人员的角度,用白话解读我理解的社区矫正。

经历过法院庭审的人们可能会注意到,在双方当事人互相陈述完事实和理由后,法官会总结该案争议的焦点问题,然后围绕焦点问题进行举证质证和辩论,那么谈社区矫正工作的时候,我也运用这一方法进行剖析。

《社区矫正法》第一条:“为了推进和和规范社区矫正工作,保障刑事判决、刑事裁定和暂予监外执行决定的正确执行,提高教育矫正质量,促进社区矫正对象顺利融入社会,预防和减少犯罪,根据宪法,制定本法”。

第二条:“对判处管制、宣告缓刑、假释和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依法实行社区矫正。对社区矫正对象的监督管理、教育帮扶等活动,适用本法。”

第九条:“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根据需要设置社区矫正机构,负责社区矫正工作的具体实施”。

下面隆重介绍两名“登场选手”:基层社区矫正机构和社区矫正对象。

1、“选手介绍”

基层社区矫正机构:我所指的基层,是县级司法局和基层司法所。目前全国各地社区矫正职能部门并不统一,有社区矫正管理局,有社区矫正执法大队,还有县级司法局矫正科,以县级区域划分,根据街道(乡镇)设立司法所。

社区矫正对象:缓刑、假释、管制、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

2、“选手技能”

基层社区矫正机构:技能1:训诫,技能2:训诫,技能3:还是训诫。

社区矫正对象:装傻、卖萌、耍赖、拖延、装无辜、叫板、失踪、耍横等等等。(这里我要郑重声明:我指的是那些不服从监管的社区矫正对象)

可能会有很多人不服气,我想说的是,我只是站在基层工作人员的角度来阐述问题。无论是之前的社区矫正实施办法,还是现在的社区矫正法,都明确规定了当社区矫正对象严重违反监管规定时,社区矫正机构的处置措施。但是,我想说的是,当社区矫正对象没有明显严重违反监管规定的时候,该拿他们怎么办?训诫。当训诫不起作用,但他们依旧没有达到严重违反监管规定的时候,又该怎么办?

说到这,我着重谈一下我理解的什么是社区矫正对象。首先来说,他是罪犯。说破大天去,他也是罪犯,是一个因为触犯了刑法而被判刑的罪犯。对每一个前来报到的社区矫正对象进行入矫前教育时,我说的第一句话总是:“不要跟我说你是冤枉的,因为我不是法官,我决定不了你的判罚,只要你来报到了,那么你的案情就已经定性了。不要跟我讲你之前是个如何的守法好公民,我不认识你,我只知道你被判刑了。你要做的是服从监管,好好表现,不要再犯罪,不要让你的家人再次为你担心受累。”我说这话没有歧视任何人的意思,愿望都是好的,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

仅从报到这个环节上,就有太多看似情节轻微实则服管意识淡薄的情形,比如你提前两到三天要求其按时报到,到时间他总是有各种理由:“我病了”、“我需要谈个业务”、“我路上堵车了”、“我忘了”、还有“我睡过头了”。。。遇到过这样一个案例,王某某每次需要到司法所日常报到时,第一次说发高烧了,第二次说孩子病了,第三次说脚崴了,第四次说公司有事如果离开就会被开除。每一次查证也确实属实,每一次也会给他宽限几天报到的时间,但是慢慢的发现,他就是对报到和参加教育相当抵触。在对其教育的时候,他来了以后很气愤的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已经报到了啊,我已经交了思想汇报了啊!?”说到激动的时候,直接来了一句:“我凭什么要去报到?!”

现实中,缓刑罪犯占到的比例高达80%以上,这其中又有将近70%的人没有被羁押过或者仅仅羁押了较短时间就取保候审了,判缓后直接就回归社会了。他们很多人认为没事了、结束了,社区矫正机关再管他们就有点接受不了了。所以在社区矫正法正式实施后,我认为,首先要做的,是帮助他们认清自己的身份,权责总是辩证统一的。他们不是弱势群体,不是受害群众,不是心灵受到创伤需要抚慰,而是首先要接受惩罚并进行改正。

话题再次回到社区矫正机构上,我们很弱势。是的,是弱势。之前热切期望的入警问题,站在我的角度,只是因为需要震慑力和对应的监管手段。我们没有执法权,没有调查取证权,没有天眼没有全国联网查询系统,甚至在之前的时候需要到相关部门调查时,对方以只有公检法才可以调阅资料的理由将我们拒之门外。社区矫正对象最严格的的管理是严管,每周报到一次,那么比如说周一他来报到了,周二到周日这段时间他在干什么,他在哪里,他将要去何处,我们两眼一抹黑。我们仅有的一种有效手段就只有电子实时定位。

现在有专家认为信息化核查不等同于手机实时定位,不仅要求严格限制电子手环定位,也要严格限制手机实时定位,并且举了个例子:公安、检察院、法院在对犯罪嫌疑人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手段,你们社区矫正机关都不是刑罚执行机关,凭何这样限制其自由?我想说的是,第一犯罪嫌疑人和罪犯的性质一样吗?第二公检法有的监控手段,我们有吗?有人就要说了,你可以微信发送位置啊、可以电话核查啊,那么问题就来了,如果不实时定位,那么我是不是要24小时每过几分钟就给他去一个电话,要求他发送一次位置?就算他发送了位置,我怎么确定他发的位置是真实的?有人又要说了,你可以实地走访啊。一个县级行政区划可以有多大?大一点的县级市,跑高速从这头到那头需要两个小时,县市又包括多少个镇(街道)?镇又有多少个村(社区)?到社区矫正对象家里走访又需要多少时间?一天下来能走访几户?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我按时走访了、核查了,当社区矫正对象再犯罪了,我履行我的法定职责了吗?比如说,周一他过来报到了,周三我去走访了,周五他跑去外地犯了个事但是没有被抓到,周一他又来报到了,过了一段时间事发了被抓了,那么我的监管算到位了吗?

说到这,先来谈谈社区矫正工作需要做什么。调查评估、报到接收、日常管理、训诫教育等等,以调查评估举例,调查评估需要核实居住地-做笔录-实地走访-形成意见-制作卷宗,平均一个评估下来,至少需要一到两天时间。报到接收呢?日常报到呢?日常报到需要对其进行谈话-制作笔录-填写记录,一套下来又是半天时间。其他工作不必说了。再来谈谈有多少人专职从事社区矫正工作。以司法所举例,2人所属于标配,这两个人都需要做什么?司法所有九大职能,另外还要兼顾镇街工作,细算时间,细思极恐,想把工作做好做扎实,每一个都得是超人。现在很多工作都要求有专人负责,是,这项工作,我来负责,我是专人,那项工作我来负责,我还是专人,但是多项工作都是我来负责,我专哪里去了?

下面就我关注的几个问题谈几点不成熟的看法:

1、需要成立专门的社区矫正机构。专项负责社区矫正工作的具体实施,严格按照社区矫正法的规定,从上而下推动队伍建设,建立一支以社区矫正工作人员为主体,社会工作者为辅助,社会志愿者为补充,监狱派驻警官为后盾的社区矫正队伍,统一服装,配发装备,配备执法证件,在资金、人员、装备、信息化建设上给与充分的保障。

2、需要打造专业的社区矫正团队。将业务培训列入重点,既要在法律理论上加强学习,更要从公检法系统中挑选精干力量担任讲师,尤其是执法意识、笔录制作、谈话技巧、应急处置等直面社区矫正对象的实务操作,进行专项培训,提升专业化水平。

3、需要明确部门衔接具体职责。社区矫正机构需要切实的加强与公检法及相关部门的衔接,明确具体职能部门的具体对接窗口,建立社区矫正信息网络,在社区矫正工作需要的范围内,切实做到信息互通,第一时间掌握社区矫正对象的相关信息。

4、需要将社区矫正对象的监管教育手段多样化。个别化矫正更需要多样化灵活化的手段来支撑,监管教育需要落到实处,既要保证矫正效果,又要兼顾矫正质量,既要尽量不影响社区矫正对象的生活工作,也要实时掌握其行动去向。建立周期考评机制,鼓励遵纪守法,严惩违规行为。

说了很多,不是抱怨,而是期盼。法理之争也好,性质之辨也罢,我们基层工作者,关心的永远是可操作的现实性。不怕干活多,不怕责任重,不贪图权利,不计较身份,在中国特色的社区矫正起始路上,我们愿负重前行。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
  • 基础工
  • 2020-01-22 10:49:22
  • 兄弟,人微言轻,什么也别说,我们懂得你,一切尽在不言中,因为我们是同壕的战友!事已至此,现在最怕怕的是司法部超智慧发挥,在实施细办法中放大社区矫正机构及工作人员的职责,同时又弄出个几十页的工作档案材料,那才是大难临头。社区矫正法共六十三条,其中强调社区矫正机构及工作人员“应当”的法条占一半以上,而这些“应当”可都是第六十一条第二款规定的“法定职责”,够喝几壶了。而机构、人员编制、经费…等保障方面的问题,司法部及有关“专家学者”是没有实力解决的,基层负重前行,能行多远?只有天知道。我们,只有向我们自己致敬了
  • 大营镇司法所
  • 2020-01-15 16:23:07
  • 同意您的观点
    2 条记录 1/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