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切实发挥县级社区矫正机构的主导作用 有效提升矫正工作质量和社会效果

发布时间:2017-08-01 10:52:49     访问量:481

  --以公安县社区矫正管理教育中心建设为视角

作者:公安县社区矫正工作管理局  张官涛

  社区矫正工作近年来取得了长远的发展,经验纷呈,效果凸显,但依然有许多问题并未有效解决,遏制了社区矫正工作向纵深推进。主要体现在县级社区矫正机构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乡镇司法所工作乏力,基础设施落后,队伍量少质弱,社会力量参与度不高等。本文以公安县社区矫正机构建设为视角,通过切实发挥县级社区矫正机构的作用,三年来探索出一条符合实际,成效明显的社区矫正工作新模式。

  一、公安县县级社区矫正机构建设背景

  公安县位于湖北省中南部,土地总面积2257平方公里,辖16个乡镇,326个行政村,54个社区,人口108万,是农业大县。2006年公安县开始社区矫正工作试点,由司法局基层工作科指导管理社区矫正工作,2009年全面铺开,设社区矫正办公室,由司法所负责社区矫正日常管理,县社区矫正机构主要从事文书传递、接收登记、上传下达等边缘性工作。2013年10月设立社区矫正工作管理局,同时组建社区矫正管理教育服务中心。2014年前全县16个司法所有11个司法所只有一名工作人员,且平均年龄在五十岁以上,大专以上学历不足30%,办公场所大多陈旧简陋,面积不足,装备落后,基本无工作经费,社工得不到政府支持,志愿者参与率极低。截止2016年底,全县共接收社区服刑人员1078人,解矫740人,每年在矫人数340人左右。由于司法所实际管理职能弱,在基层党委、政府中的作用不明显,长期处于边缘化状态,在不少地方领导的心目中属于可有可无的,这是导致司法所机制、体制不畅,保障不力,人员整体素质不高的根源所在。实行社区矫正制度,赋予社区矫正非监禁刑罚执行活动的属性,做好这项工作需要有稳定的较高素质的专业队伍、必要的硬件与经费保障、规范的管理程序以及严格的责任追究等基本条件,虽然近年来在司法所建设投入和人员配备上有政策的支持,但因诸多客观因素,加之底子太簿,积重难返,效果微乎其微。社区服刑人员数量分布不均衡,有的乡镇多达六、七十人,有的乡镇只有二、三名对象,资源难以平衡。村大干部少,村级组织功能弱,社区矫正难以深入“社区(村)”。司法所目前的现状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考量,都不能适应严谨而规范、威严而系统,专业性很强的社区矫正工作,且在短期内这一现状难以改变。

  二、公安县县级社区矫正机构运行情况

  公安县面对现状,深刻探究根源,寻找破解困难的切入点,开拓了以集中资源,建立以县级社区矫正机构为主导的社区矫正工作新体制、新机制。精心谋划场所,加大硬件投入,请示县政府划拨位于城市中心独立的办公业务大楼一幢五层,面积670㎡,投入装备经费60万,打造一流工作环境,配备执法警车一辆,工作软硬件条件基本完备。建立专门机构,实现力量集中。2013年10月公安县申报编制部门批准成立县级社区矫正工作管理局,同时建设社区矫正管理教育中心,两地牌子一套班子,有工作人员14人,其中定编10人,辅助人员4人,内设刑罚执行股、监督管理股、矫正教育股、社会帮扶股等股室。搭建刑罚执行、监督管理、教育帮扶功能平台,中心内设信息采集室、矫正宣告室、电子监控室、心理矫治室、训诫室、就业指导室、集中教育与技能培训室、检察室、警察室等功能室,特色鲜明,装备精良。在制度建设上,实行重要环节“四统一”,即统一适前调查、统一入矫宣告、统一实施严管、统一集中教育。一是统一适前调查。所有的适前调查以社区矫正管理教育中心为主导,司法所相配合进行,司法所不再单独进行适前调查,调查评估报告经社区矫正评审委员会集中评审决定。三年来,共完成适前调查595件,报告采信率达到100%,保证了调查时限,统一了调查程序,提升了调查质量。二是统一入矫宣告。社区矫正中心设立规范的“庭式”宣告室,所有新入矫对象、解矫人员一律到中心按照统一标准,规定的程序进行正规的宣告仪式。矫正小组及相关人员参加宣告,司法所不再设立矫正宣告室,矫正宣告从此由流于形式转化为实质,彰显了社区矫正威严,为以后的监管教育工作奠定了基础。三是统一严管。新入矫对象的严管期一律由社区矫正中心教育矫正股执行,司法所配合。还包括社区服刑人员在普、管宽管期间因存在违反监督管理规定的行为,经风险评估,审批准升为严管的对象。严管期满,降为普管的由司法所进行日常管理,形成了“递进式”监管教育模式。严管期限根据矫正对象的表现情况,按程序审批确定。由于严管期的监督管理比较于普管、宽管有更多的义务需要矫正对象履行,譬如每周从乡镇到县城的交通负担、每月集中教育和社区服务时间分别增加到16小时和24小时、每日电话汇报、每日书写严管日志、每周当面汇报、不得请假外出等等,有利于促进社区服刑人员服从监管,争取早日降为普管等级的迫切愿望。四是统一集中教育、社区服务。司法所局限于一人所,装备差,阵地简陋等,难以组织每月的集中教育和社区服务。社区矫正中心每年组织两次全县集中教育的同时,为司法所分别确定各乡镇每月开展集中教育的具体时间,并派员加强力量指导督办落实;丰富社区服务方式,对社区服务进行分解,每人每月参加司法所的集中教育不少于2小时,在村社区不少于6小时,重点对象每月还须参加县社区矫正中心组织的社区服务活动。

  三、发挥县级社区矫正机构主导作用的效果

  公安县在司法所现状短期内难以改变的情况下,集中资源打造了一个设施完整、队伍专业、功能齐全、职责明确的综合性社区矫正机构,通过“四统一”的工作模式,实现社会调查、矫正宣告、严管、集中教育、社区服务等重要环节的统一。同时强化劳动技能培训、就业帮扶,密切与公、检、法、民政、劳动保障等部门的协作与配合,发挥了县级社区矫正机构应有的主导作用。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建立县级社区矫正机构,完善制度确保运转顺畅、高效。从适前调查、报到、矫正宣告、严管、日常管理、计分考核、E通巡查、检查考核、奖励惩处、案件评审等各项制度的建立,保证了社区矫正机构工作运转的规范、快捷,而且便于对工作中的重大问题、重要节点进行集中评审,共同商讨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运行3年来,进行适前调查595件,其中集体评议近100件,入(解)矫宣告980次,全县集中教育六场,技能培训七场次,受培训700余人,提请行政拘留13人,提请撤销缓刑、收监执行9人,为13名有心理障碍的对象进行心理疏导和矫治,成功治疗11人,落实困难帮扶217人,帮扶资金118500元,为34名对象安置就业,鼓励社区服刑人员创业,在资金、环境、管理等方面提供必要的帮助。一系列制度的落实,不仅减轻了司法所的工作负担和压力,而且监管精细、帮扶实在、惩处力度大,在服刑人员中形成刑罚执行的强大威慑,有很好的社区矫正社会效果。

  2、有利于整合资源,集中力量,解决司法所工作人员量少质弱的问题以及与相关职能工作部门的衔接。

  公安县现有司法行政工作人员中,具有法学、心理学、社会学、电子软件等方面的专业人才少、发挥作用十分有限,设立县级社区矫正机构,不仅尽量集中了有限的专业力量,而且搭建了一个与相关职能工作部门的衔接平台,方便工作衔接。一是将这些人尽量集中到社区矫正机构,有利于专业特长的发挥,实现队伍专业化。在工作制度建设、矫正个案制订、集中教育、心理矫治、信息化管理、业务培训等全面推进,有效提升社区矫正工作人员的整体实力。二是可以发挥关工委老同志、团委、妇联的作用,对青少年妇女矫正对象进行结对帮教。三是联合劳动就业部门开展职业技能培训。四是争取民政救助部门支持,及时落实特困社区服刑人员的帮扶。五是争取公、检、法等部门的支持,加大对违规对象的惩处力度。

  3、有利于形成“递进式”等级管理,与司法所建立分层管理执行机制。

社区矫正分类管理制度相对完善,但分等级管理的实际执行效果不理想,公安县统一严管,实行三级处遇三级管理的模式。严管期由县社区矫正中心进行,司法所协助,普管由司法所进行,社区(村)协助,宽管在司法所的指导下,在村(社区)进行。且严管、普管、宽管互为转换,形成“由紧到松”、“由严到宽”递进式的工作模式,按照规定严格实行不同等级处遇不同的差别管理,使服刑监管更合情理,更科学,对促进社区服刑人员教育改造有现实意义。

  4、有利于社区矫正适前调查、入(解)矫宣告等重要环节的质量提高。

  适前调查是社区矫正的前置工作,把好入口关,为人民法院及时提交公正、客观的调查评估报告十分重要。统一由县社区矫正中心专职人员进行适前调查,可以更专业,而且司法所的调查容易因为人情等客观因素的干扰,影响调查评估的公正。实践中,基于各种原因的限制,司法所的调查范围和深度、评估的科学性等均不能满足工作需要;入(解)矫宣告是社区服刑人员入(出)的重要环节,统一入(解)矫宣告在县社区矫正管理教育中心“庭式”宣告室统一进行,可以统一标准,按规定的程序完成。严肃的入(解)矫宣告仪式,在入矫时,可以让社区服刑人员明白身份,为以后的接受监管打下基础、促进改造。在解矫时,可以让社区服刑人员卸下包袱,心存感恩,挺胸做人。入(解)矫宣告越威严,对象就会越严肃审慎对待,效果就越好。

  四、关于深化县级社区矫正机构建设的设想

  1、适当提升县级社区矫正机构的行政级别和待遇,有利工作的健康发展。县社区矫正机构对口的主要业务联系单位是法院刑事审判庭、公安局法制大队、检察院刑罚执行检察部、民政部门社会救助局、劳动保障部门的劳动就业局,这些部门的行政级别均为副科级或以上级别,而目前虽然设立了社区矫正工作管理局,但级别为股级,造成在衔接上不对等,在实际工作中环节多,难度大;县社区矫正工作管理局在对司法所的业务指导上,容易形成阻力;从事社区矫正的工作人员相比于其它行政工作,强度大、责任重、风险高,待遇上应当有所区别。

  2、司法所工作人员量少质弱,专业化程度低,积弊多,通过公开招聘具有法学、社会学、心理学等专业知识的青年,按乡镇社区服刑人员的一定比例分派,充实司法所的工作,同时完善薪酬、编制、职务晋升制度留住人才。

  3、建立社区矫正警察队伍,并赋予必要的强制权利。

  4、设计社区矫正机构的强制措施,便于快捷高效处置违规行为。涉毒、涉枪、涉黑、涉盗等高风险人员的管理,缺乏必要的监管手段和矫正措施,现有的惩处手段属于司法行政部门仅有“警告”而已,苍白无力。查找、押送、行政拘留等需要依赖于公安机关,实际落实效果不好,司法惩处有严格而复杂的程序。而一些高风险对象,不仅再犯风险高,社区矫正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也时常受到攻击、威胁,为此十分有必要设计社区矫正机构自已有权决定的快捷有效的措施,譬如禁闭手段和特殊时期重点人员短期封闭式监管教育措施等。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
  • huiqu
  • 2017-08-05 09:34:54
  • 司法所真的一无是处吗?一个地方能代表全局吗?
    1 条记录 1/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