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当苦难变成一种笑谈

发布时间:2020-08-31 11:21:26     访问量:1319

本网广东广州讯(番禺区普爱社会工作服务社 陈隽 钟琳慧)

一、服务背景

1.吴某基本资料

社区矫正对象吴某,男,案发时24岁,高中文化水平,身体状态良好,父母亲同在广州市,但平常工作比较忙碌,很少有交流互动的机会;吴某因爷爷奶奶年迈,身体健康状况较差,为方便照顾便搬回番禺区与他们同住;吴某在父亲的酒吧担任内部保安,经济收入稳定。吴某平常的生活节奏为晚上十点钟上班,凌晨四点下班后回家,白天下午陪爷爷奶奶去医院复诊,闲暇时间在家打游戏。

2.案件回顾

吴某当天与朋友同聚于KTV庆祝生日,但因离场时KTV工作人员要求收取的清洁费由原来的两百元升至五百五十元,吴某不满其随意调动价格,不讲信用而与其发生口角,在争执之中吴某打了工作人员陈某某一个耳光,并将前来劝阻的工作人员王某某摔倒在地。工作人员随后带来保安将吴某与其朋友围堵在KTV厢房内并报警。民警A、辅警B、辅警C在接到报警后赶往现场处理,要求吴某等人跪在走廊接受调查,吴某不满民警的做法,再一次与他人发生肢体冲突:吴某撞击了其中一名辅警,并用手机殴打辅警B手部,用手掐辅警B颈部,民警A见状上前劝阻,吴某拒绝配合,且用拳头殴打劝阻的民警A的面部,肘击民警A的腹部将其撞击到墙面,后踹民警A,并殴打辅警C腹部。吴某在与三位民警扭打一阵后被民警及在场保安制服。案发当天吴某被依法逮捕,并拘留于看守所三个月。经法院鉴定,此次事件吴某致使其中一位民警轻微伤。

二、需求评估

在社区矫正的服务领域中,司法社工追求降低吴某的再犯几率,促进吴某的再社会化。在这个案例中,吴某的需求明显是属于减少再犯几率。主要表现为工作方面和社交方面。 

1、工作方面:酒吧具有人多嘈杂、鱼龙混杂等特点,长期驻足于此可能会导致暴力行为的高发。吴某在酒吧担任内部保安的工作,其工作环境(酒吧)与其犯案时的犯罪环境(KTV)有极高的相似度,而其工作内容(处理客人的冲突)在某种程度上也高度还原了吴某初犯时(吴某与KTV工作人员发生肢体冲突)的环境动态。由此可见,此工作环境对于吴某而言属于高危险场所,且易加剧吴某的再犯罪风险。

2、社交方面:吴某的朋辈群体多由酒吧内部保安工作人员组成,这类群体与吴某初犯时产生肢体冲突的对象之一(KTV工作人员)有极高的相似性和共通性,且都具有一定的攻击性、暴力性。由此可见,吴某的高危工作环境与其朋辈群体具有反社会性有着必然的联系,而反社会朋辈群体作为四大风险之一,将对吴某的再犯罪行为产生诱发作用,从而对吴某再犯罪风险产生直接的影响。吴某社交环境的单一性、反社会性使吴某与社会缺少正向接触,对正常的社会秩序、社会生活缺少依附感,导致其极有可能丧失一定的社会功能,提高其再犯风险。

吴某对于自身处于高风险场所缺少正确的认识,未意识到在酒吧担任内部保安极易提高其再犯罪的可能性。同时,吴某维持与原有社交圈的联系,因其社交圈中存在众多不良因素,无论是在矫亦或是解矫后,将不利于吴某获取正向支持,融入正常的社会生活,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吴某的再犯风险。

三、理论依据

(一)优势视角理论

“优势视角”是一种关注人的内在力量和优势资源的视角。着眼于个人的优势,以利用和开发人的潜能为出发点,认为“社会工作者所应该做的一切,在某种程度上要立足于发现、寻求、探索及利用吴某的优势和资源,协助他们达到自己的目标,实现他们的梦想,并面对他们生命中的挫折和不幸,抗拒社会主流的控制。”

优势视角意味着开展工作过程中应当把人们及其环境中的优势和资源作为社会工作助人过程中所关注的焦点,而非关注其问题和病理。优势视角基于这样一种信念即个人所具备的能力及其内部资源允许他们能够有效地应对生活中的挑战。

(二)现实疗法

认为每个人的行为均在追求或导向其内心的理想生活的图像,也在其中满足人类的生存、归属、权利、乐趣及自由等五种需求,而这追求理想生活与满足五种需求的过程中,会受到以想法和行为为优先而以感觉和生理其次的完整行为因素的影响而有不适应行为。可以通过找出许多不同行为选择,并认真实践而让自己可以在重新体验的现实中寻求较为“适应且真正满足”,此五种需求并也能导向自己的理想生活。现实疗法强调社工鼓励吴某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鼓励吴某做自己并练习与他人接触建立合宜的连结;鼓励吴某以行为来改变自己,让自己渐渐能以更好的方法满足五种需求,如此才能摆脱过去的束缚;鼓励吴某聚焦在自己可以做的事。

四、服务目标

1、协助吴某更换其工作环境,降低其再犯罪风险。

2、提高吴某与社会的正向接触,重建其积极的社会系统。

五、服务计划

1.前期

(1)与吴某建立专业关系。

(2)通过面谈、走访等形式搜集吴某的相关信息,实时关注吴某的动态变化,分析其正面临的处境,并对其再犯风险进行评估分析。

(3)运用优势视角挖掘吴某的潜能,寻找个案切入点。

2.中期

(1)维持并巩固与吴某的专业关系。

(2)运用现实疗法对吴某的社会系统进行解组,引导吴某聚焦于现实并作出相应的改变,促使吴某远离高危环境,降低再犯风险。

(3)发挥优势视角的作用,引导吴某聚焦于自身潜力,提高与社会的正向接触,实现自我增能。

3.后期

(1)逐渐抽离与吴某的专业关系,促使吴某能够自行处理问题。

(2)适时评估吴某的目标达成情况,如已达成或将近达成,考虑结案;如未达成或偏离目标,则及时调整跟进方案。

六、服务过程

(一)前期:了解吴某的详细情况,与吴某建立良好的专业关系

在司法社会工作中,司法社工基于社区矫正监管者这一角色,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吴某对社工的信任感和认同感,因此社工与吴某的专业关系较传统社会工作更难建立和维系。在本案例中,在与吴某建立专业关系时,司法社工需要剔除监管者的角色,在监控与管理的执行框架外进行工作模式转变,尝试以传统社会工作者的身份介入到吴某的问题和需求中,在寻找动因的基础上逐渐与吴某建立互相信任的关系,逐步建立专业关系。

在专业关系建立初期,司法社工密切保持与吴某的联系,通过面谈和走访等形式全面了解和评估吴某的基本情况。但在较长的一段时间里,社工与吴某的关系较为平淡,彼此之间缺乏信任。

在偶然的机会中,司法社工与吴某的关系发展出现了转折点:一是社工在与吴某面谈的过程中发现吴某对刑法有较强的好奇心,时常与社工探讨刑法的相关知识,且其具有较强的逻辑分析能力,且思路清晰,反应迅速,对于刑法案例经常能够举一反三。于是社工投其所好,以相互探讨刑法作为建立专业关系的介入点,不断增进与吴某的交流互动。二是在一次外出工作中,吴某发现社工与其同样热衷“绝地求生”手游,在多次交谈之后吴某开始在私底下邀请社工下班后一起玩游戏,社工以此为契机,逐步打入吴某的社交圈,了解并评估其朋辈群体。经过几次的跟进,双方的信任感逐渐增加,良好的专业关系也逐渐建立起来了。

2、中期:运用现实疗法对吴某的社会系统进行解组,引导吴某聚焦于现实并作出相应的改变,促使吴某远离高危环境,降低再犯风险;发挥优势视角的作用,引导吴某聚焦于自身潜力,提高与社会的正向接触,实现自我增能。

吴某的工作保证了其稳定且不菲的经济收入,而其生活节奏与矫正管理相关规定没有存在时间冲突的地方,且吴某没有出现不适应社区矫正工作的情绪或状况。但因吴某在高危环境下工作,将不利于其构建正向积极的社会环境,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吴某的再犯几率。鉴于此,司法社工决定对吴某的社会系统进行解组重建,需要在确保吴某收入不下滑并保证吴某能够配合矫正工作的前提下,付出最小的代价对吴某的高危工作环境进行解组。因此,在个案跟进的过程中,解组重建工作的开展一度遇到瓶颈。

于是司法社工转换角度,运用优势视角理论,积极挖掘吴某的潜在优势。在与吴某玩手游的过程中,社工发现吴某具有一定的游戏天赋,其专注力强,且头脑灵活,在保证游戏质量的基础上还能够与旁人进行沟通互动。于是社工灵机一动,“我看你游戏打得很不错,不如去当游戏主播。可以多交一些有共同兴趣的朋友,拓宽自己的朋友圈,主播做得好的话还可以赚钱。”因此,在社工的引导下,吴某开始思考担任游戏主播的可行性,且主动与社工探讨担任游戏主播的条件及其可操作性,并着手准备相关的设施配备。随后,吴某开始在休息时间直播打游戏,因其具有一定的游戏天赋,很快在直播平台上吸引了一些粉丝。在此阶段,社工发挥优势视角的作用,引导吴某关注其自身的优势,协助其找到感兴趣的事情,并为之做出相应的改。

不久后,司法社工注意到:许多游戏主播和粉丝大多是在晚上上线。而吴某也向司法社工倾诉:“自己很喜欢打游戏,但有时候上班因为打游戏很少关注到酒吧里的监控屏幕而被同事排斥。”社工引导吴某聚焦于现实,并鼓励其做出改变,“既然这样,不如考虑把游戏主播作为一个职业,专心做游戏主播。” 因此,在社工的提议下,吴某辞去了酒吧内部保安的工作,担任“绝地求生”游戏主播,且吴某在游戏直播平台上拥有一批固定的游戏粉丝,收入较为稳当。在此阶段,社工引导吴某不断反思,巩固自己“做出改变”的行为,更好地聚焦自己可以做的事情,并逐渐对其社会环境进行解组和重建。

经过一段时间,吴某向司法社工透露:爷爷奶奶因身体健康状况从家里搬了出去,平日也无需其照顾。而游戏直播的时间集中在晚上,白天较为无聊,无所事事。在一次家访中,社工发现吴某家中有一些健身器材,想起吴某曾自述其有健身的爱好和习惯。鉴于此,社工提议吴某将健身场所从家里转移到外部机构,一方面吴某可尝试将健身作为一个职业,担任健身教练获得经济收入,另一方面增加吴某与他人互动交流的机会,扩大其正向交际圈。吴某思考此事的可行性后,表示对此建议感兴趣,并主动与司法社工商讨健身教练上岗的资质条件。没过多久,吴某便告诉社工其已取得健身教练职业资格证,并且找了一份健身教练的工作,白天在健身房授课,晚上做“绝地求生”游戏主播。在此阶段,吴某不断巩固自己行为做出的改变,逐渐实现自我增能。

3、后期:评估吴某的目标达成情况

在跟进后期,社工适时评估吴某的目标达成情况。社工在优势视角理论及现实疗法的指导下,引导吴某聚焦于现实,着眼自身优势资源,并促使其通过反思逐步做出相应的改变。因此,在脱离高危环境时,吴某能够关注自身的优势,寻找到既契合个人兴趣又符合时代发展的新兴职业,在解组的同时也能够对重建后的社会系统实现无缝对接,既拓宽了正向的社会支持,也降低了自身的再犯风险。

而在一次后续跟进中,吴某向社工透露其有赚钱的好点子:“我白天担任健身教练,有学员的时候教授他们健身技巧,没有学员的时候就直播自己健身,晚上回家直播打游戏。”不仅如此,社工还发现吴某在健身和游戏的直播领域中都吸引了一批粉丝。可见,吴某聚焦自身优势的行为不断巩固加深,在重建后的社会系统中能够从生活节奏、收益和风险、自身优势以及个人成长方面出发,不断挖掘适合其自身发展的工作和生活模式,在没有外界因素引导下仍能通过反思和改变为自己实现增能。

七、服务成效

1、降低吴某再犯风险

司法社工能够运用现实疗法引导吴某聚焦于现实,寻找吴某感兴趣的事情并鼓励其做出改变,促使其远离高危环境,降低再犯风险。主要表现为:社工对吴某原有的社会系统进行解组重建,吴某转行成为健身教练和游戏主播,脱离了原本酒吧内部保安的高危工作环境。在为吴某进行职业筛选的过程中,社工能够协助吴某寻找到既契合吴某个人兴趣又符合新时代发展的新兴职业,帮助吴某脱离原高危环境的同时能够将其与解组社会系统后的生活进行无缝接轨,为吴某营造了正向社会系统的同时也降低了吴某的再犯风险。

2、促使吴某实现自我增能

在本案中,社工从优势视角出发,引导吴某聚焦于自身的潜力,促使其通过反思实现自我增能。吴某在成功转行后,能够继续反思,从时间安排、风险和收益、自身优势以及个人成长方面出发制定了更为适合自己的职业规划。在社工为其重建的正向社会系统的基础上,吴某能够不断反思自己做出的改变,在逐渐发挥自身优势条件的同时,不断挖掘适合其自身发展的工作和生活模式。在此过程中,既稳固了吴某的正向社会系统,也实现了吴某的自我增能。

八、总结反思

吴某在社区矫正期间,司法所的工作人员曾告诉社工,吴某在案发前是一个木讷文静的男孩子,平常都是书生打扮。而在社工第一天接触吴某时,其已是一个在社交方面游刃有余的成熟男子。在介入过程中,社工是在现有的环境下协助吴某促成正向改变,实现增能,没有选择引导吴某还原其原先的性格、行为方式及生活节奏,同时社工也难以判断还原吴某原先的生活方式是否为正确的选择。另外,是否存在更好的对策或选择能够使得吴某的人生轨迹走在正确的方向,这也是社工需要思考和反思的。

因此,在本案例中,司法社工主要引导吴某向正面的、积极的社会生活靠拢,使其以“亲社会”的形象逐渐回归并融入到正常的社会生活中。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