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用互联网思维引导社会力量参与社区矫正工作

发布时间:2017-09-11 18:21:52     访问量:178

来源:社区矫正纵横  作者:张石玲

在行刑由严酷向宽缓转型的全球大趋势下,社区矫正制度产生并得以在各国快速传播和发展。福柯在他的《规训与惩罚》一书中谈到“把惩罚减到最低限度,这既是人道的命令,也是策略的考虑”各国都意识到,惩罚只是一种手段,从根本上实现对不端行为的矫正和对犯罪的预防,才是刑罚的最高境界。

从近年来我国推广和实际运行社区矫正制度的效果来看,社区矫正对于提高服刑人员教育改造的质量,预防和减少重新犯罪,节约司法成本,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等方面都起到很好的作用。2016年我国共新接收社区服刑人员48.6万人,解除矫正49.8万人,现有社区服刑员人70万人,社区服刑人员在矫期间重新违法犯罪率一直保持在较低水平,特别是在一些重要的时间节点,社区矫正工作为维护社会稳定做出了积极贡献。而社区矫正的行刑成本只有不到监禁刑成本的1/3。实施社区矫正,成绩有目共睹。

然而,在我国的社区矫正工作中始终存在的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政府主导有余而社会力量参与不足”,社会力量参与不足已经成为制约社区矫正发展的瓶颈。以武汉市为例,虽然也在尝试政府购买服务的社工、各街道社区也有志愿者加入,但从社会力量参与的实际效果看,主要还停留在辅助开展工作的补充人手不足层面,虽然也有些区通过引入高校资源,有部分心理专家、社会学者加入到社区矫正工作中,但各种社会资源尚未形成合力,在社区矫正工作中配置的合理性还有待进一步提高;很多社区的社区矫正工作仅仅停留在“在社区矫正”的层面,还远没有真正达到社区矫正制度设立的价值理性目标。依然存在各种社会资源在社区矫正的各环节中的衔接路径不畅,发展动力和后劲不足等问题。

同监禁刑相比而言,社区矫正最显著特征就是社会力量的广泛参与。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如果缺少社会力量的参与,社区矫正制度将无法运行。

这主要是因为:一方面社区矫正针对的是社区服刑人员这个特殊群体的刑罚及教育矫正工作,其所包含的刑罚监管的职能应当也只能由政府公权力来完成,以确保法律的严肃性。而其所包含的教育矫正和心理行为矫正等内容,完全可以交由有资质的社会力量来承担。不仅因为这些社会力量的专业能力更强,而且还因为这种矫治极具个性化,单靠政府的力量根本难以完成。

另一方面,社区矫正是我国社会治理的一部分,而实现社会治理现代化要求社会治理主体的多元化、治理价值的人本化、治理手段的多样化、治理效果的长效化。这必然要求包括社区矫正在内的社会治理模式,要从过去政府来承担从规划、设计、执行并担责的一元模式,向现代社会成员共同参与、共同治理、共享治理成果的多元社会治理模式转变。社会力量的广泛参与的社区矫正工作,有利于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

新形势下,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社区矫正,是现阶段健全社区矫正制度的客观需要,也是提高教育矫正质量,促进社区服刑人员更好融入社会的客观需要。

与很多西方国家社区矫正制度发展是自下而上推广的路径不同,我国社区矫正制度推进的路径是自上而下展开的。也就是说,其他国家社区矫正发展中始终都伴随着社会力量的广泛参与,而我国社会力量参与社区矫正工作有个政府引导并逐渐发展壮大的过程。虽然近年来通过各级政府,特别是各级司法行政机关的大力推进,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由于各地发展并不平衡,公众对社区矫正的整体认知仍然偏低,能够主动参与到这项工作中的并不多。

造成现阶段社会力量参与社区矫正不足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陈旧观念造成的壁垒,一些人依然认为只有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才是对犯罪的惩罚手段;有文化偏见根深蒂固,一些人戴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有色眼镜,站在道德制高点看待社区服刑人员和他们的家人,给他们在社区的服刑及矫正带了心理障碍,也影响了其他社会力量参与社区矫正;有些是因制度保障欠缺导致社会力量参与不足,例如对于社区矫正社工、志愿者的培养及管理方面的配套制度仍需完善等等……

然而,在我国现行社区矫正工作管理中引入社会力量的广泛参与,通过打破观念的壁垒,消除文化的偏见,健全制度的保障绝非易事,且短期内不一定能见效。如果我们引入互联网思维,则可以迅速实现社会资源的整合利用,用最小的代价,引导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到社区矫正工作中。

那么互联网思维的逻辑是什么呢?其核心要义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连接,二是开放。通过互联网,可以将过去分散在社会各个角落的碎片化的资源,包括时间、金钱、人力、知识、特殊技能等各种资源,通过“互联互通”连接起来,从而产生巨大的社会价值。例如:我们每个人口袋里可能都会有个几块钱的零钱,平时闲置在口袋里,不会产生价值,但是成千上万的人将其存入自己的余额宝中,就会连接成巨大的财富,用于投资就可以产生投资回报,每个参与投资的人都可以取得分红,哪怕几块钱也产生了新的增值。

同样的,每个人、每个社会组织都会有一些零散的时间、不同领域的知识、碎片化的资源等等,因为其零散、小微,平时不经意的闲置着,传统的思维中,他们是无法被利用和产生社会价值的。但是,通过互联网进行连接后,就有可能解决大问题,成为有用的社会资源,成为可以被利用的社会力量。例如:某区社矫局需要组织社区服刑人员参加社区劳动,通过互联网查询到该区一块公共绿地正在征集绿化志愿服务者,而另一家苗圃愿意提供种苗,但前提是免费为苗圃提供广告宣传,某农科所技术员王某正在休假,愿意为他们提供种植技术指导。于是区社矫局联系到苗圃,让社区服刑人员穿上苗圃提供的公益广告背心,在王某的指导下,为城市绿地种上300棵树苗,成功组织了一次社区服务活动。这过程中多方受益,没有多花一分钱,原来零散的社会力量都成功被引入到社区矫正工作中,成为可资利用的社会资源。

借助互联网思维,我们有可能重新整合社会资源。如果我们社区矫正工作中注意培育和引导个人、社会组织、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加入到社区矫正服务中来,则各种小微的社会力量都会成功助力社区矫正事业发展。当然,这首先需要政府建立起一个能连接各种社会资源的平台系统;其次,这个平台系统应该是个开放的,任何个人、任何社会组织、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只要愿意接受平台系统约定的规则,都可以将自己拥有的闲置资源很方便的接入平台。各种小微的社会资源通过平台连接就能产生巨大的社会能量,既能利己,也能利人。

笔者建议:政府首先投资开发一个对公民个人、社会组织、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开放的社会服务平台系统APP,然后加大宣传推广该平台系统,公众通过扫描二维码就能很方便接入平台。在运行的前期政府可以与有相关职能的社会组织比如妇联、比如律协签约,加入社会服务平台系统。明确约定这些社会组织提供一定数量的社区矫正志愿服务,政府会给予以一定奖励或者量化积分。公民个人、社会组织、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等每完成一次志愿服务后,经服务对象在平台认可服务后,可以获得政府给予的奖励积分,当积分达到一定量时,可以授予一定级别的志愿服务荣誉称号,也可以由政府对相关组织给予一定税收方面的减免,或者是给予其组织发展方面的优惠政策等等。对做得好的社会公益组织,大力宣传、传播其为社区矫正作出的成效和事迹。

各区社矫局将所需要的矫正教育、心理咨询、教育帮扶等工作按项目测算成社区服务奖励分值,在平台发布。公民个人、社会组织、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等结合自身能力,在平台接单,运用自己的专业力量,完成对社区服刑人员的个性化矫正。社矫局对其完成工作的过程、矫正效果进行监督、评估和考核,考评结果反馈给社会服务系统平台,折算成这些社会人力的社会服务分值。他们可以凭累积得分兑现政府购买服务,或者选择计入累积积分,增加自己的互助服务点卡以后兑现。积分服务点卡,可以在平台享受优惠的政策,或者其他奖励的免费市政服务,或者积分兑换其他公民、社会组织、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与平台签约的相关服务。

比如:武昌区社矫局需要组织一次两个小时的社区服刑人员的集中教育活动,在平台发布需求信息,折算出的志愿服务分值点卡是500分。市律协与市司法局签约每年完成10个小时的社区矫正公益法律服务任务可以获得“武汉社矫公益律师后援团”的荣誉称号,于是派出律师张某为社区服刑人员提供两个小时的集中教育矫正服务,张某提供的两个小时集中教育宣讲效果很好,得到区局认可,给予张某计入500分的志愿服务点卡,录入系统。当点卡分值累积达到500分时,律师张某可以享受的平台提供的免费服务选项有:

A:住家周边签约理发店为其提供的一次预约上门理发服务(理发店与平台签约服务也可以累积服务点卡,完成志愿服务可以换取需要的其他发展机会如减免税,当然也可以选择到平台兑现政府购买服务。)

B:其他签约志愿者提供的老人陪伴服务(志愿者每提供一次志愿服务也会获得公益服务卡点卡积分若干)

C:免费带家人游园一次(对志愿者的积分奖励措施)

D:····

该律师选择免费预约上门理发服务一次。在平台上认可理发师的服务后,律师减扣500分值,理发店获得500分值,武昌区社矫局完成一次集中教育矫正学习活动。

政府通过整合资源后,只需要搭建一个志愿服务的平台,定期管理供需信息,就可以实现志愿者“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服务精神,而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成本也降到最低。

我国现已提出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创新社会治理是必然发展趋势,而用互联网思维,可以为我们打开引导社会力量参与社区矫正工作的新思路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