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关于对浮山县社区矫正工作中职务犯罪案例的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2016-04-13 13:28:10     访问量:632

来源:浮山县人民检察院 作者:栗晓克 付  蓉

2013年10月26日,浮山县北王乡司法所负责人张某因多次向本辖区内部分矫正人员索要财物,被浮山县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基本情况如下:

 一、 案件事实及诉讼过程

个人情况:张某,男,1985年4月16日出生,汉族,中专文化,浮山县米家垣人,2012年9月任浮山县北王乡司法所负责人。

案件事实:2012年9月份的一天,张某收受社区矫正人员王某送的“芙蓉王”牌香烟一条;2012年10月份的一天,该张打电话向在外打工的王某以借的名义向王索要500元钱,并给王某发了自己的邮政银行卡号,后王某给该张的邮政银行卡存入300元钱。该张用于个人消费。

2012年11月份的一天,被告人张某打电话给社区矫正人员葛某向其索要500元钱,当天下午,葛某在本县城西加油站旁将300元现金给了该张,该张用于个人消费。在此前一次社区矫正人员例行报到时,该张还收受了葛某送的“芙蓉王”牌香烟一条。

2012年12月份的一天,被告人张某打电话给社区矫正人员薛某向其索要500元钱,当日薛某将身上的250元现金送至在本县城如意园宾馆等候的张某手中,该张用于个人消费。几天后,该张又打电话向薛某索要500元钱,因薛某说没钱,未果。

2012年12月份的一天,社区矫正人员靳某到本县北王乡司法所报道时对张某表示,其春节后想外出打工,请张帮忙,该张当即提出靳某给其2000元钱,几天后该张在本县北王乡南庄村村口,收受靳某给的2000元现金,用于个人消费。

2013年2月上旬,被告人张某打电话给社区矫正人员张某以借的名义向其索要200元钱,张某便将200元现金送至本县北王乡司法所该张的办公室,该张用于个人消费。

2013年2月17日,王某到张某家,该张称:“按规定你不允许外出打工,要想出去的话,我必须到上面去疏通一下,你准备1000元钱。”王说“我回去跟家人商量一下”。当天下午,张某收到王某的短信:“张所,我外出打工一年不回来,你们也别找我,你看到底需要花多少钱,我一次性给你。”该张回短信:“需要3000元钱”。后张某又给王某打电话说:“3000元不多,也就是你一个月的工资”。王某说:“能行,我要准备一个星期,随后你跟我父亲联系”。之后,张某多次打电话向王某的父亲催要,因王某家庭生活困难,也不愿意给钱,于2013年2月18日向县纪委举报。2013年2月24日张某又给王某打电话要钱,王某说:“家里困难,先准备了2000元,你先拿上,剩余的1000元过几天给你,晚上你到我家来拿”。晚上7点多,张某到王某家拿钱时,被本县纪监委和本县检察院侦查人员当场查获。另查,被告人在本院开庭审判前退缴全部赃款3050元。

诉讼过程:张某受贿案于2013年3月20日被浮山县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2013年8月19日提起公诉,2013年10月26日被浮山县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二、我县社区矫正工作的基本概况

我县社区矫正工作2009年3月启动,2011年12月正式由公安机关移交给司法局管理。社区矫正工作启动后,先后下发了《关于全面开展社区矫正工作的通知》、《关于成立浮山县社区矫正工作领导组的通知》等文件。在司法局增设了宣教股、矫正股,对7个乡镇司法所进行充实,增补人员20多名(大部分为公益性岗位)。在185个村委会及城市主要社区设立了监督帮教小组,同时亦成立了社区矫正突发事件处置小组,从上而下形成了较完善的组织网络。

截止2014年2月底全县社区服刑人员76名,累计接收154人,解除矫正78人,其中:缓刑72名,暂予监外执行4名。

社区矫正工作开展以来,根据《山西省社区矫正实施细则(试行)》制定定期走访、抽查、开展例会、汇报等各种制度21项。对社区矫正人员及管理人员进行法制教育80余次,召开各种碰头会议17次,接受上级机关及人大、政协、纪检、检察等部门监督检查20余次。在促进社区矫正开展及预防职务犯罪方面都取得一定社会效果。

三、该案中暴露出的特点

1、当事人“胆大”、“有恃无恐”。

从本案中不难看出,2012年9月张某任的司法所负责人,当月就收受他人财物“芙蓉王”香烟,并打电话向矫正人员索要钱款得300元。意识恶劣,行为胆大,可见法律法规、法纪在张某个人心中的位置,置若罔闻。

2、收受、索要钱财行为“高频率”。

张某从任负责人开始到2013年2月24日,共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3650元。其中主动收受财物2次,打电话,欺骗索要达11次。可以说每月都在索要钱财。而且涉及矫正人员6名,北王乡辖区内共有矫正人员 13 人,收受、索要过的人员占全部矫正人员的比例是 46 %。

3、数额有大有小“来者不拒”。

张某收受钱款最大额是2000元,而最小额是250元。从250元都要可以看出该张对钱的那种贪欲、私欲多么重。具调查,张某为公益性岗位人员,月收入500元左右,而且个人有花天酒地,肆意挥霍的癖好,生活时常拮据。这也正是诱发他肆意索要钱财的一个因素。

四、发生该案中存在的问题和漏洞。

1、选择管理人员工作有瑕疵。

开展社区矫正是服务社会,维护稳定的一项重要管理工作。好的管理队伍,管理机制,是保证社区矫正工作顺利开展的有效途径。但从我县矫正工作来看,公益性岗位人员20名,占全县矫正工作管理人员 85%。而且这部分人最高文化水平是大专,文化素质,法律专业知识低,年龄亦偏小。作为张某更是带病上岗,据查看档案,张某在任司法所负责人前,2012年6月25日,因故意伤害罪被县检察院决定不起诉,刚刚做了刑事司法处理。这样一个人被任命为北王乡司法所负责人,负责社区矫正工作,可想而知工作怎么能做好,怎么能保证不出问题!

2、工作务实性、有效性还有待进一步加强。

社区矫正工作是一项刚刚起步工作,许多工作还处于薄弱环节。特别是社区矫正管理监督工作,监督机制缺乏,或有监督制度但落实不到位现象依然严重。就张某受贿案看,张某向多人索贿、受贿长达一年多时间,在这一年多时间内,我们有关监督机关,如司法局、乡政府、包括专业监督部门检察、纪检,下去检查了几次?走访几次?如何检查? 走访的工作是否细致? 在这些环节上都反映出实体工作中的粗心,程序工作中情况反馈渠道的不畅,形式主义,应付等思想问题。

3、社区矫正工作中的不合理性需进一步完善。

社区矫正是一项规定时间、规定空间、集中力量、集中精力进行教育改造的工作。但在这些方面都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根据《山西省社区矫正实施细则(试行)》等有关法律规定。社区矫正,社区指的就是居住地,居住地又分短期居住地和经常居住地及工作地。有关部门在确定居住地时常常把握不准,而又缺乏认真实际了解,往往是把居住地一并简单归到了户籍所在地,这样增加了矫正管理的难度,而且又加大了矫正人员所承担的成本,不利于管理、不利于改造。据了解,有相当一部分社区矫正对象户籍地与经常居住地,经常居住地与工作地互不一致现象。有关部门在管理外出人员,建立暂住档案、暂住证方面还很不到位,这样给社区矫正工作带来一定挑战。

五、对加强社区矫正工作、预防职务犯罪几点建议和对策。

张某受贿案,之所以他有受贿的空间,真是基于他的几项权力。一是对社区矫正对象表现的评估;二是对社区矫正对象活动范围的监管;三是对外出务工社区矫正人员的审批。只有了解了这些情况,我们才能更好地开展监管和预防工作。经过我们在这方面的综合分析、研究、提出以下对策和建议:

(一)完善规范管理机制。

社区矫正工作是一项内容丰富,程序严格的工作。它有调查评估、动态分析、考核奖惩、教育改造等几项工作,这些工作要建立完善的制度。重点在强化落实。例如社区矫正工作人员外出务工的,必须认真履行逐级审查、审批手续。将材料审批与实地调查相结合,将完善手续与讲求实效相结合,将依法办事与关爱友善相结合,真正把社区矫正工作做好,做实。使其在工作中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办事公平、公开、公正。同时与务工地的司法机关建立协作工作联系,共同监督、关心异地务工社区矫正人员的工作和生活,使我们这项工作更加突出人性化。这样以来才有利于社区矫正人员更好地融入社会,改掉恶习。

(二)不断强化“两个监督”。

监督是很好的防腐剂,这是全社会上下多年来的共识。我们如何监督?怎么监督?这是工作的重点。在监督方面主要有专业监督和社会监督两个方面,专业监督主要指的是内部上下监督机制、检察监督机制、纪检监督的机制等。社会监督包括社区监督、人民群众的监督、网络监督等。据我们调查,这几年在专门监督上,有些地方成立了社区矫正检察室(工作室),有些地方配备了高科技手段等。这些工作方法方式的创建都大大促进了社区矫正的管理工作。不容置疑,在社会监督方面,我们也要大力开展,创造平台、创造环境。例如有些地方在社区设立了举报箱、公布了举报电话(或将纪监检察部门联系电话或联系人名单直接发送到社区矫正人员手中),这些都是很好的措施,我们要大力提倡,不断改进。

(三)加强队伍的管理和教育

社区矫正工作虽然起步晚,但它的重要性很大,我们不能因为工作之任重繁琐,在工作机制、队伍建立上存在放松思想。特别是在社区矫正工作管理人员的选用选拔上,除了公开招聘以外,一定要认真负责,做到有原则、有要求、文化能力高,政治素质强、健康向上。平时要不断开展各种管理和教育活动。对发现问题及时纠正、及时查办。这样才能确保我县社区矫正工作顺利有序开展。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