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对我国社区矫正对象称谓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7-05-08 23:41:20     访问量:339

来源:中国民商法律网

  目前,我国(本文指中国大陆地区)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对社区矫正工作的对象的命名尚无统一,其主张主要有二:一是以北京大学法学院高铭暄教授为代表,主张的称为“社区矫正人员”;[1]二是以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院吴宗宪教授为代表,主张的称为“社区服刑人员”。[2]“名称者,别彼此而检虚实者也。”[3]故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4]笔者认为对社区矫正工作的对象称为“社区矫正人员”较妥,其理由如下:

  一、名副其“时”。吴宗宪先生认为,“社区矫正人员是社区矫正工作有了较大发展的情况下新出现的一个概念。”虽早期文献中有人使用这个概念,但受2012年1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使用这个概念,但受2012年1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的《社区矫正实施办法》中采用“社区矫正人员”概念的“巨大影响力”,“社区矫正文献中涉及社区矫正工作的对象时,纷纷放弃原来使用的‘社区服刑人员’和‘社区矫正对象’等概念,几乎一边倒地使用了‘社区矫正人员’概念。不仅在带有官方色彩的领导讲话、工作简报、相关规定、媒体报道、出版物等文字中,大多使用“社区矫正人员”的概念,而且也影响到学术领域,此后发表和出版的很多学术文章中都采用了这个概念。”“只有少数的一些论著中”,“继续坚持使用‘社区服刑人员’的概念”。[5]任何事物都是不断的运动变化发展的,新事物不断地产生,旧事物不断地消亡。语言作为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其变化虽然不是很明显,速度并不是很快,但是受到社会使用的推动以及政治、经济、文化等因素的影响,在不断向着简练、实用、包容性强、表现力强的趋势发展着。既然“社区矫正人员”这个名称如吴宗宪先生所言,“都采用了这个概念”,这说明“社区矫正人员”这个概念语言有很强的实用性、包容性和表现力,适应时代的交际需要,并已被社会广泛接受,就没有必要“继续坚持使用‘社区服刑人员’的概念”。

  二、名副其“意”。吴宗宪先生认为,“社区矫正人员”一词欠规范(即缺乏必要的构词成分“被”),欠明了(即是指“被社区矫正人员”还是“从事社区矫正管理的人员”),如果加上“被”,语义明了“但不够简练,也缺乏专业性”。[6]语言作为社会约定俗成的表达思想的交际符号,其不仅要规范,而且要简明。何谓简明?简明就是用尽可能少的语言,传递尽可能多的信息,达到尽可能高的准确度和可理解度。如果一个语言即使缺乏必要的构词成分,但不影响简明,这样的语言在社会实践中仍有生命力的,尤其是吴宗宪先生认为“我国法律领域中存在类似的、构词成分并不完整的概念,然而,大家并没有产生误解。”[7]比如“劳教人员”一词并不完整(即构词成分完整的语言是“被实行劳动教养的人员”),然而“劳教人员”人们叫了几十年,并没有因构词成分缺失把它理解为“从事劳教工作的人员”。再如“假释人员”一词也不完整(构词成分完整的语言是“被实行假释的罪犯”),然而“假释人员”人们叫了几十年,并没有因构词成分缺失把它理解为“从事假释工作的人员”。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同样,目前,“社区矫正人员”一词并没有因构词成分缺失,被大多数公众理解为“从事社区矫正工作管理的人员”,可见它没有影响人们对其语义的正确理解。

  三、名副其“实”。表示事物名称的语言,都是概念的映像,即具有专指性。我国被社区矫正的人员,除了《刑事诉讼法》第258条规定的“对被判处管制、宣告缓刑、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依法实行社区矫正”外,还包括《司法行政机关社区矫正工作暂行办法》(司发通[2004]88号)中的“被剥夺政治权利并在社会上服刑的”罪犯。可以这样说,被社区矫正的人员虽均是罪犯,但罪犯不等于服刑人员。何以言之?一是因为宣告缓刑的罪犯,虽触犯刑律,并经法定程序确认已构成犯罪、应受刑罚处罚的行为人,但在一定考验期间内附条件地不执行原判刑罚(但对其在实行缓刑期间采取心理矫正等矫正措施,也就说缓刑不缓对其思想和行为进行矫正,这与法律实行缓刑的本意并不冲突)。既然对缓刑的罪犯没有执行原判刑罚,那么何来“服刑人员”之说?二是因为假释是对判处徒刑的罪犯在执行一定刑期之后,因其确有悔改表现,不致再危害社会,经法院裁定有条件地予以提前释放的刑罚制度。也就是说,罪犯在假释期间没有执行剩余刑罚(但对其在假释期间采取心理矫正等矫正措施,也就说假释不假对其思想和行为进行矫正,这与法律实行假释的本意并不冲突)。既然对罪犯在假释期间没有执行剩余刑期,那么何来“服刑人员”之说?可见,“社区矫正人员”的称谓要比“社区服刑人员”的内涵丰富,外延广阔。

  四、名副其“旨”。我国实行社区矫正工作的宗旨是“将社区矫正人员改造成为守法公民”。[8]要实现这一宗旨就需要由专门的国家机关在相关社会团体、民间组织和社会工作者、社会志愿者的协助下,在刑事判决、裁定或决定的服刑期限内,采取教育、帮助措施,矫正犯罪心理和行为恶习,促进其顺利回归社会。而“社区服刑人员”一词“服刑”色彩浓重,使用此称谓既会给“社区服刑人员”招来周围社会公众“异样”的目光,在一定程度上加重其心理负担;也会使“社区服刑人员”在这一称呼中弱化其回归正常社会公民的心理定势,在一定程度上阻滞其顺利融入社会的步伐,这既与我国实行社区矫正的初衷背道而驰,也不能充分彰显刑罚进步的光芒。而“社区矫正人员”一词直显社区矫正工作主旨,感情色彩也较为中性,易于被社区矫正人员及其周围社会人士认同和接受。

  综上所述,对社区矫正对象应继续称为“社区矫正人员”。当然,为了更好地区别“社区矫正人员”和社区矫正管理者和志愿者的称谓,建议对专门从事“社区矫正人员”管理者称为“社区矫正官”,对协助“社区矫正官”管理和教育“社区矫正人员”的志愿人士可称为“社区矫正志愿者”。

    (该文首发中国法学网)



[ 注释 ]

[1]2012年8月30日在北京友谊宾馆举行的“社区矫正法(专家建议稿)》发布与研讨会上,高铭暄主张使用“社区矫正人员”的概念,为此,其专门致信中央政法委领导阐明其看法,具体见见吴宗宪发表在《中国司法》2013年第11期《论“社区服刑人员”与相关概念》第64页注释7.

[2]吴宗宪在《论“社区服刑人员”与相关概念》[J]《中国司法》2013年第11期主张使用“社区服刑人员”。

[3]《尹文子•大道上》[EB/OL]http://www.docin.com/p-236308815.html2014年11月6日访问

[4]《论语•子路》[EB/OL]http://zhonghuawm.com/contentfcri38982014年1月6日访问

[5]吴宗宪《论“社区服刑人员”与相关概念》[J]《中国司法》2013年第11期第66页右栏顺数第1行至第12行

[6]吴宗宪《论“社区服刑人员”与相关概念》[J]《中国司法》2013年第11期第66页第2自然段和第4自然段。

[7]见吴宗宪《论“社区服刑人员”与相关概念》[J]《中国司法》2013年第11期第66页右栏顺数第5行至第8行。

[8]见吴宗宪《论“社区服刑人员”与相关概念》[J]《中国司法》2013年第11期第66页右栏顺数第5行至第8行。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