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社工案例系列之一:摆脱精神困扰 回归正常生活

发布时间:2016-10-21 13:08:01     访问量:706

楚门天宜社会工作服务社   陆浩

 一、 个案背景
 张某,男,34岁,中学文化,社区服刑人员,接案时即将解除社区矫正。司法所转介,所长反映案主受夫妻感情困扰,情绪波动很大。
案主背景资料表:

二、问题分析
 (一) 理论视角
  社会互动理论,社会互动理论强调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相互的沟通、理解及支持对个人的发展的重要性。伯吉斯、哈维格斯等人的活动理论也强调,社会互动对每一个人都有同等价值。个人的角色建立在工作、婚姻和与社会联系及社团参与的基础上,如果失去工作、家庭和社交活动,又不能在其他地方找到替代角色或建立新角色。这种情况无论是自愿还是所迫,最后终将导致其放弃身份,社会价值及自我形象也会变得模糊。针对案主的这些情况,社会工作者希望多鼓励及积极采取各种方法,扩展服务对象的社会交际面,增进家庭成员之间的良性互动,提升其社会互动的能力。
  (二) 问题分析
 在建立了初步关系后,社区矫正工作者为了更加深入了解案主,对服务对象做了风险评估。从对象的犯罪类型、基本情况、受教育程度、个性特征及心理素质、对社会的评价等等进行评估。案主受精神困扰特别严重,逐渐出现幻听幻觉,并已经爆发出精神失常行为,属于高度风险个案。另外案主的支持系统非常差,由于案主从未参加过工作,所以案主没有同事或朋友的支持,案主出事之后,以前的朋友基本不再案主联系。案主的父母亲忙于生意,无暇顾及案主。案主的弟弟同案主同住,但案主的弟弟整日沉迷网络游戏,也是从来不出去参加任何工作或社交活动。案主同妻子已经分居两年,目前又在闹离婚,案主接受不了离婚的现实。
当下最迫切的是要尽快疏导案主的情绪,缓解案主的精神压力,避免案主的精神状况加重。然后,通过家庭重塑和不断的辅导,引导案主接受离婚的现实,让案主明白离婚并不代表世界末日,以及协助案主分析离婚后的各方面安排。最后,鼓励案主走入社会,正常就业和生活,经营好自己的家庭和事业,实现自我,获得尊重。
 三、协议个案目标与服务计划
 (一)目标
 1. 疏导案主的情绪,缓解案主的心理压力。
 2.引导案主接受离婚的现实。
 3.陪同案主度过人生艰难期,顺利通过社区矫正。
 4.重塑案主的家庭和支持网络,鼓励案主回归正常生活。
 (二)服务计划
 第一步:与案主建立关系,搜集案主的资料,倾听案主的感受,对案主进行全方位的接纳;
 第二步:疏导案主的情绪压力,深入了解案主的心理感受和问题成因;
 第三步:根据问题成因,引导案主去分析现存的困扰,和案主一起去面对现实和问题;
 第四步:鼓励案主走入社会,重建支持网络,获得尊重,实现自我。
 四、服务过程
第一次见面——案主很痛苦
初次和所长一起到案主家里去家访,一进门,就见到愁容满面的案主,房间显得特别乱,案主的28岁的弟弟在旁边的屋子里玩电脑游戏。可能是因为案主家人和司法所工作人员在场,案主显得少言寡语,于是,社工建议和案主一起去楚洲文化城走走,案主欣然同意。临走前,司法所所长和案主父亲特别交待,案主精神状况非常严重,需要时刻留意。
在走向楚洲文化城的五分钟路途中,社工与案主几乎没有任何交流,案主一直愁眉苦脸,情绪比较差,一直保持沉默。有几个街坊会和案主主动打招呼,但案主好像不知道一样头也不回径直往前走,仿佛这个世界只有案主一个人存在。在文化城的桥头,有个年轻男子甚至直接拍了案主的肩膀一下,案主仍然没有任何回应。社工问及案主是否认识刚才的那几个和他打招呼的人,案主说不知道,社工也不便多问。
到达文化城之后,社工找了一个安静的公园长椅和案主一起坐下,案主仍然保持沉默,眼睛时而低头时而看向远方。我就静静地陪案主坐着,懒懒地晒着太阳,不断观察案主的神情。案主显得很痛苦的样子,紧皱眉头。
几分钟后,案主终于开始说话了:“你是司法所工作人员吗?”
社工回答:“我不是司法所的工作人员,我是社工。”
案主:社工是干嘛的?你找我什么事情?
社工:我是来陪你聊天的。
案主沉默了一会儿。
案主: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喜欢拿别人的东西,所以后来才会慢慢走向犯罪的道路被判刑。
社工:每个人都会有犯错误的时候,只要知错就改就好了。
案主:我是不是很没用?
社工:为什么你要这么说?
案主:是我对不起我老婆,结婚十年来,我对她伤害太多,我从来不去参加任何工作。但是她现在要离开我,我真的很难受,我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我不能没有我老婆。(案主的眼泪开始在眼睛里打转)
社工:你刚才说到,你对你老婆伤害太多,是指哪些方面的伤害?
案主:我对不起我老婆,我不想说。(案主摇头,眼睛紧闭)我们再走走吧?!
社工:好的,不如我们上楼去房间里坐下来聊?(案主点头同意)
社工上楼后带案主进了小活动室,案主找了一个靠近墙角的位置,社工也随他坐了过去。社工招呼案主先坐一下,社工帮案主倒了一杯水,案主没有表示感谢,继续沉默。
社工:不如我们换个话题,聊聊你小时候好吗?
案主想了一会儿说道:小时候父母生意都很忙,自己结交了一些不好的朋友,慢慢地学坏了。我曾经交往过很多女朋友,现在的老婆是我最爱的,是我太伤害她了。
社工点头。
案主:我十几年前吸毒被抓进去戒毒所,有钱就去赌。我对不起她。(案主非常痛苦和难受的样子,不愿再往下说)
社工:你的意思是你觉得你自己对你的老婆孩子伤害太多,所以无论你老婆做出什么选择,你都会同意她?
案主:只是我心里难受,我舍不得我老婆。
社工:那你有没有做出什么行动上的改变来挽回你老婆?
案主沉默,想了两分钟。(其中一分钟左右是趴在桌子上)社工在此期间保持安静,静静地等待。
案主:我想出去走走。
社工:好的,我陪你一起。
案主:不用了,你还有其他工作。
社工:我今天不忙。
社工与案主一起下了楼。
下楼之后,案主表示想回家。于是社工陪同案主一起步行回家(大约5分钟,全程安静,社工与案主都没说话)
回到家里后,案主的父亲表示感谢,案主回到房间说想睡觉,于是社工说改天再过来,让案主先休息。
第二次见面——让案主明白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他更痛苦的人
接案后的第二天,社工正好要前往东西村放电影。考虑到案主的精神状况,整天待在那种家庭环境里面不利于他的改变,于是前往案主家里问及案主是否愿意和社工一同前往敬老院探望老人家。案主很好奇,马上答应了社工。
快到东西村的时候,案主表示这个村子他很多年前来过,那时他是过来这边收高利贷,还在这边为了以前的女朋友跟别人打过架,不过那次打架最终是自己吃了亏。
到达敬老院之后,案主跟随社工一起去逐个逐个房间探望老人家。到达二楼的第一个房间,看见一位阿婆很吃力地行走,手里端着一盆水去卫生间倒掉,案主赶紧跑上前去帮助阿婆,在倒水之后,案主还把水盆清洗干净并放回原来的位置,阿婆非常感谢。
    在三楼的一个房间探访一位睡在床上的中风瘫痪老人,老人家握着案主的手,迟迟舍不得放开,眼睛里全是感动的泪花。从房间离开之前,趁我不注意,案主悄悄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70元钱放进老人的抽屉,不过还是被我发现了。我对他的行为表示赞赏,但是我并不支持他的这种做法,因为老人家瘫痪在床,即使有钱也花不出去,我建议案主以后可以经常过来探望案主,下次过来的时候可以适当买一些老人喜欢的东西。社工和案主一起走到阳台上。
案主:我没有想到这么惨。
社工: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可怜和无助的人,你觉得你和他们比起来,你想到了什么?
案主:我们有手有脚,他们连想吃点东西都没办法。
社工:我支持你的看法。
案主:我想到了我的外婆,外婆去世之前,我也经常去看她,后来外婆去世了我每年都还回去给她扫墓。
社工:你真孝顺,你外婆一定很开心!
案主:是啊,我外婆每次见到我都给我买很多还吃的。
社工:如果你外婆在天有灵,她一定希望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当探访完所有病房,社工和案主准备下楼的时候,我们发现刚才二楼的那个阿婆正在吃一块发霉的月饼(阿婆视力很差)。案主赶紧去拿开阿婆发霉的饼干,和阿婆用方言解释了好几句。我看见案主的眼睛湿润了。。。。。。在跟阿婆解释清楚后,案主主动提出骑电动车去附近重新给阿婆买来了新鲜的月饼,还给阿婆倒了一杯温开水。阿婆一边吃着新鲜的月饼,一边夸我们孝顺(案主眼睛充满了泪花)。等阿婆吃完月饼,我提出给阿婆和案主一起拍张合影(其实只是用我低像素的手机随手一拍),出乎意外,阿婆为了要拍这张合影,洗脸、梳头、打扮,还把自己最新的衣服从箱子的最底下翻了出来让案主帮她穿上,最后,我们含着泪花隆重地拍下了这张意义重大的合影。当我把电子照片拿给阿婆看的时候,阿婆用她仅有的微弱视力,爱不释手地欣赏了很久。(我们临走时,阿婆拉着我们的手,让我们一定要将照片洗一张给她。)
在从敬老院返回的电动车上,案主坐在我身后,我故意减速慢行,和案主一起聊起今天敬老院探访活动的感受。
社工:今天感觉怎么样?
案主:心情舒畅了很多,比在家里舒服多了。
社工:你觉得这些老人怎么样?
案主:我们每个人总有一天都会老去,这些老人家真是太惨了,我从来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惨的人存在!社会需要更多关注这些老人家。
社工:我支持你的看法。
第三次见面——案主父亲颜面尽失,准备把儿子送往精神病院
这次是和案主的家人见面,由于案主之前在公众场合的“变态行为”,其父亲准备将案主送往杭州的精神病院,但是遭到案主弟弟的强烈反对。案主的弟弟认为一旦把哥哥送进去精神病院,哥哥的症状在那种环境下会越来越严重,所以案主的弟弟希望能够通过社工的帮助来解决问题。不过在社工的解释下,案主的弟弟最终同意将案主送往医院进行相关检查。后来,通过正规医院的检查,医生给案主开了很多精神类药物,但案主坚决不肯服用药物,其家人也就没有勉强让案主坚持服药。
第四次见面——案主情绪失控,公众场合突然大哭
本次见面,主要是听说案主半夜跳楼,紧急跟进。见面之后,发现案主身上确实有一些外伤,但不是特别严重,问及相关情况,案主及家人都不愿多说。于是社工邀请案主到文化城走走,案主很开心,可能是因为事情发生后,其家人不再允许案主走出家门。
一路上,案主满脸痛苦的样子,和案主聊天,案主也不愿说话。当走到文化城桥头时,案主突然蹲在地上大哭了起来,我赶紧安慰案主,蹲下身拍了拍案主的肩膀。一会儿之后,案主表示没事,但案主表示自己想回家休息,于是社工把案主送了回去。
第五次见面——案主在社工的面谈室睡觉半个小时
由于案主病情加重了些许,案主坚持不服用药物,案主家人也听之任之,于是社工只能不断紧急跟进,希望案主能够在社工这里找到安全感。见面后,案主仍然不愿多说,但是案主好像特别喜欢和社工一起出来散步。进入面谈室之后,案主看起来放松很多,简单地聊到上次的摔伤事件,其实不是跳楼,是案主半夜起来,跑到一栋古宅里面,与古宅里的一位已故老者聊天。后来被其家人发现之后,案主翻墙逃跑,不小心摔伤了。聊了大概三分钟之后,案主表示很累,想睡一会儿,社工点头同意。于是,在接下里的半小时,案主在社工的面前一直安静地睡觉,社工默默守护着案主。
第六次见面——案主和社工诉说自己之前的反常行为
该次见面,案主的精神状态明显好转,案主开始主动和社工聊及之前自己的一些行为表现。案主说自己仿佛感觉到很多灵性的东西存在,案主说被这些灵性的东西吸引,所以自己才会做了很多反常的行为。
案主:你相信鬼神吗?
社工:我不确定鬼神是否真的存在,但我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
案主:我当时真的感觉到另一个人在我身边,并不断引导我去做那些事情。包括那晚在那栋古宅,我真的见到了那位已故的老爷爷,我和他聊了很多,并且聊得很开心。
社工:那位老爷爷一定是一位值得尊重的老爷爷!你和老爷爷之前认识吗?
案主:我小时候经常到那个老爷爷家里去玩,后来老爷爷去世之后,虽然很想念他,但是那栋古宅一直没人居住,所以我不敢去。
后来,我们还聊了很多关于案主的过去,案主聊得很开心。
第七次见面——案主把孩子送来中心参加社工活动
在听说我们文化城二楼是青少年活动中心之后,案主主动将自己的孩子送来中心参加各类青少年活动,还给自己的孩子办了会员,接受长期社工服务。后来,社工把案主目前良性的变化反映给案主的老婆,案主的老婆早已心灰意冷,其实案主的老婆也是一个受害者,在经历了十年的磨难之后,她选择了放手,社工表示尊重。
第八次见面——取消诉讼离婚,案主和老婆协议离婚
最终,这对十年的夫妻没有走上法庭,而是选择了温和的协议离婚,并妥善安排了婚后的一切,包括孩子在内。案主逐渐接受离婚的现实,祝福自己的老婆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案主本人也表示为了自己的两个孩子,自己要更加努力工作。接下来,案主准备接手父亲的生意,自己经营店面。
也许,未来还有更多的挑战等着案主,但我相信案主!

五、社工反思
做社工,最重要的是接纳和陪同。即使全世界都不要案主,社工也会永远站在案主的身边,倾听案主的心灵,接纳案主的反常行为。做这个个案,社工感觉像是陪同案主一起走迷宫,直至找到迷宫的出路。在找寻出路的过程中,案主缺乏勇气继续走下去,社工就鼓励案主,给案主自信,并一直默默陪伴着案主。
生活在现实的社会环境之下,来自家庭、感情、婚姻、工作、生活等方面的压力接踵而至,每个人都生活得很累很压抑,而且,很多人的童年都过得不开心,留下各种心理伤痕。因此,当我们每个人不小心闯进迷宫,凭借自己个人的力量无法找到出路时,一定要学会寻求专业社工的帮助。
在提笔该个案的撰写时,社工又接触到另一个精神个案,那个个案由于在精神症状发病前夕没有及时寻求帮助,现在已经发展到相当严重的幻听幻觉阶段,社工已经无法进行个案辅导,只能建议强制入院治疗,非常遗憾!
我们楚门天宜社会工作服务社其实是一个平台,是一个我们努力营造是安全岛,在这个岛内,每个岛民都能享受到基本的公共服务,更重要的是,岛内的每个岛民都是安全的!所以,希望越来越多的居民能够入住我们的安全岛。

社工介绍:
 陆浩,男,任职于玉环县楚门天宜社会工作服务社,2009年毕业于南昌航空大学社会工作专业,毕业以来一直在民间社工机构从事一线社会工作服务。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