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传统正义与司法正义之辩

发布时间:2020-08-31 11:23:47     访问量:2011

本网广东广州讯(番禺区普爱社会工作服务社 傅素芳)

一、服务背景

1.陈某基本资料

社区矫正对象陈某,男,35岁,广东省雷州人,小学文化水平,身体素质良好,与妻儿一同居住在广州市。其自小在老家长大,父母、兄弟均生活在老家,因而对家乡的感情是十分浓厚,逢年过节就会回到老家陪伴家人。陈某2003年的时候就离开老家来到广州打拼,在这里生儿育女,开设公司,生活也过的较安逸稳定。2019年,陈某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

2.案件回顾

陈某表述“案件受害者”涉赌又涉毒,经常在村内捣乱、惹事。陈某与其弟弟很早前与对方“案件受害者”发生过争执,打过架。后对方基本每年都会来找茬,索要赔款。案件发生当天,“案件受害者”带着镰刀来找到自己。自己则快速跑回家中,同村的“兄弟”(陈某将同村村民统称为兄弟)见闻则上前拦着对方。突然双方发生冲突、打斗起来,自己怕出事则马上报案。陈某表述案件中对方受到轻伤,自己“兄弟”受到较重的伤害。但对方及时去了验伤,自己却一直没有关注这个事直至被警方逮捕。由于受害人仅认得自己和弟弟,因而此次事件也只逮捕了自己和弟弟。陈某表述自己全程没有参与到打斗中,但对于案件的看法,陈某认为自己认了罪就行,无谓连累村民,村民也是在帮自己,别人带着工具上门,暴力行为是无法避免的了。

二、问题预估/需求评估

经过风险的分析评估,陈某在个人认知方面存在较高风险。具体体现为陈某认为本次犯罪行为是应急、无可避免的;陈某认为村民也是在帮自己,自己认了罪就算了不要连累村民这两方面。陈某对于暴力解决问题存在认可的态度,其次缺乏对自身认罪行为所带来的法律责任的思考。

由于陈某表示“受害者”每年都会来到自己老家找茬,陈某与“受害者”仍有被动接触可能。如若陈某继续以“暴力解决问题是无可避免”的认知来支配其行为,则有机会再次实施犯罪行为。因而,及时引导陈某建立合理、合法的认知,以守法的态度应对突发情况显得尤为重要。

三、理论依据

根据认知行为理论,在认知、情绪和行为三者中,认知扮演着中介与协调的作用。认知对个人的行为进行解读,这种解读直接影响着个体是否最终采取行动。认知的形成受到“自动化思考”机制的影响。所谓自动化思考是经过长时间的积累形成了某种相对固定的思考和行为模式,行动发出已经不需要经过大脑的思考,而是按照既有的模式发出。或者说在某种意义上思考与行动自动地结合在一起,而不假思索地行动。在此个案中,陈某对于暴力行为的认知为应急,无可避免的,对行为存在一个认可的态度。虽陈某称说没有参与到案件中,但暴力行为发生时仍有参与的可能。同时,陈某存在认为村民在帮自己,自己认罪就算无谓连累村民的认知,进而促使陈某认罪。这样的行为归于陈某不理性的思考。

现实治疗理论认为行为包括四种组成成份:行动、思维、情感体验和生理反应,根据格拉塞的行为控制理论,从控制的有效性或容易程度来说,比较容易控制的是行动,其次是思维。因此,实现治疗把治疗过程的重点放在行动--可观察的行为上。它并非完全不理会情绪感受,但它总是从情感与行动和思维的关系、联系的角度来谈论情感。相信随着个人成功地控制其行动,情感体验也会随之改善。现实治疗依赖人的理智和逻辑能力,以问题为中心,以现实合理的途径求得问题的解决;它注意思维和行为,较少直接针对情感和情绪。强调人的自主自立,自己对自己负责这些品质的作用;个案中司法社工发现陈某的行为缺乏对其个人、家庭等因素思考,仅单从传统的村内角度进行考虑。因而,司法社工计划在跟中强调陈某从(3R)负责、正确,合乎现实三方面去思考自己行为,作出自己负责任的行为选择。

四、服务目标

1.协助社区矫正对象陈某认识自己的行为,并评价自己应对行为(从负责,正确,合乎现实三方面去评价自己行为);

2.协助社区矫正对象陈某选择负责的行为应对方式。

五、服务计划

一、前期:确定个案目标及计划,建立关系

1、协助陈某适应社区矫正的管理、建立良好的个案专业关系;

2、搜集陈某各方面的信息,确定问题和需求。

二、中期:服务目标的介入、落实

1、协助陈某认识自己的行为,并评价自己应对行为;

2、协助陈某选择负责的行为应对方式;

三、后期:评估目标达成情况,结案

1、评估目标的达成情况。

2、若个案目标达成情况良好,则结案;若目标未达成则作检视继续跟进,或进行转介。

六、服务过程

(一)介入初期,司法社工与陈某加强接触,了解陈某的社区矫正情况,与陈某建立良好个案专业的关系。初步让陈某细说更多的案件情况,了解陈某更多关于犯罪的认知。

接触初期,陈某主动向司法社工表示自己曾经因非法制造注册商标罪被宣告过缓刑,因而对社区矫正的大概任务也有初步了解。结合陈某现经营饰品类的公司情况、且陈某也为公司法人,为预防陈某再次犯罪,司法社工计划日后持续观察了解陈某的工作状况。

在起初的数次接触,陈某都会主动提起案情的情况。第一次跟进时陈某侧重描述的是关于受害者的个人情况,如对方为自小失去母亲,父亲再娶,现有家庭疏于管教,现在对方经常涉赌涉毒等;第二次跟进时陈某更多表达了自己此次被逮捕的经过、影响,自己被挂网通缉、厂房同事看着自己被抓、厂房倒闭、家庭经济周转不灵、陈某认为通过层层的司法程序自己会被羁押的时间更长因而直接认罪等;陈某的倾诉欲望强烈,起初的面谈都会以陈某的主动倾诉为主。

在陈某的表达中,司法社工了解到陈某认罪的综合原因。司法社工同理陈某遭遇对方找茬时的无奈及作为家庭经济支柱的压力。同时,司法社工也从陈某的表达中聆听出陈某被刑的委屈情绪,及时给予关怀支持。陈某与司法社工建立较好的信任关系。

(二)介入中期,司法社工着重于与陈某共同探讨此次的行为,引导陈某认识到自己的负性认知;协助陈某以负责,正确,合乎现实三方面去评价自己行为,以选择,设计负责任应对行为。

1.共同探讨此次的行为,引导陈某认识到自己的负性认知。

司法社工与陈某针对“遭遇别人找茬上门暴力回击是否为最好的应对办法”展开讨论。陈某展示自己当天被追上门的照片及对方因抢劫被暴打的视频,陈某表示当天对方带着一把大镰刀上门,暴力行为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了。司法社工问到为什么只能使用暴力行为不能通过法律途径呢?陈某激动的表述出在案件的冤屈之处,向司法社工展现了对方因其他犯罪而造成的伤害被纳入此次伤情鉴定的视频。司法社工与陈某对质:“那如果你们也及时去验伤,是否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陈某则表示受伤举证需要所有的证人都到派出所,自己不是那种骗吃骗喝的人,而且如果一起去举证则和这些混混一样,会被村民所取笑。司法社工了解被取笑的原因是小混混经常坑蒙拐骗,大家都懒得和他计较,自己和他去争论去验伤赔偿,这样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司法社工问到能否寻找更好的途径去应对事件,陈某极力澄清表示对方长期因犯罪而被羁押,但每次都很快放出来再来自己家找茬讹钱。法律是没有用的。同时,陈某多次重复此次通过暴力手段应对是最好的方式,对方也不敢再来,因为对方讹钱的前提下也是要保命的。

司法社工与陈某针对“涉及犯罪时舍己为民是否为最好的方式”展开讨论。陈某表示在被拘留释放后,自己被大批村民迎接,自己觉得很自豪,也不后悔。

司法社工评估陈某不合理的认知受家庭教育、村内风俗所影响,陈某认知顽固而有独自的逻辑。陈某甚至认为村内的暴力抗击行为为正义之举,这是司法途径并不能达到的,从而也表示了自己不相信司法途径,不相信法律。司法社工及时调整计划,希望通过引导陈某认识“行为可能带来的风险”反思个人行为,从而降低其再发生暴力犯罪行为的可能性。

2.协助陈某以负责,正确,合乎现实三方面去评价自己行为。

司法社工结合其家庭角色,陈述行为可能带来的其他影响,如个人影响、对子女发展影响等。陈某表示对自己并没有影响,但当司法社工提到对孩子当兵的影响时,陈某也有陷入沉思一段时间。随后司法社工也与陈某妻子接触,发现陈某妻子对其村文化的认同度极低,表示自己丈夫在婚姻上、育儿观念上都受了其村内文化的极大影响,自己也因这些观念、事情与丈夫经常发生争执。对于案情的事,陈某妻子没有表述太多自己的想法,更多表述了孩子对父亲的行为并不知情,由于场地局限性(孩子都在场)司法社工也没有继续了解。

在分析评估过后,司法社工以村文化与本土文化为介入点,让陈某重新看待此次的行为。在文化的探讨时,陈某表示自己老家的确暴力行为是比较多,自己带回去的朋友都被吓跑了;同时陈某表明两个地区的文化影响的确会有不一样,假设这件事发生在番禺也可能会有不同的结果。经过讨论,陈某得出“番禺有这样的不同,从地区的发展来说是因为法律的约束力强,因而大家遵守法律,促进着地区的发展”这样的结论。至此,陈某的想法慢慢有所改变,慢慢质疑村内的传统正义的表达方式所带来的影响。

陈某结合了自己村内的改变作出分享。陈某表述以往家乡的社区矫正都是很随意的,这次回去也感觉多了很多年轻人专门负责,办事也正规了很多。司法社工进一步引导“社会不断发展,所有事情都在发展,你若认同法律存在的意义,更应该去履行实践,慢慢的使自己的家乡更好,而不是单纯顺着家乡的传统正义的方式而行。”陈某澄清自己是一个踏实的人,不支持暴力的人,其实回到老家也会主动开导村里朋友思想工作帮助他们有更好的改变。

司法社工从地区发展不同延伸到法律的约束的重要性,重申了司法正义的重要性。陈某慢慢的认同,决定改变自己的传统正义思考方式。

3.选择、设计负责任应对行为。

司法社工与陈某回顾每次谈话陈某的变化,并与陈某梳理出对于此次行为评价影响,其中包括子女影响,妻子影响,公司影响,家乡的发展影响等等。陈某也承认了但也表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没有后悔药吃。司法社工引导陈某思考如果陈某回到老家中再遭遇这样的事情会有怎样的应对方式。陈某认为自己可以通过:1.增加在家陪伴家人或看书的时间,减少因外出而相互遭遇的机会;2.不参与弟弟与村内的人赌博聚会等,减少与这类群体的接触;3.尝试改变村内熟人的想法,提倡不再以暴制暴,但因村内的人已习惯这种行为方式较难改变,如无办法只能遇到就尽量避开。

(三)介入后期,与陈某回顾个人的转变,巩固个案成效,结案。

司法社工观察到现在陈某的生活也慢慢恢复正常:1.陈某的厂虽然关闭了,但也会将货品放回家中通过网络渠道销售或直接对接厂家销售,经济收入也相对稳定,同时陈某也表示现在做生意时很小心,不会再触犯法律;2.陈某的弟弟(同案)也准备过审,心理压力也减少了;陈某表述了以后应该利用法律渠道去更好的应对别人上门暴力找茬的情况,尽量少参与到这种事情之中。最后司法社工了解到本案的受害者因抢劫罪已被判处监狱刑,陈某的卷入这种纠纷的几率也随之降低。

七、服务成效

1.陈某法律意识有所增强。陈某从开始认为暴力对抗为最有效的途径,到后期意识到司法途径才为长久有效的方式,推进村内进步的方式。陈某也表述自己再次遭遇此类型的找茬行为会尽量规避并尝试引导身边的同伴不要暴力应对。

2.客观评价自己的行为。陈某从犯罪认罪行为可以收获到村民的肯定、自豪,到陈某认识到其他负面影响,如对家庭的经济影响、子女影响、甚至对村内发展的影响。

3. 陈某能总结出自己负责任的行为选择。如减少外出多在家陪伴家人或看书从而减少接触机会;不参与弟弟与村内的人赌博聚会等减少与这个群体的接触;尝试改变村内熟人的想法不再以暴制暴,如无办法改变或偶尔遇到,就尽量避开。

八、总结反思

(一)服务经验:在服务跟进时,司法社工发现陈某存在较多不合理的认知。经过介入发现陈某认知较为顽固;因而司法社工及时调整方向更多的从行为本身出发进行探讨,明显更能被陈某所接受。在此次个案服务中司法社工明白到个案的开展方式是多样的,需要选择更为合适陈某的方式非常重要。

(二)针对有委屈情绪的服务对象,司法社工需加强共情的能力。有部分陈某仅需你的倾听,他的委屈情绪则可得以缓解;而有部分陈某在你的共情下更能接受你的分享或建议。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