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关于社区矫正执法队伍警察化的立法建议

发布时间:2017-06-09 16:05:34     访问量:594

来源:梅义征的博客

  《社区矫正法》立法过程中,社区矫正基层执法者最关注、理论界和实务界争议最激烈的就是,社会矫正是否应当由人民警察执法以及如何配置人民警察。从中国国情和推进工作的实际出发,社区矫正执法队伍警察化不仅极为必要,更是一种最节约、最可行的方案。

  一、关于是否应当建立社区矫正执法警察队伍的争论

  有关社区矫正执法人员是否应当具备警察身份问题的争论实际上从社区矫正立法提上议事日程以来就有了。其中,反对社区矫正执法人员警察化的理由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尤其是西方一些发达国家,非监禁刑和假释、缓刑罪犯的监管机关和工作人员都不是警察。不仅如此,监狱的去警察化也逐渐成为一种潮流。

  第二,社区矫正是一项兼具刑事执法和适应性帮扶双重属性的工作,需要使用强制手段的时候不多,即使需要使用,只要通过制度性的安排,要求公安机关予以配合就可以了。执法人员如果是警察,实际上过分强调了社区矫正的监管方面,不利于为社区矫正对象重新融入社会创造条件。

  第三,我国目前社会治理中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警察种类过多、过滥,警察权力过大且权力边界模糊。从长远看,这不利于社会治理能力的提高和国家治理体系的现代化。

  第四,社区矫正执法场所在社区,如果执法人员是警察,很容易与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的执法权力发生竞合,引发执法权力冲突,造成不必要的混乱。

  赞成社区矫正执法人员警察化的一方,就如何配置社区矫正警察队伍问题,意见也不尽一致,主要有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可在现有的社区矫正工作队伍之外,配置少量警察,专司所谓的执法事宜;第二种观点则认为所有从事社区矫正工作的各级司法行政机关公务员,包括基层司法所的公务员,都应是警察;第三种认为,应将县级社区矫正机构作为社区矫正基层执法的主体,将县级以上社区矫正机构执法人员全部警察化。

  二、社区矫正执法队伍警察化的必要性

  从国家社区矫正制度的健康规范发展的需要看,社区矫正执法队伍的警察化是不二之选。理由主要如下:

  第一、国家整体制度设计决定了社区矫正执法队伍必须是警察。警察权实质上是国家的一种强制权。在我们国家整体的制度设计中,所有与公民人身权和自由权有关事项的管理权都是由具有警察身份的公务人员行使,因此,不仅公安机关和安全机关的主体工作人员是警察,法院和检察院有司法警察,司法行政机关下属的监狱和戒毒场所的国家公务人员身份都是警察。社区矫正本质上是一种刑事执法活动,其主要工作内容恰恰就是依法对在社会上服刑或接受监管的犯罪公民的日常行为进行监督,对依法不许可的行为进行限制,及时制止和惩罚其不法行为。这种主要针对人身自由和基本权利的执法权,如果不是由警察来行使,起码从目前来说,是破坏了我国整体制度设计的完整性。纵观世界大多数国家,尤其是英美等社区矫正制度发展较为完备的国家,从事缓刑和假释监管的执法人员虽然不是警察,但法律赋予了其相对完整的执法权。而我们国家根据现行的制度设计,不可能将这些权力赋予警察以外的公务人员。

  第二,社区矫正执法队伍警察化,不会造成警察权的扩大。目前,我国刑法规定的适用社区矫正的宣告缓刑、假释,判处管制和裁定暂予监外执行的四类罪犯,在国家建立社区矫正制度以前,一直就是由公安机关监管。现在只是将原来由公安机关行使的监管职责和权力依法转移给司法行政机关的社区矫正机构,不存在任何警察权扩大的问题。

  第三、社区矫正执法队伍警察化是规范社区矫正工作的迫切需要。社区矫正作为一项刑事执法工作,每一项监管教育措施都关涉到对象的基本权利,这不仅要求监管教育措施合法适当,而且要求一支纪律严明,能够依法规范自身行为的高素质队伍,由于社区矫正在大多数场合下,都是单人执法,因而对社区矫正工作人员的要求肯定比监狱警察要高。只有通过警察化的管理,这一点方可得到保证。

  第四,社区矫正警察的执法权与公安警察的执法权实质上是一种互补关系而非竞合关系,因为前者是对特定对象的执法权,后者是社会面的执法权。更重要的是,执法的底线标准是权责一致,如果要求社区矫正执法者承担执法责任,同时却不给予他完整的权限,不仅在现实中操作性极差,而且也不利于社区矫正工作的规范发展。当然,社区矫正执法警察队伍建立后,社区矫正工作同样少不了公安机关的配合与支持,因为二者所掌握的资源与信息不尽一致。

  第五,就当前来说,最为紧迫的是,社区矫正执法队伍警察化是稳定基层社区矫正工作队伍的需要。在基层司法行政机关,社区矫正与其他工作相比,不仅要求最高,任务最重,而且风险也最高,成为基层司法行政机构工作人员避之犹恐不及的工作,其直接结果就是基层社区矫正工作人员流动十分频繁,直接影响了社区矫正工作的规范健康发展。只有通过社区矫正执法队伍警察化,使社区矫正执法人员与司法行政其他公务人员适度分开,同时,建立完善相应的职业保障措施,方可使社区矫正执法队伍保持相对稳定。

   三、社区矫正执法警察的权限及队伍规模

  鉴于社区矫正首先是一种刑事执法活动,在社区矫正立法中,要将对社区矫正执法警察权限的设计作为一项重要内容,结合社区矫正工作的实际,对其各项权力的内容和边界明确限定,并有相应细致的执法规范,比如,要求对象在指定时间到指定地点报告或问询、搜查权、现场执法权、抓捕权、强制留置权等等。这些都是警察权中必须谨慎使用,且需依法着力规范的权力。如果使用不当,不仅会造成对象正当权益受损,而且会损害执法机关的形象。

  有关社区矫正机构警察如何配置的问题,应在将社区矫正执法权限和执法责任全部落实到县级社区矫正机构的同时,将县级以上社区矫正机构执法人员全部警察化。警察队伍的管理和培训职责则由省级社区矫正机构和县级司法行政机构共同负责,以确保队伍的相对稳定和正常流动。

  与此同时,考虑到我国社区矫正对象大多数再犯危险性和危害社会的可能性都较小,社区矫正执法警察的人数应该严格控制。更重要的是,要从长远着眼,将社区矫正的刑事执法工作与社会治理工作有机结合,通过各种有效方式和途径,鼓励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以各种不同方式参与社区矫正工作。

  最后一个问题是这些警察哪里来。主要通过两个途径:第一,将现有县级以上社区矫正机构的公务人员转为警察身份,实行警察化管理;第二,司法行政系统内部挖潜。这一点,在劳教制度废除、劳动教养场所转为强制戒毒场所以后,在很多地方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如果前两者还不足以解决问题,则应优先要求各省市在现有的公务员编制中逐步调剂解决,然后方可考虑在确实需要的地区适当增加编制。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