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2015届上海政法学院政法干警试点班对《社区矫正法(征求意见稿)》的修改建议

发布时间:2017-02-07 08:19:48     访问量:469

来源:上政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我们是上海政法学院2015届的政法干警试点培训班学员。我们以后主要从事社区矫正工作。此次《社区矫正法》的制定对我们以后的工作至关重要。但我们认为《社区矫正法(征求意见稿)》的部分条款,可能会影响到我们以后工作的顺利开展。为了保证社区矫正刑罚执行和服刑人员回归社会,借此广纳民言的机会,我们特此提出微薄的建议,希望你们能够关注我们这些社区矫正基层工作者的心声。

《社区矫正法》起草和审核是通过多方的努力和推动才正式提上制定的议程的,本来社区矫正立法是一件令人兴奋,激动人心的大事,因为法律界和社会界为规范社区矫正立法,完善我国的刑罚执行方式,保障刑罚执行的合理化,推动我国刑罚执行的社会化和我国法制改革的已经经过了数十年的努力。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社区矫正法(征求意见稿)》在一定程度上是对以往的社区矫正相关法律法规的一种倒退,很难体现社区矫正的优势。该《意见稿》总共有三十六条,其目的是为了正确执行刑罚,规范社区矫正工作,帮助社区矫正人员顺利回归社会,预防和减少犯罪。然而,不难发现,该法在各种实行和保障中存在各种问题。

一、 社区矫正机构的含义、性质、人员不明确

《意见稿》一直都在说“社区矫正机构”却没有详细说明社区矫正机构具体包含哪些部门机构,只是提到司法行政部门负责社区矫正,但却对社区矫正机构的性质、地位等都没有详细说明,那么一直被认为是社区矫正工作的主体各个基层司法所又是什么样的地位,值得我们思考。需要注意的是,在此之前,2011年出台的(《刑法》修正案(八))和《新刑事诉讼法》均未明确规定社区矫正的性质。2012年“两院两部”对社区矫正实施过程中涉及的实施主体、部门职责、矫正内容、矫正程序做了相关规定,但仍旧没有提及社区矫正的性质。此次,仍然没有涉及社区矫正的性质,所以说,《意见稿》一开始便暴露了其缺陷。除此之外,更值得大家关注的就是基层司法人员,他们的权利义务是什么?社区矫正工作更多的还不是要靠这些基层人员去实施,可是想想之后的实施过程中,更多的社区矫正人员,能管到他们的却是公安,而基层司法所工作人员却成了“名不正言不顺”,从本《意见稿》第十五、十六、十七条都能看出来,社区矫正机构只是公安,法院他们的辅助,并没有独立的权力。但是,事实中我们可以发现,社区矫正在实践中承担的职能是刑罚执行,对于进行刑罚执行的这样一个机构,竟然没有明确的法律地位,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位。

《意见稿》第五条:“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依法协助社区矫正机构做好社区矫正工作。社区矫正人员的家庭成员、监护人、保证人,所在单位或者就读学校有义务协助社区矫正机构做好社区矫正工作。”第六条:“国家鼓励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和社会工作者、志愿者等社会力量参与社区矫正工作。”第七条:“社区矫正机构工作人员依法开展社区矫正活动,受法律保护。”将社区矫正从业人员划分为专职的社区矫正工作人员、社会工作者即志愿者、协助执行者三大部分。但是对各部分从业人员的任职条件、招聘程序、工作职责和职权等相关内容缺乏相应的法律法规的规范,很容易造成人员的混乱,管理的不科学、不专业。于此,我们认为,应严格参照公务员录用标准录用社区矫正工作人员,公平竞争,择优录用;并要求应试者具有一定法律素质,具有掌握和监督矫正对象方面的技能,还应具备在紧急状态下处理危机的能力。同时对已任职的专职矫治工作人员也应根据需要每年组织相应的考核考试,实行优胜劣汰。在职权分配上,应将社区矫正工作人员界定为社区矫正机构中的执法人员,明确其享有专属执法权,在主要来源上应确定为受过专门矫正培训的监狱警察和基层司法人员。具体由他们负责制定矫正计划,对社区服刑人员进行接收、监管、考核、奖惩,指导社会工作者及实施办法确定的协助执行者的工作,解决社区矫正工作中的困难,并向各区县司法科或矫正办汇报工作。社会工作者是自愿参加社区矫正工作的社会热心人士,则应予以适当的补助待遇,增强其参与执行的积极性。此外,为保证质量,应明确规定由包括专家学者、知名人士、社区居委会成员、离退休干部、高等院校高年级学生等在内的社会人员组成,他们基本素质具备,可明确规定在经过一定的选拔程序确定合格并培训后持证上岗,以社会力量进行参与。

二、 《意见稿》对社区矫正管理者的保障性内容缺失

《意见稿》没有体现出对社区矫正工作者的职业保障。社区矫正作为一项刑罚执行,其面对的是复杂多样的社区矫正人员,社区矫正工作人员不仅承担了巨大工作压力,也承担了一定的风险,应该将社区矫正工作人员纳入警察编制。如果不能入警,也应建立起有别于普通公务人员的职业保障机制。对于职业保障,即包括从事社区矫正的相关硬件、经费等保障,也包括对自身因职业所带来风险保障。此次《矫正法意见稿》也有相关规定,如第七条规定社区矫正机构工作人员依法开展社区矫正活动,受法律保护。第九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将社区矫正经费列入本级政府预算。第二十六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为教育帮扶社区矫正人员提供必要的条件。但对于因社区矫正的特殊性而带来的自身职业风险没有建立相关保障体系,应根据职业情况,建立起职业保险金制度、给予相关职业津贴制度,以更好吸引更多专业人员投入社区矫正事业中。

三、 《意见稿》中惩罚措施不足

《意见稿》所体现的惩罚性和惩罚措施是不足的。《意见稿》第四章教育帮扶规定了10条帮扶措施,占了该部法律的大部分,有些人戏称为这部法律干脆叫《社区帮扶法》。社区矫正是刑罚执行这一点是无容置疑的,惩罚措施是刑罚执行所必须的,可《意见稿》中大量帮扶条款,惩罚措施不够,这都是违背社区矫正是刑罚执行宗旨的。同时,《意见稿》没有明确社区矫正机构对社区服刑人员的强制措施。只有第十三条的警告是完全不够的,应该将罚金或罚款引入到社区矫正机构的管理过程中,警告不能体现出刑罚执行的威慑力,对于部分的顽固分子,频繁收监不能实现社区矫正的目的,且程序复杂。

四、 法院、社区矫正机构权责不够明确具体

第十五条人民法院做出撤销缓刑、假释决定的,只提到将副本送达社区矫正机构而未对应当在什么时间期限送达社区矫正机构做出规定。如法院的撤销缓刑、假释的决定送达不即时,势必给各部门出现衔接不到位的现象找借口。同时,在第十七条第一款“对宣告缓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的社区矫正人员决定收监执行的,公安机关应当立即将其羁押,并移送监狱或者看守所。”中的“立即”、第十九条“社区矫正人员在社区矫正期间死亡的,社区矫正机构应当及时书面通知社区矫正决定机关、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中的“及时”和第二十四条第一款“社区矫正人员脱离监管的,社区矫正机构应当立即组织查找,有关单位和人员应当予以配合协助。”中的3个“立即”,何为立即?何为及时?与本法第十一条中的1个“3日内”、4个“10日内”比较,第十一条明确了执行地矫正机构、社区矫正人员、公安机关和监狱或者看守所的工作时间,这使得各相关机关的权利行使义务明确。像在第十五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和第二十一条中这样,如果没有准确的时间规定,那这样的法条也只是一句空话,经不起实践工作的检验。这也是实践部门对法条理解发生分歧的主要原因,这样的模糊规定会大大降低法律的确定性和可操作性,导致难操作、难落实、难追责。  

五、 立法技术有瑕疵

立法活动中离不开立法技术,立法技术是立法活动中所必须遵循的方法和技巧。一个部门法的质量,很大一部分取决于立法技术的高低,立法技术高,能使立法意图、目的、任务、指导思想等,明确无误、清楚合理地表达出来,从而有利于执法、司法、守法和法的监督。在《意见稿》中,有一处非常明显的错误。第十条“社区矫正决定机关”有其明确定义即“判处罪犯管制、宣告缓刑、裁定假释、决定暂予监外执行的人民法院和依法批准罪犯暂予监外执行的监狱管理机关、公安机关(以下统称社区矫正决定机关)”。从这一条可以看出人民法院、监狱、公安机关三个部门同称为社区矫正决定机关。但在第十六条第二款中这样写到“社区矫正决定机关决定收监执行的,应当将收监决定送达社区矫正机构,同时抄送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该条又将社区矫正决定机关与公安机关并列。此处是明显的语法错误。

社区矫正作为非监禁刑是刑罚发展的趋势。《社区矫正法》是顶层设计的重要一环,对未来社区矫正工作具有指导性意义。希望即将出台的《社区矫正法》能够考虑到我们基层工作的心声。祝愿社区矫正工作在我国能够不断创新,开创中国特色社区矫正制度。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