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ogo
社区矫正宣传网首页                 上海政法学院社区矫正研究中心 合作网站
欢迎您访问: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享按钮

高墙外的新生

发布时间:2017-09-11 18:48:45     访问量:259

本网重庆市酉阳讯(通讯员:石川  龙彦希)

“爹、娘,我来晚了,你们怎么就丢下我走了呢,是我对不起你们,呜呜呜呜呜……”凄惨的哭声,打破了乡村的宁静,余音回荡山谷,缭绕久久不散。

是什么人哭得这么凄惨,又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嚎啕大哭,到底发生了什么,随着哭声,在五福乡高桥村一组见到了这个撕心裂肺大哭的人。


一失足成悔恨终生

故事的主人叫李长军,绰号“老西”,小的时候,父母取了“西西毛”这个小名,叫顺口了,就一直叫到现在。

“老西”原本也有一个完美的家,上有双亲,精神矍铄,妻子淑女贤惠,儿子聪明伶俐,一家人其乐融融。

在打工浪潮的引领下,1998年,年仅22岁的“老西”加入到外出打工行业中,由于受外界环境的影响,自己没有经得住诱惑,伙同他人抢劫财物,被福建省惠安县人民法院以犯抢劫罪、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22年。狱中服刑期间,“老西”积极接受改造,获得减刑。2014年11月,“老西”因双眼病变,视力下降,眼睛看不清任何东西,被福建省监狱管理局批准暂予监外执行,后在五福乡司法所接受社区矫正。


改造从思想上开始

“‘老西’来所里报到参加入矫宣告时,由于身体不好,眼睛残疾,当时一言不发,意志消沉,自暴自弃,心态极度的不平衡,很不配合。”看着眼前的这位矫正对象,唐世县所长下定决心一定要尽最大能力去帮助他,改变他。

“父母亲在我入狱时,接受不了这一沉重的打击,抱憾离开;妻子在我入狱的第二年,与我离了婚,留下儿子,独自远嫁他乡。我回家后,看到眼前凄惨的一切,好多次想从乡政府的大楼上面跳下去……”

针对这种情况,司法所为“老西”制定了个性化的矫正方案。刚开始“老西”很抵触,说到“我连死的心都有了,还会在乎这些?”、“唐所长,我现在无家可归,生活也没得着落,你们把我送回监狱里去,管吃管住,我也省了不少心…”唐所长迅速调整了矫正思路,一有空就走进“老西”的家,摆家常,谈人生,让他重树生活的勇气。就这样,周而复始的做他的思想工作,慢慢地,“老西”不再拒绝司法所的工作人员,主动和唐所长进行交流。

“我们一点一滴感化他,教育他,消除戒备心理。同时通过身边的案例,让他重拾生活的信心。”入矫三个月后“老西”就自己积极主动到司法所报到,定期参加法律法规学习,每月以书面形式向司法所报告自己的思想、活动情况,还积极参加组织的各项公益劳动……


新生之路前途向好

“乡党委、政府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没有放弃我。他们对我经常性帮助,来的时候,都会给我捎点米、油啊等生活品来。”

为了让“老西”尽快的融入到社会,解决好当前的生活窘况问题是第一位。唐所长一边积极向党委、政府汇报此事,一边与乡民政、社保等部门衔接,给他办理农村低保。

 “我想学一门手艺,靠自己的双手来养活自己。”2017年1月在一次矫正对象集中学习会上,“老西”说出了自己的心声。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唐所长听到后,着手开始筹建。通过四处打听,多方联系,在大溪街道上租了15平方米的门面,撑起“太阳神保健灸疗房”。与大溪司法所联合协调相关部门,办理营业执照。为了让其学精手艺,唐所长又四次南下,远赴福建,先后聘请了2位名望老师,为“老西”传授手艺。

“听到“老西”的故事后,我们也身受感动,决定无偿的帮助他,把自己的手艺,手把手的教会他……”指导老师张清蓉说到。在指导老师的辛勤传授下,“老西”勤学苦练针灸、经络疏通、原始四点按推(穴位按推)技术,成为穴位推拿理手。由于技术过硬,服务态度好,待人实诚,在当地逐渐小有名气,每天进店理疗人数达到10人以上,月收入4000—5000元。

“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司法所唐所长伸出援助之手,给我联系到这份工作,让我找到了重生。今后,我一定边学边改,把针灸技术练好,服务于大众,服务好百姓,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感恩帮助过我的人,回报于社会……”谈到将来,“老西”充满豪情,一路憧憬,信心百倍。

 “收得下、管得住、矫正好”是矫正工作的要求,为了使社区矫正工作走上正轨,五福乡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成立社区矫正工作领导小组,配齐培强工作人员,拿出必要的办公经费,专门从事社区矫正工作。工作上,坚持因人而异,分类管理,切实提高社区矫正对象教育改造效果。与此同时,针对社区矫正对象大多在服刑后家庭困难的事实,给予一定的生活保障,为他们办理农村低保,年终对他们的家人进行慰问;对于有劳动能力的,则纳入劳动技能培训和用工推荐的帮扶对象,引导他们用双手创造生活。”

由于管理严格,稳控有力,该乡社区矫正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全乡9名矫正对象目前情绪稳定,安心服刑,无一例重新违法犯罪。


  • 你尚未登录,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