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浅析《社区矫正法》在运行过程中存在的困难

发布时间:2020-09-24 08:02:54     访问量:541

本网宁夏吴忠讯(红寺堡区司法局 王娟)

《中华人民共和国社区矫正法》作为我国第一部全面规范社区矫正工作的法律,它的颁布及实施,全面总结、提炼了十七年来社区矫正工作改革、发展、创新所取得的成果和积累的经验,进一步确立了社区矫正制度的法律地位和基本框架,强调了社区矫正工作要坚持监督管理与教育帮扶相结合原则,体现了专门机构、部门与社会力量相结合的原则,明确了坚持依法管理与尊重和保障人权相统一的原则;在完善社区矫正制度、推进社区矫正工作高质量发展,健全我国刑事执行制度、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深入贯彻落实全面依法治国基本方略、保障公正司法等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但在实际工作的开展过程中,也遇到许多困难,现结合红寺堡区社区矫正工作实际,谈几点不成熟的看法。

一、红寺堡区社区矫正工作的基本情况

1、规范管理制度,建立健全管理模式。红寺堡区司法局构建了社区矫正“三段六步式”工作模式。并严格按照《社区矫正法》相关规定承担起各项管理工作。

2、采取“源头链接,多方管控”的管理机制。社区矫正对象由司法局、司法所管理为主,依托法院、检察院、公安局、社区矫正对象家人及亲属、基层组织等多方管理为辅的联动机制。

3、多部门密切配合,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在法院、检察院、公安、等相关部门设立联动协调工作小组,分工负责,抓好矫正前期交接工作。定期召开联席会议,资源共享,分析、研判社区矫正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4、积极探索“人文关怀”的矫正工作理念。以“人文关怀”为新的矫正理念,从心灵上感化社区矫正对象,使他们更好的适应社会。

5、分类管理,宽严相济。按照严管、普管、宽管的分类标准施行有效的管控措施,为其制定个性化的矫正实施方案,提高教育矫正质量。

二、当前社区矫正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新时代,新要求。在《社区矫正法》的规范下红寺堡区社区矫正工作取得了较好的成效,但由于社区矫正机构未设立、后续的《社区矫正法释义》、《社区矫正法实施办法》及地方性细则和规定标准跟进不及时,上级部门对基层社区矫正工作业务指导的缺乏,在没有形成一套成熟运作模式、没有可借鉴的成功经验的情况下,笔者认为目前社区矫正工作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还存在一些困难。

1、法律规定过于笼统、含糊

例如:《社区矫正法》第二章第九条规定:“地方人民政府根据需要设立社区矫正委员会,负责统筹协调和指导本行政区域内的社区矫正工作”。这样笼统、含糊的规定容易产生误解,不利于社区矫正工作的开展。

一是地方人民政府认为不需要就无需设立社区矫正委员会?就不指导本行政区域的社区矫正工作?

二是对社区矫正委员会设立的标准没有统一规定。有的社区矫正委员会主任是当地政法委书记,有的是县长、区长,有的是常委、党委书记等。由于没有硬性的规定,导致在实际工作协调中各部门推诿扯皮。

三是《社区矫正法释义》及《社区矫正法实施办法》与本法的衔接跟进不及时。《社区矫正法》和《社区矫正法的释义》没有同步跟进,上级部门未对社区矫正工作人员组织培训,致使社区矫正工作者对一些规定拿捏不准。

四是社区矫正机构未成立,但工作还需开展。从程序上讲现某些社区矫正工作的开展不合乎《社区矫正法》之规定。若出现问题谁为社区矫正工作者买单?机构未成立司法局无权委托司法所开展一些工作。使得基层司法所不作为不敢作为、社区矫正科室工作人员的工作量大。

五是《社区矫正法》规定了司法所受社区矫正机构的委托开展相关工作。但各地区社区矫正机构未成立,《社区矫正法实施细则》没有下发,到底要给司法所委托那哪些事项,哪些事项又不该委托,没有明确的规定。使得司法局在实际工作推进上显得相当尴尬。

2、缺少有力的社区矫正工作抓手

《社区矫正法》及《社区矫正法实施办法》从工作流程到人员管理、纪律要求、矫正对象的考核管理、各类表格的填写,都有所规定,但这些制度规定要与实际相结合,必须要在工作实践上下功夫。

一是受法院、检察院的委托,社区矫正机构要对被告人进行调查评估。在实际调查评估过程中对被告人情况分析不好掌控。在调查评估的内容上,仅仅局限于对被告人所犯的罪名、主观过错、犯罪后的态度进行简单的概括。由于没有有力的抓手,不能准确了解到被告人的性格、过去经历、人际关系以及为什么会走上犯罪道路的原因等,使得评估获取的信息内容简单。

二是实践中社区矫正方案内容死板,不灵活,体现不出个别化矫正。例如:在监管措施方面,要对社区矫正对象的特点及犯罪的原因等进行全面分析,考虑其工作经历、教育背景、心理需求、精神状况及个人成长经历等,针对性的采取不同的社区矫正监管措施。现实中由于多种因素的存在,社区矫正对象的矫正方案基本一个司法所就是一个模式。

三是《社区矫正法》第三章第十八条规定:“社区矫正决定机关根据需要,可以委托社区矫正机构或者有关社会组织对被告人或者罪犯的社会危险性和对所居住社区的影响,进行调查评估,提出意见,供决定社区矫正时参考。”但绝大多数情况下,社区矫正决定机关(检察院、法院、公安)对当地司法局提出的意见(被害人或者罪犯不适宜社区矫正)不予采纳。例如2019年我局受当地法院委托对一名被告人进行调查评估,当时给与法院的委托调查评估函的意见是继某不适宜社区矫正,重新犯罪的可能性极大。法院不予采纳,后期在矫正期间该社区矫正对象重新犯罪。这不仅浪费了司法资源,而且打击了社区矫正工作人员的工作热情。评估与不评估都是一个样,法院、检察院对调查评估建议都不予采纳,那么所谓的调查评估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四是《社区矫正法》第五章第三十五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通过多种形式为教育帮扶社区矫正对象提供必要的场所和条件,组织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教育帮扶工作。”由于没有硬性规定和要求,各成员单位履行职责的考核机制不健全。在社区矫正工作开始阶段,有的职能部门对这项全新的工作不熟悉、不了解,存在着配合不到位或者配合比较勉强的状况。在社区矫正对象实施矫正过程中,存在着社区矫正各项工作全部由司法行政一家来“唱独角戏”的窘境。

3、矫正工作队伍建设薄弱

《社区矫正法》第二章第十条规定:“社区矫正机构应当配备具有法律等专业知识的专门国家工作人员,履行监督管理、教育帮扶等执法职责。”实际中由于各地的社区矫正机构未成立,司法编制有限,工作人员身兼多职。加之社区矫正工作者老龄化日趋严重,导致矫正工作队伍建设薄弱,心有余,力不足。

三、浅谈对做好当前社区矫正工作的建议

社区矫正工作是一项发展中的新生事物。我国的社区矫正,是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项重要制度,是立足我国国情和长期刑事司法实践基础上,借鉴吸收其他国家有益做法,逐步发展起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非监禁的刑事执行制度。笔者认为,要做好当前社区矫正工作,需要理顺以下几点:

一是要理解社会力量广泛参与是社区矫正区别于监禁矫正的显著特点。在工作力量上,既要有专职执法队伍,又要广泛动员社会工作者、志愿者、社会组织等各种社会力量。这就需要当地党委政府发挥好统一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的作用,增设社区矫正工作人员编制,定期不定期召开社区矫正工作联席会议、充分调动社会各方面资源、依靠基层组织和社会力量开展社区矫正工作。

二是要明确社区矫正工作中,监督管理是基础,教育帮扶是核心的工作理念。社区矫正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社区矫正机构可以根据社区矫正对象的个人特长,组织其参加公益活动,修复社会关系,培养社会责任感。本法的最终目标是为了促进社区矫正对象顺利融入社会,预防和减少犯罪。所以今后社区矫正工作的重心要由监督管理向人文化关怀转变。

三是要抓好社区矫正教育基地、就业基地的建设。建设社区矫正基地、就业基地是提升教育帮扶工作水平的重要途径,也是社区矫正对象融入社会的桥梁和纽带。将符合条件的社区矫正对象安置在社区矫正基地,不仅能最大限度减少他们回归社会后无业可就的现实困难,而且可以帮助他们树立信心、重建自尊、增强社会责任感,培养自律意识和法制意识。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